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者vs草根NGO

(发表在《中国发展简报》08年的秋季刊)

我的朋友胡子,在苏州和杭州开了两家青年旅舍。汶川大地震发生后,全国的青年旅舍联合起来捐赠物资,然后胡子开着越野车从西安把这些物资运到最偏僻的灾区。他这样进出了两次,到了第三次,他干脆就在什邡市的红白镇住下,当起了志愿者。

七月初,我到红白镇看他时,他已经在当地呆了二十多天。在这短短的时间里,他将整个红白镇及附近的几个镇的志愿者都联合起来,大家互通信息,共同调配物资。

当地的小孩子都认识他,车一停下,孩子们就围上来大叫”胡子叔叔”。由于有社会阅历,胡子和当地的关系也处得很好,和驻地的特警称兄道弟,一起吃肉喝酒。

胡子这样的志愿者,我在灾区还碰到了不少。我在北川就认识了一位从深圳过去的志愿者”小草”,她是一家户外网站的网友。到达北川的陈家坝后,她和志愿者建起了帐篷小学,并通过这个户外网站招募了来自全国各地的接近两百名支教志愿者,同时还通过网络募集物资。

这次汶川大地震,志愿者作为一股重要的公民参与力量被大众所认识。根据媒体的说法,灾后到达四川的志愿者超过一百万。虽然当中有不少的确是满腔热情过去添乱的,但像胡子、小草这样的也不在少数。他们做的事,有章法,有效果,从我个人的角度来看,比我们大多数草根NGO做得都要好。

好在哪里?个人认为有三点:

首先,行动迅速。在我们这些草根NGO还在”倡议”还在”联合”的时候,他们已经到达了灾区,在我们还在做计划写申请要资源的时候,他们已经把帐篷小学建起来了。这次我在灾区就发现一个现象,除了政府外,有不少帐篷小学是由志愿者自发建立起来的,这里面几乎没有看到NGO的影子。

其次,资源动员能力强。像胡子这样自己做老板,自己有车,并且背后还有一个联盟的,又或者像小草这样背后有一个网络社区支持的,不在少数。想想中国有多少个业主论坛、车友会、旅游论坛?每个社区只要有一个网友到达灾区,就可以把整个社区的力量和资源都调动起来,这比我们这些穷得只剩理想的草根NGO不知要强多少倍。我们速度不如人,一开始就输在起跑线上也就罢了,没想到后劲也相差甚远,实在让人徒谈奈何。

第三,开放。众所周知(但从来不说的),草根NGO之间或多或少都有点门户之见,这跟草根NGO自身的身心发育不良和奶水供给的同质化有关,不赘叙。但志愿者却表现出了非常好的开放性。不管白猫黑猫,能干活的就是好猫。也不管这物资是不是我筹集来的,只要你比我更需要,尽可以拿去。

在开放的基础上,志愿者与志愿者之间,志愿团队与志愿团队之间出现了自组织的现象。来自全国各地不同地方的志愿者能够很快地建立起团队,开展工作,并在志愿者高流动性的情况下保证了比较好的延续性;而不同的志愿者团队间也结成了松散的联盟,互相交换信息和分配资源,有效地提高了工作的效率。

这种自组织现象,可以说是这次地震志愿者行动的最大亮点,甚至它也是公民社会最美好的时刻之一。我们从来没有想过,原来不需要教化,这些来自全国各地,没有受过培训的”乌合之众”,居然可以做出相当专业的工作。

但是,对于草根NGO来说,自组织的志愿者无疑为我们的工作敲响了警钟。如果志愿者通过自组织进行的工作做得比草根NGO更好更强大,那么,草根NGO还应不应做同样的工作?如果不做,它应该做什么?

我觉得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知耻近乎勇。不管是历史原因还是环境原因,我们做的很多事情的确不太专业,有不少事情志愿者也可以做,甚至有时候做得比我们还要好,不必讳言。

其次是要意识到组织成本的问题。任何组织都是有成本的(特别是有专职人员的组织),志愿者能做好的事,组织硬要拉上来自己做,实际是浪费了组织成本(当然这在另一方面也暴露了组织在动员公众方面的能力欠缺)。

志愿者能做好的事,就交给志愿者来做好了。组织要做的,是志愿者做不到的事。

哪些事是志愿者做不到的?不外乎两个,一个是更专业的服务,另一个是更专业的组织。

回到二十年前,我们要照张相,恐怕只能跑照相馆,还要等上好几天才能拿到照片。数码相机的普及改变了这一切,人人都可以成为摄影师给自己的朋友照相。原来的那些照相馆呢?他们消失了吗?没有,他们做证件照去了,还有的做起了婚纱摄影,赚更多的钱去了–这就是更专业的服务。同时,摄友会、照片分享社区相继出现,为”大众摄影师”提供更多的活动和交流的空间,也促进和培养了更多的”大众摄影师”–这就是更专业的组织。

作为草根NGO,你选择哪条路?

志愿者vs草根NGO》上有1条评论

  1. “哪些事是志愿者做不到的?不外乎两个,一个是更专业的服务,另一个是更专业的组织。”

    这个层面的思考很好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