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笔记一则(《社会学的意蕴》)

 

s4642999.jpg

在看《社会学的意蕴》,并思考这个问题:我们有可能创造出一个新的空间吗?要消解当下的戾气,更可能在新的(而非旧有的)空间中完成。

P56

在多人群体、正式组织、共同体和社会中,我们会处于适合自己的特定位置,别人会依据这些位置决定与我们的互动,我们会按照社会对这一特定位置人的期望行动。

P59

当我们进入一个场景(域)时,我们都会寻找规范,想知道作为一个学生,一个男性,一个心的雇员,一个公司的领导要怎样去做。我们要知道需要在多大程度上和这些规范保持一致,多大程度的不一致是可以容忍的。可能是由于我们进入新领域时都想获得成功,所以就要了解这一位置的社会期望,以便知道该如何去做;也可能是我们试图得到组织内其他人的认可。

对社区来说,设计一个好的场域和规范,给用户一个合适的位置或身份,更容易让期望的行为发生。

要让进入场景(域)的用户理解自己的身份和行为规范。

我们并不是将复制已有的场域,而是在建立一个新的场域。因为这个场域(及其成员身份和行为)在原来是不曾存在的(尽管物理空间可能是已存在的)。

P61介绍了一个有趣的案例:

将一些学生与外界隔离几个星期,让一些人扮演士兵,一些人扮演囚犯,把他们放在一个“监狱”的环境中……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学生们都进入了自己的角色——士兵变得野蛮了,而囚犯真的“很想出去”:一个新的结构形成了。这个情景需要每个人都产生新的行动,于是新的角色形成了。情况变得如此糟糕以至于研究不得不提前结束。

“仅仅六天过去,我们不得不关闭这座模拟监狱,因为所见到的情形令人震惊,对于我们和大多数学生来说这已经不仅仅是表面的东西。真实身份结束了,角色扮演全面开始,大多数人完全进入了囚犯和士兵的角色。在他们思考、感觉和行为的每一方面都有了本质的变化。一些男生(士兵)对待囚犯就像对待可鄙视的动物,随意使用暴力,而另一些男孩(囚犯)则变得卑躬屈膝,备受非人的对待,他们只想逃离这里,拥有自己的生活,而且他们对士兵的仇恨也在不断加剧。”

这让我想起了《浪潮》,但反过来,我们有没有可能营造一个比现实更美好一点的空间,让人们在里面可以发展更健康的关系,进行有建设性的互动?

这个也许不是一个完全真实的空间,而是一个映射于真实(因此存在改善现实的可能),而比真实空间更好那么一点点的虚拟空间。在这里,人们有可能更自由地讨论和协作,并把共识和行动应用于实际的生活。

这样的空间应该足够小却可以自足,因此可以广泛复制而不怕压制(因为去中心化)。这是我能看到的最理想的改变途径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