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i和Daya

又见到了Wei和Daya,在他们的内在小孩课程上。

Daya是西班牙的心理老师,Wei是Daya的翻译,也是他的恋人。

我惊讶于他们的默契与合拍。有时候两个人安静地坐在椅子上,你一言我一语的仿佛在聊天;有时候两个人在场地中间闲庭信步,仿佛在舞蹈。而我们,就这样象孩子一般,轻轻地,轻轻地接受着这样的馈赠。

我没想到他们会走到今天这样的高度,回想起我认识的、过去的他们,我相信这一切都是奇迹。

我和Wei在04年认识。Wei是我认识的最优秀的女孩子(如果你觉得我这个结论太过主观,我可以在后面很勉强地加上“之一”):非常独立而且优秀地在美国完成了学业,当过空姐,然后进入硅谷的软件公司当工程师,最后义无反顾地放弃一切,追寻自己的真心,回到中国,寻求服务社会的道路。

Wei在印度的瑜伽学院认识了当时的同学,西班牙的大男孩Daya(Daya的职业是心理老师),两人几乎是一见钟情(这段经历非常美,在Wei的博客中有详细的记录,但是很遗憾我还没取得Wei的同意不能公开)。

在印度的星空下,Daya轻轻地对Wei说:I have feelings for you.

就这样,两个来自不同国家的人走到了一起,在印度的瑜伽学院里(想想这是多么奇特的环境)。没有拥抱,没有亲近,只有对话和生活中的相互照顾。

但是在四个月的瑜伽课程快要结束时,在粉红色的花树下,两人谈起将来。Wei坚持要留在中国,而Daya觉得中国对他来说太过遥远,对于以心理老师作为理想的他来说,中国的语言和文化都是难以逾越的障碍(试想一下一个外国人用英语跟你做深度心理交流时的情景)。

Wei说:“Daya就这样和我分手了,在还没有真正拥抱过对方之前。”

“西班牙只有我的爱,没有我的梦;中国只有我的梦,没有我的爱。既有爱又有梦的地方在哪里?”(Wei)

但爱的伟大之处在于,它可以克服一切障碍。

Daya决定停掉在西班牙的培训,搬去中国试一试;希望中国还真需要他这么个不会讲中文的心理医生;希望一年后能有稳定的收入,支持每个月飞回欧洲继续培训。

他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能够让Wei走上追求自己梦想的道路。

一个没有任何人脉和行业资源、并且一句中文都不会说的西班牙年轻人,在一个心理治疗还不被普遍接受的国家里,创业难度之大可想而知。而Wei在这当中也一点都不轻松:要学习心理学知识,以便帮Daya更好地翻译,要联系合作伙伴、开拓市场,还要打理所有的后勤工作。

但经过这几天,我发现,他们做到了,而且还做得非常的优秀。

中午,Daya请我们在新会迎宾馆的西餐厅吃大餐,庆祝西班牙夺冠。在餐桌上,Daya宣布,他将和Wei在7月30日登记结婚。

多么美好的消息!祝福Daya和Wei,祝福你们,我爱你们!

Wei和Daya》上有2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