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s we can!

一周多没写博客了,这往往只有两个原因:外在的繁忙和内在的混乱。

这个星期的确很忙。新同事入职,组织的战略规划启动,图书室项目的诸多波折,还有人大NGO研究所做的南都项目评估用了整整两天的时间。

内在的混乱,是老朋友的拜访。记得去年曾经统计过,每隔三个月自己总会有一场内心的波动,屡试不爽,很是有趣。

混乱,乃至痛苦,是因为自己的成长又到了一个瓶颈,往日遮风挡雨的壳,如今成了桎梏,往日维系自身位置的丝,今天也变成了捆绑自己的茧。

不过,这样比喻不太贴切。事实是,不是长大,而是变小。当觉察到了更细微的世界,原来的风平浪静就变成了疾风骤雨。就如同赏月和登月,同样的一个月亮,看到的却是两个世界,一个皎洁如镜,一个布满了坑洞,丑陋如斯,差别仅仅是你能否走得足够近。

在疾风骤雨中,全部精力用来求生。这时候,是写不出东西的。

不想写的时候,就不写好了。该写出来的,总不会错过。

接下来,我会慢慢写出来的。

—————————–

这个星期,最大的事件莫过于奥巴马的当选。奥巴马的当选演讲说得好,看得人热血沸腾。不过,奥巴马能当选,并不是因为他的演说能力,也不是因为他的执政能力,而是他给美国甚至世界带来了一个梦想——Yes, we can! 这个梦想使人们超越了眼前的困境,超越了个人的得失,让不同身份、不同看法的人们团结起来,为一个伟大的理想而奋斗。

每一个伟大的领导者都有一个强大的愿景,并且能把自己的愿景传递给大众。改变世界,总是从一个愿景开始,不管是“我有一个梦想”,又或是“在十年内,把人类送上月球”,莫不如是。

单从这一点看,奥巴马就具有了一个伟大领导人的潜质。

杨恒钧的博客说得好:

让我们看看奥巴马在获胜感言中说的一句话:今天晚上我们再次证明,我们国家真正的力量并非来自我们武器的威力或者财富的规模,而是来自我们理想的持久力量:民主、自由、机会和不屈的希望。

是的,在这个时候,在全世界都在把目光集中在这位“世界的奥巴马”身上的时候,他说出的是这样一句话,他欢呼的是美国的立国之本和美国人民的核心价值。可见,一个伟大的民族、一个想要崛起的国家,必须拥有比武器和财富更加有力、更能牵引这个民族走向光明未来的核心价值观,才能克服一个又一个艰难困苦,才能不屈不饶地走向未来,才能真正和谐,才能崛起!

一个民族如是,一个组织又何尝不如是?这也是我最近思考得比较多的问题:作为一个公益组织,我们梦想的世界是什么样的?我们相信什么?我们要如何做,才能坚持我们相信的,并实现我们梦想的?

如果要立志成为一个伟大的组织,这条路是必须要走的,而这时候去思考这些问题正是时候,这就是我们要推动组织战略规划的原因。

还有一件小事,昨晚和成都的志愿者检票,并顺便到现场听了周杰伦演唱会的下半场。

在现场,当歌迷们一次又一次地喊“周杰伦”,当耳边听到的都是歌迷们忘乎所以的尖叫时,我才体会到“偶像”、“流行”、“文化”等等这些词的力量。

我不得不接受这样一个事实:任何一个一线甚至二线歌手的影响力,都要远远超过中国的任何一个NGO。

在这件事上,我们应学习什么?

以前看过一篇《为什么NGO组织应该转向商业化运作》,里面提到的绿色和平和Mozilla的例子非常好:

成功的NGO应该把自己塑造成一种文化符号,并迅速找到匹配这个符号的人群,达到高速扩张。比如GreenPeace,这个”又极端又很酷”的环境保护组 织,通过一些列的知名的极端事件(尤其是针对知名企业和政府的自杀式抗议),迅速树立起了自己的品牌形象,笼络了一大堆年轻人,现在全球有280万人以自 称绿色和平成员而自豪,每年的捐赠高达几十亿美金;再比如Mozilla基金会,喜欢firefox的人简直就跟迷信宗教一样迷信firefox,可以说 firefox的传播,99%都是粉丝的功劳,当然,最关键的1%则是Mozilla团队高明的运作策略,让firefox成为了”开放、安全、稳定”的网络文化符号。一旦成为一个文化符号,像GreenPeace和Mozilla基金会那样的,光卖卖T恤衫就赚了好多钱。

我们的NGO往往强调低调实干,而往往忽略了品牌的建立(如果不是敌对的话)。其实,任何组织都有虚实两个方面,实的是你的产品和服务,虚的是内部的文化(愿景、使命、价值观)和外在的品牌。越是优秀的组织和个人,我们就越会把目光投向他们身上“虚”的部分。

不信就看看周杰伦吧,他的唱功真的很好吗?我相信很多专业歌手要比他唱得好,可那又怎么样?

这就是“文化符号”的力量。消费者在消费带有文化符号的商品时,享受的不仅仅是它的实用价值,更多的是满足了消费者的精神需求:例如特殊身份的显示、某个群体的归属等。消费者往往愿意为了这个额外的精神需求而付出更多的价钱。

这就是为什么周杰伦演唱会的最低票价是280,而一般歌手的演唱会的最低票价不到200的原因;这也是为什么Nike要比解放鞋贵100倍的原因。

成为一个文化符号,无疑是一个组织的最高荣誉。不论是Google成为搜索的代名词(在中国还有“百度一下”),又或是上文提到的GreenPeace和Firefox,都在享受着“文化符号”带来的巨大好处。“文化符号”固然离不开基本的产品和服务,离不开“低调实干”,但它的成功,却又有许多额外的努力、不同的方法和持之以恒的品牌建设。

任何一个以公众倡导或公众行动为使命的组织,都应该努力把自己建立成一个文化符号。只有这样,才能实现更广泛、更低成本的传播,才能动员和发动公众的力量,才能真正实现组织的使命和愿景。

多背一公斤也算是一个以公众行动为使命的组织,我们做的其实也是要建立起一种文化符号:我们向社会倡导一种更负责任、更有意义的旅行方式,人们通过这样的旅行,不仅能收获到理解和爱,更能服务人群,改变世界。

只有这种旅行方式真正成为一种大众时尚之后,我们才能实现我们的大众参与的梦想。

这条路比单纯的“低调实干”要难得多,但毫无疑问是一条更有价值、更有意义的路。

Yes we can!》上有3条评论

  1. Pingback引用通告: » Yes we can!

  2. 重点在于,”只有这种旅行方式真正成为一种大众时尚之后,我们才能实现我们的大众参与的梦想.”嘿嘿,看来安猪找到新目标了哦,塑造一个新的旅行方式,包装成一种新的大众时尚!目标远大,恭喜,恭喜!

  3. 想起我的前老板一直在push我的一个问题:人们的最深层次的那个需求到底是什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