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的囚徒

s4002210.jpg

迷一样的双眼

美丽的女教师被人残忍地奸杀,凶手却一直没有找到。

在银行工作的丈夫决心自己去寻找凶手,他相信凶手为躲避追捕,会居住在乡村,并每天乘火车上下班。于是,每天下班他都去火车站寻找凶手。

一年后,坐在火车站的长椅上,他发现自己开始遗忘。爱人被杀的那天早上,为他沏了一杯茶,如今他开始怀疑:茶里到底是柠檬还是蜂蜜?而他甚至也搞不清,这个场景到底是他真实的记忆,还是残存的幻象?

接手这件案子的检查官曾告诉他:抓了凶手,可能没法判死刑。他说,我不同意死刑,死刑不足以解恨──

“要让凶手慢慢变老,过着毫无意义的生活。”

二十五年后,退休的检察官拜访了他,很凑巧地发现了他的密室。在密室里,囚禁着一直没有下落的杀人凶手。

检察官多年来也一直被这个案件所纠缠着。震惊于女教师的美丽和丈夫的执着,他决意要找出凶手。他曾抓到了一名疑犯,但在当时阿根廷混乱的政局和腐败的司法系统面前,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疑犯逍遥法外。随后,他的搭档被仇杀,而他也被迫离开了他的城市,一走就是二十年。

在这个密室,检察官看到了凶手。凶手被关押多年,已经口齿不清,他的第一句话是:“求求你,哪怕让他跟我说一句话也好。”

检察官于是知道这位丈夫正在复仇。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在寻找凶手,他找到被检察官抓到后来被释放了的疑犯并杀了他(这也导致了检察官的搭档被仇杀),但这个疑犯并不是真正的凶手。最后他终于找到了凶手,可是他没有杀他,而是把他囚禁在荒芜的郊外,每天只给他基本的饮食,却从不和他说一句话,正如二十多年前他所说的那样:让凶手慢慢变老,过着毫无意义的生活。

但是,在这一刻,透过检察官的眼光,在密室的栅栏后面,这位可怜的丈夫,竟也像被囚禁了一样。

二十多年来,他为了寻找和囚禁凶手,他放弃了自己所有的朋友、娱乐和事业,独自一人搬到郊外,不敢再娶,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这,难道不也是一种囚禁吗?

——————-

每个人都是自己过去的囚徒,被自己的历史所囚禁着,差别的只是程度不同而已。有的仅仅是拘留,有的是有期徒刑,而有的却是终身监禁。

这也许是所有人类问题的根源。每个人的言语、态度、行为都能在他的过去中找到某种因缘。我们为什么恨、为什么爱、或为什么恐惧某种事物?我们为什么会对某个人、某个场景如此执着?为什么对某种行为特别的不耐烦?这都可以在自己的过去找到因缘,甚至在很多时候,自己仅仅在重复地扮演儿时的父母。

遗憾的是,想要做些什么,想要改变自己的行为,甚至想要变成另外一种人的努力都无法摆脱这种来自过去的束缚。我更愿意相信这是某种过程未完全经历的状态,所谓的瓜熟蒂落,半生不熟的,只会一直悬挂在那里,成为自己越来越沉重的负担。真正的放弃或者超脱,是在完全的拥有和完全的经验之后,没有完成的,我们就回去面对它,从停下的那一刻继续往下走好了。

尽管,这很困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