土楼

年会讨论了三天,第四天我们去南靖土楼玩。

再次证明了一点,任何地方一旦开发成景区,它就迅速地商业化。土楼也是如此,楼内的广场上摆满了地摊,都是当地居民在经营。可这也怨不得他们,中国景区开发最大的受益者总是当地政府和开发公司,能分给当地居民的收益少得可怜。这里的居民每年只能得到200元的补贴,那他们不摆摊还能做什么?

其实惭愧的应该是我们,正因为我们这些旅游者有了游览的欲望,才使得他们失去了宁静的家园。

R0013357.jpg

R0013360.jpg

R0013394.jpg

R0013395.jpg

R0013411.jpg

R0013385.jpg

土楼的里里外外。土楼的形状各异,有圆的、有方的、有椭圆的。

看完土楼,我们到云水谣徒步,沿途风景优美。

R0013418.jpg

R0013419.jpg

走着走着到了河边,看到大榕树。

R0013428.jpg

我们全职团队集体在榕树下拍照,左起:元一、博涵、暖暖、锦秀、安、苏锐、我(文峰同学有事没来)。

R0013446.jpg

在特殊的光线下,拍到这张元一富有韵味的照片。

R0013449.jpg
给博涵同学也来一张。

第六晚

厦门的一个咖啡馆。

上图。

R0013210.jpg
第六晚的明信片活动,很有趣。

R0013211.jpg
活动邮戳。

R0013212.jpg
摆放的邮戳和明信片。

R0013219.jpg
第六晚有一个非常狭窄、陡峭的楼梯。

R0013223.jpg
咖啡馆里的墙壁。

R0013225.jpg
和杨老师聊出了一个好玩的活动创意,特此拍照留念。

R0013230.jpg
你知道它在哪里吗?

从屋脚乡到木里大寺

全程大概六十公里,我们两天走下来的。中间翻了一座山,屋脚乡的海拔是2600,垭口的海拔3900。这一路走下来,还真不容易。

R0012289.jpg
我们在9月27日从泸沽湖的永宁乡坐班车到屋脚乡。每天下午2点开车,全程3个小时。路途平缓,过半后能看到四川境内的神山。

R0012300.jpg
屋脚乡是泸沽湖到亚丁的必经之路,乡里有一所小学,屋脚乡中心小学

R0012381.jpg
出发前的合照,右二是从木里大寺过来的驴友。此时是早上9:42

R0012383.jpg
离开村子,在玉米地里穿行。9:56

R0012385.jpg
刚开始时体力尚好,我也有余暇臭美。10:02

R0012386.jpg
跳过一条小溪后… 10:03

R0012388.jpg
我们开始上坡。10:07

R0012389.jpg
转眼间,屋脚乡已经在后面。10:09

R0012392.jpg
越过这条溪流,我们开始进入林区,之后的路开始不好走,拍照也少了。10:29

R0012393.jpg
继续往前,树木变得稠密。之后的大半天都在这样的树林中穿行。10:54

R0012399.jpg
走了接近三个小时,终于看到了神山的山峰,但看起来还有很长一段距离,我们的体力也开始下降,从一开始的半小时休息一次变成15分钟一次,再变成5分钟休息一次。14:40

R0012403.jpg
同行的两位朋友。14:41

R0012405.jpg
之后的照片就更少了,这是到达垭口前的最后一张。15:53

之后的一个半小时,如果用当时的感觉来说,就是象炼狱一样的经历。

拍照片的位置海拔大概是3400左右。我们预测垭口的海拔大概是3600,但即使这样,这段陡峭的斜坡已经耗费了我们大部分的经历。爬到坡顶,我们到了公路上,心想这下沿着公路就好走多了。哪知向导一声令下:走公路太远,继续爬山!于是我们只好继续往上缓慢爬行。

这时候,居然下起了雨,然后很快变成了雹子。冲锋衣虽然防水,但因为内衣出汗湿了,被冰冷的雨水淋下来,冷得要死。也不知是怎么样坚持下来的,只记得走几步缓一缓,走几步再缓一缓,就这样一点一点地往上爬。

这样的爬升最可怕之处在于,你永远不知道终点在哪里。它也许就在前面五十米,又也许还有几百米的海拔等着你去攀爬。所以,有那么一刻,我是有点怀疑的:我能走过去吗?

不管如何,在雨中苦苦支撑了一个小时后,我们终于爬到了垭口。

R0012407.jpg
垭口和两位女同胞合照。

R0012409.jpg
过了垭口,雨忽然就停了(这雨也许只在傍晚的时候在山的南面下),我们也居然走到了公路上,真是冰火两重天。18:15

晚上,我们在林区的牛棚住宿。当向导把火生起来,把饭和汤送上来的时候,突然感到,生命是多么的美好!

R0012411.jpg
第二天早上,我们从小木屋出发。8:56

之后就是长长的下坡路。虽然长,却再不艰苦。

走完这一段,我发现自己爱上了走路。

R0012420.jpg
牵马的老罗。

R0012421.jpg
这位老人家是我们在牛棚住的时候遇见的,他也要去木里大寺,于是就和我们走了一路。老人家今年72岁,不过爬山比我们还快,于是,他顺理成章地成了娜娜的偶像。

R0012423.jpg
下午5点整,我们成功到达木里大寺。

R0012424.jpg
老罗的鞋子也光荣牺牲,寿终正寝。

R0012425.jpg
全体演员合照,包括我的四名驴友、72岁的老人家、向导以及他的两匹马。

doubanclaim984d92960af09e94

加甲老师、樊老师和英子

娜娜是我在北京认识的朋友,前年离开北京后跑到昆明开了一个创意饰品店,过起了小老板的滋润日子。娜娜在我心目中最伟大的成就是在泸沽湖当了一年多的志愿者,为当地学生进行一对一资助,还筹资建了一所小学。

我们从昆明出发时,娜娜只答应我们走到大理的,但我们想旅行怎么能没有地头蛇或者曾经的地头蛇带路?所以在走完鸡足山后,我们就开始软磨硬泡,终于感动了娜娜大神。她答应我们先回昆明为她的小狗找一个托儿所,然后马不停蹄地赶到丽江和我们会合。

有本地的“托儿”带路的好处显然很明显,你甚至可以不把这称为旅游。我们住在村民的酒店里,和他们一起吃饭、喝酒、聊天,也因此了解了更多摩梭人的风俗和生活现状。这些细节在这里就不详细说了,比较深的感触是,我们看待少数民族的眼光,其实是居高临下的(尽管大多数时候是无意识的),例如说到走婚,大多数人都会以一种猎奇的心态去看待和理解,又有多少人真正意识到这是一个民族的习俗并给以足够的尊重?恐怕潜意识里,我们都先入为主地把少数民族看成了落后、愚昧甚至是野蛮的,因此他们的种种行为就跟我们在动物园里看猴子没有什么不同了。

第二天,娜娜带我们到永宁乡,名曰“探亲”──这是娜娜工作了一年的地方。在镇上,我们见到了加甲老师。说是老师,其实是一位比我们都要小的女孩子,今年才二十一岁。几年前娜娜还在永宁乡的时候,加甲是初中生。后来加甲高中没考上,就在家乡当起了代课老师。代课老师是不被当地教育部门承认的,所以加甲的工资是永宁爱心助学筹集的,每月500元。

尽管这种现象在乡村小学的教学点非常普遍,但怎么说也是对这位年轻人不公平。加甲是个文静甚至有点害羞的女孩子,说起话来声音细细的,可是她却说:

“只要学校需要我,我会一直教下去。”

这时候我真的很羡慕娜娜,有这样一个亲如姊妹般的后继者,在这片土地上扎根下来教书育人。而想起娜娜之前告诉我们,她曾如何带着身体并不太好的加甲到丽江求医,这又是怎样一种情谊?如今的加甲有了一个幸福的家庭和一个刚刚降临于世的孩子,这大概是我这一程见到的最美满和令人欣慰的故事了。

中午吃完饭,我们去高河坎小学,这是娜娜筹资建起来的学校。那几天泸沽湖天气变化无常,我们到学校的时候不巧下起了雨。但学校还是给我们一个很大的惊艳,很小很小的一个学校,只有两间小课室,却布置得象花园一样。

在这样的小学校上课,孩子们该有多快乐?

来到高河坎小学,学校唯一的老师樊老师来迎接我们,带我们参观校园,并和志愿者一起记录了学校的信息。

参观完学校,我们去了学校当年的一位学生英子的家。

英子的家是我在泸沽湖见到的最简陋的家。木头搭起来的房子,漏着风。房间地面没有任何的处理,凹凸不平的泥地上,用几块砖垫起室内唯一的家具:一张大床。

英子是个很文静乖巧的小姑娘,今年才念初一。她上面有两个姐姐,分别念初二和初三。我们问英子喜欢什么,她说喜欢看小说。刚看完高尔基的《童年》。

英子家里很穷,全家年收入才四五百元,要负担三个孩子的学习,艰难程度可想而知。况且目前还是义务教育,学费是免的。将来要是英子几姐妹读高中怎么办,真是想都不敢想(一般县城的高中每个学生每学期的费用要一到两千元,包含了学费、住宿费、伙食费等)。

我们走的时候,英子的妈妈哭了。当年每次娜娜来,英子妈妈都要哭。我想这是一种绝望吧。

R0012092.jpg
加甲老师在填写学校信息

R0012122.jpg
高河坎小学

R0012146.jpg
樊老师在填写学校信息

R0012141.jpg
课室

R0012169.jpg
小操场

R0012173.jpg
英子的家

R0012196.jpg
娜娜和英子

R0012264.jpg
永宁是一个高山坝子,云朵的阴影投射在稻田上,像是透明的。

洋芋厂

到了丽江,我们嫌古城太闹,住到了拉市海。

拉市海最远的村子叫打渔村,绿色流域的办公室就在村里。我们来到,就住到了他们租的院子里。

晚饭的时候,遇到了一对彝族的情侣,小刘和小沙。他们俩订的是娃娃亲,不在一条村,但从小就认识,也知道双方的关系。结婚前他们能经常见面,但见面也不说话,有趣的是,他们居然就这样风平浪静地走了过来,最近才领证结婚。想起世间男女的感情变化如此之快,对他们的结合只有深深的祝福,谁会还介意娃娃亲是不是封建守旧?

第二天,我们去山上一个叫洋芋厂的村子,这刚好是小刘的老家。再过一天,小刘和小沙要回村拍婚纱照,我们没能赶上,真是可惜。

严格来说,洋芋厂在拉市海后面的山上的背后,我们开车上去的,路并不好走。

R0011941.jpg
我们的车

R0011953.jpg
因为道路泥泞,我们时不时要下来推车,我的裤子和衣服就在一次推车中光荣挂彩了。

R0011954.jpg
车开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到达垭口,我们弃车徒步。

R0011956.jpg
往下走,我们在原始森林中穿行。

R0011958.jpg
徒步大约半小时,我们看到了洋芋厂。下面就是漂亮的金沙江,看来真是一条很好的徒步路线。

R0011964.jpg
村中的帅哥美女列队欢迎我们到来。

R0011968.jpg
我们在村口的“茶马古道”巨石前拍了一张合照。

R0011970.jpg
村里的老奶奶和小孩子,后面是当地办的妇女学校的课室。

R0011976.jpg
课室内部。村里的妇女在这里学习文化和舞蹈。

R0011974.jpg
贴在课室外墙的当地介绍。

R0011972.jpg
为欢迎我们到来,村里的妇女为我们表演了民族舞蹈。

R0011979.jpg
妇女们。

R0011980.jpg
我们的午餐。村里在开展生态旅游,一天的食宿连表演,费用是60元/人。

R0011985.jpg
下山的路上,看见拉市海。

R0011987.jpg
这是洋芋厂周边景点地图,适合徒步和文化旅游。

礼佛秋游之鸡足山

这次出游,9月18日从昆明出发,走大理、拉市海(丽江)、泸沽湖,再穿越到木里大寺,最后在10月2日到达成都,同行的朋友把这次旅程称为礼佛秋游,的确很形象。

大理的鸡足山是我们此行的第一站。鸡足山是佛教名山,相传是佛祖大弟子迦叶的道场。它位于宾川县,从县城汽车站有车直达,13元。抵达山门购票后,我们继续乘车,到祝圣寺住下。

R0011724.jpg
祝圣寺的大门,两棵柏树,一荣一枯,很有意思。

R0011720.jpg
祝圣寺的早晨。

R0011744.jpg
第二天一早,我们从祝圣寺出发,徒步上山。这是途中的虚云禅寺。

R0011751.jpg
一个老和尚在禅寺里打坐。

R0011759.jpg
走了半天,才到山腰,几个人都已经累得不行,遂决定坐索道登顶。这是山顶的金顶寺。

R0011761.jpg
大寺旁边有块工地,貌似正在拆房子。

R0011772.jpg
其实真正漂亮的风景是在后山,须要穿过寺庙,往山后到静修茅棚走去。

R0011774.jpg
沿途经幡飞扬。

R0011795.jpg
山路上长了很多蘑菇。

R0011800.jpg
有的色彩丰富。

R0011787.jpg
同行的老罗在专心致志地拍蘑菇。

R0011816.jpg
从后山看金顶。

R0011838.jpg
回程看到一个白塔。

R0011849.jpg
晚上我们睡在金顶上的小旅馆,我们房间的位置很好,不用起床就能看到日出。所以当别人都早早5点半爬起来去金顶看日出时,我们还能心安理得地躺在床上。当然,哪里的日出都差不多,所以我也就随手拍了一张,以作到此一游之证明。

R0011854.jpg
下山,我们走束身峡,华首门。这是下山一景。

检阅

一个素未谋面的朋友,要做一个专题,其中之一的关键词是“检阅”。

我喜欢这个词。人应该常常检阅自己,特别是年轻时,更应时时反省、调整、改进,可别等到了六十岁还以为自己是永远的伟大、光荣、正确,永远只是战胜了一个又一个更大的困难,取得了一个又一个更大的胜利──那样就没劲了。

这次来云南,走的路线是之前走过好几次的。那么,这对自己是不是也是一种检阅呢?

曾经路过的学校,破旧却整洁的校舍,初见时羞涩、而后又在鼓励下勇敢地说出自己梦想的孩子。

深谷里的村庄,颠簸而危险的山路,班车里面坐着的纳西老头老太太,还有他们的鸡和鸭。

泸沽湖边上的徒步,高崖碧海,孤身独行,转眼间却看到炊烟。

晨雾、夕阳,喧闹、宁静,一切就像车外的风景,晃动,却流畅而毫不遗漏地播放出来。

还记得四年前的十月在路上反反复复地问自己的那个问题:如果我今天死去,我会做什么?这个月、这一年死去呢?

四年后的今天,我的答案又是什么?面对这个问题,甚至是面对问题中的死亡,我准备好了吗?

永远没有答案,却值得永远的追问──这就是检阅。

厦门

从厦门回来了,补照片。

一、梦旅人

第一晚住的梦旅人音乐客栈,在厦大旁边的村子里。飞机晚点,和苏锐、苏太两人到达客栈已经凌晨一点半,不过还不想休息,放下行李后把台湾来的琼玲也一起来出来吃烧烤。

R0011204.jpg

客栈的楼梯,光线很好。

R0011205.jpg
大露台,太晒了懒得上去了。

二、21How和32How

第二天我们去21how住。华新路就是幽静,住着很舒服,当然少不了的是去32how的咖啡馆消磨时光。

R0011242.jpg
21how的庭院。

R0011239.jpg
再拍一张。

R0011240.jpg
我住的房间。

R0011227.jpg
房间里的植物。

R0011214.jpg
32how的cherry cafe的美女姐姐。

三、Cafe luwak

R0011254.jpg
第三第四天住在南华路的厦门国际青年旅舍,因为来过,就不拍了。这是旁边的Cafe luwak,杨一张同学带我们来的,非常清净,环境很好,厦门这样的小地方就是多呀!

R0011271.jpg
其实重点介绍的是这只小猫。

R0011278.jpg
要在这么近的距离拍它可真不容易。

R0011312.jpg
外面依然暴晒。

植物时光

植物时光是朵朵开的田园蔬食餐厅,座落在升平路21号,菜品由朵朵和厨师(越南帅哥)一起开发,味道很好,我们来厦门几天,这已经是第二次光临了。

R0011365.jpg
温暖的植物时光

R0011342.jpg
内部

R0011348.jpg
植物时光里摆满了植物,这让我想起了月亮。

R0011349.jpg
植物与长颈鹿

R0011351.jpg
朵朵亲手煮的绿茶

R0011355.jpg
突然停电了,我们点起了蜡烛,朵朵在和店员闲聊。

R0011369.jpg
墙的一角

R0011391.jpg
满是瓷器的架子

R0011395.jpg

R0011396.jpg

R0011399.jpg

R0011424.jpg
长在水里的植物

R0011447.jpg
每张桌子上都有一株植物

R0011450.jpg
专心致志工作的我

R0011462.jpg
另一砣瓷器

R0011457.jpg

R0011485.jpg
继续拍植物

R0011467.jpg
三角梅。

R0011487.jpg
一角

R0011509.jpg
离开植物时光,已经是午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