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都说他坏时,想着他受过的苦,想着他的恶为我们带来的思考和进步,想着我们自己平庸的恶。

如此思想之下,我们哪有一星半点的权力去批评别人?

唯有如此,我们才能悲悯,才能接纳,才能独立,才能以不强迫的心让世界发生改变。

———- 书摘 ———–

《与神对话II》第四章:为什么希特勒上天堂了?

一、

群体意识(group consciousness)是一个并没有被人广泛了解的东西,然而它却力量极为强大,而如果你们不当心,则往往会超过个人意识。因此,如果你们希望,你们在地球上的大生活经验得以和谐,你们就必须不论做什么或去何处, 都要致力于创造群体意识。

如果你现在处在一个群体中,此群体的意识又不能反映你的意识,而你在此时又还不能有效的改变这群体意识,则离开此群体乃是明智之举,不然它会带著你 走。它会走向它要走向的地方,而不管你要不要去。

如果你找不到一个群体其意识跟你的相配,则去做一个群体的起源。其它有相似 意识的人会被你吸引。

为了你们的星球有长远而重大的改变,个人和小群体必须去影响大群体——到最后,是去影响最大的群体,即全人类。

你们的世界以及其处境,是所有在那里的生活者之全部意识的反映。

正如你在周遭所看到的,有许多工作仍须待作——除非你们满足于现在的世界。

令人吃惊的是,大部分人满足。这乃是为什么世界不改变。

这个世界所推崇的是分别,而不是相同;意见的不一致是由冲突与战争来解决— —而大部分人却满足于此。

这个世界是适者生存,“强权即真理“,竞争在所必须,而胜利是至高的善——大部分人都却满足于这样一个世界。

如果这样一种体制也制造了“失落者”——失败者,那就让它制造吧——只要你 自己不在其中就好。

即使这样一个模式,使被人认为“错”的人常遭屠杀,“失败者”饥饿而无家可归,不“强”的人遭压迫和剥削,大部分人还是满足于此。

大部分人认为跟他们自己不同的,就是“错”的。宗教上的不同,特别不被容忍; 社会、经济或文化方面的许多不同,也是如此。

上层阶级对下属阶级剥削,却自鸣得意的美其名曰改善了牺牲者的生活,说他们比被剥削之前过得更好。上层阶级以如此的方式忽视了真正的公正——就是所有的人应当如何被对待——而不仅是使可怕的处境变好一点点,却从中得取肮脏的利益。

听到任何有别于目前体制的体制,大部分人都会嘲笑,说竞争、屠杀、与“胜利者分脏”这类行为,乃是使他们的文明之所以伟大之处,大部分人甚至认为没有别的自然之路可行,认为这样做是人类的天性,认为以别的方式作为,会杀掉驱使人成功的内在精神。(没有人问“成功什么?”)

真正启蒙过的人,固然难于了解你们这套哲学,可是你们星球上大部分的人却深信不疑,而这乃是为什么大部分人不顾及受苦的大众,对少数民族的压迫,下属 阶级的愤怒,或自身及亲人以外任何别人的生存必需条件。

大部分人并没有看出,他们是在毁灭地球——那赋予他们生命的星球——因为他 们的行为只求自己富裕。令人吃惊的是,他们目光短浅到不能看出短期的所得会 造成长期的损失,而这本是经常发生的——也会再度发生。

大部分人会害怕群体意识这个概念。这个概念类似于集体利益(群体的善)、单一世界观或跟万物一体的神,而不是与之有分别的神。

凡是能导致合一的事物,你们就害怕,而凡是那有分别之作用的,你们就加以推崇,这造成了分歧与不和谐——然则你们似乎连从经验中学习的能力都不具备, 继续你们的行径,造成同样的结果。

不能把别人的痛苦像自己的痛苦那般体验,乃是使痛苦继续下去的原因

分别使人冷漠,使人产生虚假的优越感。合一产生悲悯与同情,产生真诚的平等。

在你们星球上所发生的事情——一成不变已经三千年——我已说过,是你们群体 ——就是你们星球上整个的人群——的集体意识之反映。

这一种层次的意识,最好的形容词就是“原始”。

二、

希特勒经验之所以可能,是由于群体意识所产生。 许多人说希特勒操纵了群体——也就是他的国人——用的方法是他的狡诈和滔滔善辩。但这种说法却是一种方便说法,把一切罪责推到希特勒身上——这不是人民大众所要的方式。

但如果不是数以百万计的民众支持他,跟他合作,宁愿屈服,则希特勒什么也不能做。自称为日耳曼人的这一小群,必须为大屠杀负起重大的责任。同样,这称之为人类的大群,也必须负起重大的责任。因为这人类大群即使并没有做什么, 却也是漠然的允许,漠然于德国所发生的痛苦——直至其情况是如此之深,以至于连心肠最冷硬的分离主义者也不再能漠视为止。

所以,是集体意识提供了纳粹运动的沃土。希特勒只是抓住了时机,但并不是他创造了这个运动。

必须要懂得这其中的教训。一个持续在强调分别和超越感的群体意识,会使悲悯之情大量消失,则无可避免的会随之以良心的丧失。

以狭隘的民族主义为基础的集体概念,会忽视他人的苦难,却会要所有的别人为 你们的苦难负责,因而为报复、“整风”和战争制造借口。

奥许维茨是纳粹解决“犹太问题”的办法——是一种试图“整风”的企图。

希特勒经验的可怕,并非在他把此经验加诸于人类身上,而是人类允许他去做。

令人吃惊的不仅是希特勒的出现,而是还有那么多人同行。

可耻的不仅是希特勒屠杀了好几百万犹太人,而是在希特勒被迫住手以前,必须有好几百万人的犹太人被屠杀。

希特勒经验的用意,乃是向人类显露它自己的面貌。

整个历史中,你们都不乏出众的教师向你们展示机会,让你们记得你们真正是谁。 这些教师向你们显示了人类的最高潜能和最低潜能。

他们向你们呈现了生动的、令人透不过气来的例子,让人知道做为人,可以是什么样子——由于人的意识,你们有许多人能够走向何处,愿意走向何处,会走向何处。

务须记得:意识是一切,它会创造你们的经验。群体意识力量强大,会制造出无可言说的美丽与罪恶。而选择则总由你们。

如果你们不满意于你们的群体意识,就要想办法改变它。

改变别人意识的最佳途径,就是你以身作则。

如果你自己不够,则组成一个自己的群体——让自己成为你们想要别人去经历的那种意识之泉源。当你们身体力行,他们就会——愿意——去经历。

是从你开始。一切事情,样样事情。

你想叫世界改变?那就是先把你自己世界里的事改变。

希特勒给了你们最好的机会这样做。希特勒经验——像基督经验——向你们显示了你们自己的面目,其意义和真理是深远的。然而,这些较深远的觉醒——不论是希特勒的,还是佛陀的;成吉思汗的,还是海尔-克里希那(HareKrishna)的; 匈奴人阿铁拉的,还是耶稣基督的——只有在你们记得他们时才存在。

这乃是为什么犹太人要建立大屠杀纪念碑,要求你们永不忘记。因为你们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小块希特勒——不同的只是程度。扫除一个民族就是扫除一个民族, 不论是在奥许维茨(Auschwitz)还是在伤膝涧(Woundeed Knee)。

三、

希特勒不是被派遣给你们的。希特勒是由你们所创造的。他起于你们的集体意识。 没有这种集体意识,他不可能存在。这就是你们的教训。

分别种族隔离和优越意识——“我们”有别于“他们”的意识——乃是希特勒经验的创造者。

神圣兄弟情谊和一体——而非“我的或你的”意识则是基督经验的创造者。

当痛苦是“我们的”而不只是“你们的”;当欢乐是“我们的”,而不仅是我的; 当整体生活经验是我们的,则就终于是真正的了——真正整体的生活经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