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海

s2835643.jpg

第一次见海,是在他的十岁。父亲带他去珠海,住度假村,第一次看香港电视,顺道坐船出海,眺望了一次澳门。唯一留下的记忆,是一张现在已经发黄的照片,小小的个子,大大的头,露出现在再也看不到的无邪的笑,海风吹乱了他的头发,阳光灿烂。

第二次见海,是他的十六岁,初中毕业旅行。少不经事的他,和同学来到深圳大亚湾的海边,第一次每人花了五块钱吃了一桌海鲜,餐厅里正播放着Beyond的《逝去日子》——“面对抉择背弃了初衷,不经不觉世故已学懂”——那是八九年的八月,懵懂无知的年代,听着似懂非懂的歌,仿佛窥见了成年世界将要降临时的一点兴奋和无奈。傍晚赶了海,看着螃蟹在沙滩上躲闪。晚上,一干人睡不着,有点远足离开父母管教的兴奋,也有点对将要结束的初中生活的依恋,总之,就这样躺在海边,天上的星星很亮,能看到巨大的天蝎座(那是夏季的主星座),海浪在不远处一阵一阵地扑上沙滩,然而并不猛烈,几个同学并排躺着,聊着无关痛痒的话题,朦胧中睡着,就这样度过了初中的最后岁月。

第三次见海,他已经二十三岁,大学毕业,第一份工作,是在珠江的入海口,修桥。住的地方,能看得见辽阔的江面。有时候,台风来临的时刻,阴风怒号,天地仿佛将要沉默,而他那小小的河边的房间,就仿佛是暴风雨中挣扎的帆船——这符合他对自己生命的想象,而他也喜欢这种辽阔的压抑。那一年,他看了《阿甘正传》,他觉得他就是阿甘,无力控制他的生活,但却不如阿甘幸运,因为阿甘找到了他的Jenny。

再然后,他已年届三十。在元旦的大连,他看到壮阔而沉静的大海。以前他看到的大海都是黄色的,而这次他终于看到了蓝色的大海,并且是在几十米高的悬崖上——在这样的高度,海面辽阔,下午的阳光洒下,溅出点点的星光,云影投射,海面如梦似幻。这是他看过最美的大海,安静、壮阔,有他向往的一切。为了这样的壮阔,他甚至愿意承受平静海面下面的暗涌,正如同他当时的生活——他来到了北京,为的是这个城市的大器,却因此承受了工作之痛,分离之苦。

这种对壮阔的沉醉,他一直以为这是因为他生活在细腻的南方因此易被大器折服的缘故,直到多年以后,他才发现,这一切的渴望,其实源于他自己的“小”,就如同Jenny的逃离——离家、吸毒、旅行——都不过是为了远离童年的恐惧,同样的,他对壮阔的向往,也不过是为了逃离那从小就沉沉郁结在他心里的nobody或nothing的恐惧而已。

再之后他看到了更多的海,他终于知道自己不过是一条鱼,不断地向前游,但故乡永远在后面。

也许,当五十年后,他最后一眼回眸自己的一生时,会这样轻叹:没想到我曾这样地不自由过。

但愿。

见海》上有4条评论

  1. 嘿嘿,最后回头看说的那句话,口气有点做作,不会没想到啦

  2. 有时候我想,人本来就逃不过那些俗事没法完全自由的,要不就该成佛了。

    你竟然还打算再活五十年,我要还活个四十年都嫌太长了:)

  3. 刚读到一句话,太适合贴到你这里了“作为拥有意识的人类,我们可以发现自己如何的被专制的意识形态所限制,我们可以和我们的存在保持距离,因此,我们可以学习在社会中如何透过斗争而得到自由,我们可以努力去得到真正的自由,因为我们知道自己并不自由!这就是我们可以追求社会变革的原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