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树

从四川走过来,再听到玉树发生地震时,竟然有了一种截然不同的冷静。

首先想到的居然不是马上冲进去,而是下面几个问题:

灾情会如何发展?各方力量会在这个过程中如何互动?一周后、一个月后形势会变成什么样?到那时我们可以做什么?

当然也不是没有行动。我们迅速发布了受灾地区的学校信息,呼吁大众一起收集这些学校更详细的受灾情况。同时,网站上的志愿者也自发开展了捐款捐物的活动。

但有个结论很清楚:目前我不会到玉树去,至少要观察一周后再考虑更长远的行动。

一方面,我知道我们的能力和特长,不想在这个时候贸然进去给灾区添乱。青海有些很优秀的地方组织,如格桑花等,把一线的工作交给他们去做会做得更好。

另一方面,我也担心玉树会变成第二个遵道。地方小,资源多,再加上藏区的敏感性和高关注度,恐怕玉树只会比遵道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两方面最后都归结到一个词:本份。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不该做的坚决不碰,该做的力求尽善尽美。

我们会有自己的救灾方案,一个符合我们本份的救灾方案。

这两天在跟踪灾情,听到了大量校舍倒塌的故事,然后又听到了有司不准媒体报道相关新闻的故事,从结果和反应来看都和当年四川如出一辙。而昨天上午在网上跟踪福州网名案的审理和宣判,事后也是毫无意外地所有媒体被和谐。

西北部的经济弱势群体,和东南部的政治弱势群体,所受到的遭遇是一样的:被隔离,使之恐惧,最后要求每个人将他们遗忘。

于是刹那间时光仿佛回到了两年前,那个在红白镇的下午,面对满山的学生的新坟,你开始了解到,为了一个更好看的死亡数字,他们当中有些人并不在死亡名单里;为了一个更好看的结论,在象征式的检查到来的前夜,细细的钢丝被换上了更粗的钢筋。

而那一刻的不完整感也改变了你的一生。最后你终于了悟到,所有人是一体的。如果他们被遗忘,那你也将永远不再完整。

灾害面前,救援是必要的。但至少同样重要的,是我们必须要保护真实的记忆。唯有这样,我们才能被死者宽恕,并且不再遭受灾难的轮回。

强权可以消灭声音,但你可以选择记住。

玉树》上有5条评论

  1. 你说的也有一定的道理,但要知道政府的不易,上面的很难管下面的。
    当看到温总理又一次奔赴地震灾区,我再一次流泪了

  2. 每次灾难总理都去下好了

    多难兴邦

    一派胡言

    总是新的灾难让大家忘却旧的
    忘却原有的更严重更深层的问题

    新闻报道都是经过过滤
    一个又一个灾难
    无论天灾还是人祸

    一切都没有变化
    只有越发腐朽
    只有激情和爱被无情摒弃
    只有每个人都开始选择
    冷漠

  3. 是一个朋友告诉我你的博客的,
    她说,
    你们也许就是一样的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