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悼日

4月21日,全国哀悼。这让我回到了两年前的5月19日,下午2点28分的时候,我正坐在成都的四号工厂青年旅舍。在那一刻,每个人好像有默契似地停下了手中的工作,默默站起来,向着北方,所有汽车都停了下来,停在马路上,然后,笛声长鸣,前后大概持续了五分钟。

今年的这一天,我似乎没有任何的石头压在心头,该吃吃,该睡睡,早上睡到九点,下午从丽江来到大理,晚上还跑去按摩了。对比起光良为狗洗澡带来的围攻,作为大众眼中的一名NGOer或者说公益人,我没有一点时间放到哀悼上,我有罪,我该死。

曾经过沧海,所以才有太多的反思和怀疑。

两年前的哀悼日,我的心是沉重的,有哀伤,也有迷茫。对于灾害,我还没有任何经验,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更不知道该做些什么,随后不期而遇的真相更把自己的心切割得支离破碎。但今年的这一天,我的心是冷静的,清醒的,甚至是完整的。我清楚地知道什么是没有意义的,什么是没有意义却不得不去做的,还有什么是有意义的却只能埋头去做的。

真奇怪!不知道的时候,反而是最压抑最忙碌的时候。当知道了,面前的难关万重,却如同无人之境一样。

最后,关于哀悼日,我想说的是,我无法改变那些以纪念为名的施恩和立威,也没有兴趣去评论这些行为,但至少,在行动之余,我可以去嘲笑和解构它。

在一个个人得不到尊重的环境中,我作为个人,有权利不接受任何的龌龊和崇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