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假期

这个假期,躲在家里。

看了六本书:《三体》、《三体II》、《見樹又見林——社會學作為一種生活、實踐與承諾》、《通往公民社会》、《無權力者的權力》、《学会提问——批判性思维指南》;看了四部电影:《黑天鹅》、《超级大坏蛋》、《国王的演讲》、《新少林寺》;还看了若干博客及TED视频。

要了解这些书,可以看我的豆瓣主页(《通往公民社会》请自行搜索下载,[波兰] 亚当·米奇尼克 著,崔卫平译)。

试着用豆瓣的读书笔记功能记了一些笔记,不错!

记录一下这段时间的所思所感(摘自我的twitter新浪微博):

看到这么多的无助,我会绝望;看到如此巨大的不平等,我会愤怒。可是,如果能看到这背后的因缘,看到当中的善恶各方都不过是棋局中不自由的棋子,那么,我会平静。真理和真相是不带情绪的,只有发现和顺从它们,才能踏上自由之路。(1-27)

行动只是浮在水面上的冰山,而在水底支撑它的,是信任和共识,以及了解(包括信息)。遗憾的是,我们目前的行动工具,大多是给外来者使用的,如捐款捐物围观等;而在普遍意义上建立共识和了解的工具,还几乎没有(有一些尝试,但还没形成工具化)。(1-29)

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这句话既对也不对。社会除了人民,还有权威,以及人民和权威之间的互动关系。只改变三者之一,未必能改变整个系统(而且几乎肯定不能改变)。不妨研究一下,马丁路德金的主张和行动,仅仅是改变了黑人吗?甘地的主张和行动呢?曼德拉的呢?(1-29)

一个普遍焦虑的社会,很少有人愿意建立和维护长久的东西。 RT @vanvan: 为什么很多中国商家都这么不珍惜自己的声誉呢?因为声誉不能直接带来利润?RT @keepwalking 西便门门钉李,曾让大叔俺尝过一次无比稠浓的豆汁,今天又卖给大叔兑了水稀里咣当的豆汁。(1-29)

在看@cuiweiping 翻译的《通往公民社会》,顺便查了查东欧国家和中国二十年来的人均收入数字,发现:1、贵国的增长速度也没比人家快多少;2、东欧“剧变”后并没有带来经济的崩溃。 http://bit.ly/gHToe2 (2-3)

批评是个人权利,无需任何理由。如果回答了为什么,只会把批评功利化,哪怕是道德上的功利。(2-3)

如果能抓住问责这个关键点,也许能发展成一场公民运动。但也许很多人希望回避这个关键。RT @mozhixu: 看着微博上满坑满谷的解救乞讨儿童,很觉悲哀,早就有未成年人保护法,刑法也对相关罪行有规定,所以,根子在于政府不作为,解决之道当然是问责政府,现在却要靠所谓微博力量搞民间救助 (2-6)

在中国,每一次公众感动的背后都有一种罪恶,从白芳礼,到多难兴邦,到最近的解救乞讨儿童,莫不如是。如果我们仅仅满足于感动或廉价的奉献,而不去认清并且面对背后真正的罪恶,那这种罪恶将会一再发生,直到最后我们自己也将会被奉献出去,就如同唐福珍,或者钱云会。(2-6)

歧视和恩宠总是相伴相生:权贵瞧不起平民,本地居民瞧不起外地人,已扎根的外地人又瞧不起农民工,而同时,权贵会恩宠外地人,平民也会恩宠穷人。这背后的逻辑是:凡是比我稍低的阶层,都是不值得尊重的;而我同情心指向的,必定是能凸显我高贵地位的阶层。说白了,歧视和恩宠只是臣民心态的两面而已。(2-6)

我们总爱说,这是制度问题,言下之意是我们没有能力改变的。但,如果制度确实有问题,那谁是改变它的人?难道这个世界的人还要分成两种:不能改变制度的人和能够改变制度的人?如此追问之下,制度问题的托辞就显得很荒谬了。(2-6)

一个有趣的讨论:@李华芳:为什么总是有人不厌其烦表达说“没用的,体制太强大了”之类的悲观?想一想#厦门PX事件#中的连岳 ,想一想为了一张火车上的发票状告铁道部的郝劲松,想一想在普遍堕落年代里坚持理想的罗永浩。我们就是体制,想恶心世界还是想给世界填点温暖,这个选择在你手里。

我的回复:最简单的回答是:体制希望你这样想这么说,因为在这个体制下,顺从是最短路径。连岳 、郝劲松、罗永浩这样的人永远是少数,因为体制决定了里面的人的普遍表现。要改变,固然要鼓励从个人做起,但更根本的,是要创造出一些新空间来,让人们可以更容易更放心地表达、行动和联结。

鼓励个人从我做起的悖论在于:在任何恶劣的环境中,我们总能发现那些坚持常识的人。但真正的问题在于,体制不允许每个人都坚持常识。我们能发现通过自己努力考上大学的农村学生,但如果教育体制不改变,农村学生不管怎么努力,也不可能达到和城市学生一样的升学率。(2-7)

有些人讨论起来喜欢评价人而不是讨论事,喜欢表立场而不是分析、讲逻辑。要尽量避免加入这样的讨论,因为它无助于我们了解真相,只会助长我们的傲慢和执着。(2-7)

学习和思考是危险的,它会把你脚下的踏板抽掉,让你发现从前的所做所为、所秉持的立场和方法大都是无用和无意义的。但唯有这样,你才不会成为那些立场、方法和行为的奴隶,你有了自己创造的场域——于是,你飞了起来。(2-8)

这个假期》上有5条评论

  1. 很奇怪,我明明用google reader 订阅了你的博客,可是现在reader貌似再也收不到你这里的更新了

  2. 很精辟地论述。关于看待问题和思考,马克思哲学实在提供了一种很好的方法。

  3. 评论还要审核啊~~小小的失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