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上心灵幽径

踏上心灵幽径

这本书读得很慢,去年买来,直到这两天才最终读完。阅读的过程是断续的。在路上,它陪我走过了广州、北京等城市(也许还有更多),通常是在飞机上,或者在床边,偶尔地翻几页。最后我把它放到了恩平,每次回家就读上一两章。

灵修的书,现在是读得越来越慢了。常常是看完一两页就要停下来,甚至读到某一段,惊心动魄之下,需要反复地阅读、揣摩、思考和反省,才能慢慢抚平内心的震荡。然而这样挺好,书是读不完的,为什么我们不努力从一本书中领悟更多呢。很多东西无须贪多,正如旅行,有的人走过了很多地方,但未必有眼界、情怀、或者悟性,相反,专注地观察一朵花的盛开,也许就能窥见世界的秘密。读书就是修行,每一段跨不过去的话语就是我们业力的显现。所以这些缓慢、障碍、乃至被针刺的痛苦感,其实与书无关,书只是一面镜子,让你有机会照见自己盛装之下那个愤怒、贪求、逃避和无力的小我。

如此而已。

当Wei短信我说要和Daya来江门开课时,我自然欢欣鼓舞,恨不得马上跑过去见他们。一年多没见面,光想起他们就感到温暖。但当Wei继而邀请我参加他们的课程时,我心里却产生了一点点犹豫和抗拒。虽然工作忙是一个外在的理由,但这种抗拒的深处却是畏缩和轻微的恐惧。毕竟,要去真正面对自己的障碍是很困难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我,而修行有时候也会成为小我的工具:“就这样,慢慢修,一点一点地改进就很好了。”我们宁愿在一些边角上修修补补,也不愿触碰真正的问题的核心,为的只是让自己感觉良好而选择一种安全、舒服的(而不是更精进的)修行方式。而参加课程,意味着要在外人面前赤裸裸地面对自己,这正是小我感到恐惧的地方。

不管怎样,在Wei的盛情邀请下,我还是参加了他们内在小孩的课程。

几天下来,最深刻的感受只有两个字:联结。

震动最大的是那次音乐练习。课室的灯熄灭后,在Wei和Daya轻柔的声音的指引下,我闭上眼睛,只留下听觉。然后,一段音乐缓缓响起,如同一个舒缓却积蓄着力量的波浪,推过来,冲刷过身体,过去了,然后又一段音乐缓缓地推了过来,却换了一种不同的情绪。就这样,在音乐的冲刷下,心,慢慢打开了。

我感觉自己站在春天的花园中,阳光温暖,身心放松。

我发现自己站在繁华的尘世,有些跳跃,也有些不安。

我站在秋天的草原上,傍晚的风吹来,发出呜呜的声响,充满了离愁别绪。

风渐渐大了,我飞了起来。在半空中,我看到草原上的羊群,林木,人群,以及万物。它们在尘世中流离,每个个体都充满了痛苦和挣扎,这痛苦强烈地联结到我的身体,并猛烈地撞击在我的心上。

在泪水中,我看到天上的白云,我分辨出它们其实是我们每个人内心的痛苦。白云以极快的速度变幻着,生生灭灭,永无止息。我意识到一切痛苦都如同浮云般变换无定,这让我心生喜悦,但这喜悦无法完全抹去原来的哀伤。于是我明白喜悦和哀伤并不是对立的两极,也许它们是同一种质地的不同呈现。

然后我越过白云,越飞越高。我漂浮在深邃的宇宙中,周围是无数闪亮的繁星。在这无尽的空间和时间中,我看到了每个人,我看到我的父母,我的爷爷奶奶,我的朋友,以及他们的父母、长辈和朋友,他们排列着,顺延着,一直到时空的无穷远处。每个人都与其他所有人通过一道道蓝色的光联结着,所有人联结着,联结成一张无穷无尽的蓝色的光网。

我也身在其中,我和每一个人都有着联结,不管他属于过去,还是现在,或是将来。于是我认识到每个人都是所有人,每个人都是所有人的容器和管道,每个人都联结着所有人的──或者说──整个人类的力量。

然后,我发现自己不仅仅只是一个容器或者管道。对于这个网络来说,我们既是它的承受者,也是它的组成者。我们拥有它,也可以回馈它,把它变得更加纯粹,宽广。

了悟到这点,我内心充满了温柔的力量感,于是我回过头来审视自己。

我开始用身体和内心(而非头脑)去体悟那些过去的经历。原来那些痛苦、哀伤的过程,不仅仅是在提醒我们去面对它、修复它,更重要的是,这是我们这一世学习和成长的粮食,离开了它们,我们将无路可去。

我开始意识到(尽管还不十分明确)我此生的任务,就是要联结更广大的自我,推动这个世界的进化。

最后,我发现自己开始抛下概念和以往的知识,独立去理解世界的真相:我们为什么受苦,我们为什么修行,我们从哪里来,我们要到哪里去……这种理解未必如那些过往的大师般准确、详实。但最重要的,它不是一个完美的概念,而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属于自己的、可以去验证和改变的认识。

我在重新建立世界──我自己的世界。

是以为记。

踏上心灵幽径》上有4条评论

  1. 可能我经历还比较小,所以还是不能很好的体会这边blog文,我mark一下,我看看再细看吧!

  2. 原来那些痛苦、哀伤的过程,不仅仅是在提醒我们去面对它、修复它,更重要的是,这是我们这一世学习和成长的粮食,离开了它们,我们将无路可去。

    理解世界的真相

    灵修,喜欢

  3. 您好,我想我对自己有点冒昧这是我第一次在网上给陌生人开口留言。第一你做了一件我一直想做但是跟我不同方式做法的事“多背一公斤”第二看了你的文章,我实在惊讶,就好像我在看自己的思考一样。第三下次回江门有活动记得通知一下。很高兴认识江门恩平有这样的一个人。

  4. 原来有一些文章第二次看是会有完全不同的感觉的,可能是我近期也老接触到跟灵性的培养有关的事情吧。只是我无论如何都做不到让脑子静下来,有时对这类的工作坊也比较抗拒,会觉得那种场景和氛围是被制造出来,不是自然发生的。也许是我还没到悟的时候。

    为什么这么多人慢慢都会开始关注灵修呢,还有这么多人去内观,搞得我对内观又好奇又有些抵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