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学费

一华约我出来吃饭。因为晚上他要去苏州,我们订在了晚上六点半在海淀南路地铁站见面(这样吃完饭他就可以坐四号线到北京南站坐火车了)。

一华是我03年刚开始参与志愿活动时认识的朋友,我们一起参与创办了一个名叫“阳光”的志愿者组织,为北京周边的弱势儿童进行授课服务。除了做志愿者,一华是文娱活动的积极分子,经常组织读书会并亲自上阵分享读书心得,思维冷静而严密。那时他在微软研究院,06年出来创了业,一直到现在。

在地铁出口见到了一华,套着一件厚厚的黑色外套,和我的薄衬衣相映成趣。一华还是那么瘦,一米七出头的个子,体重目测不超过一百一,双眼有神,精光四射,配上嘴角不经意长出的胡茬,简直就是犀利哥的翻版。

我们在一家烤鸭店坐下,点了个全鸭宴:半只烤鸭,一盘鸭杂,还有其他两样小菜,再加上啤酒,边喝边聊。一年未见,一华的事业最近已步入正轨,开始往制度化流程化方向完善。一华坦言,这创业的五年下来,他是交了不少学费的。不过,他却用一种有趣的观点来看待这一切:

“创业需要五年时间来学习,我这五年都在交学费。交够了学费,就开始上路了。”

这是一个有趣的观点,但细想之下,却十分在理。《异类》中提到了一万小时的概念,意指任何一个人想在某个领域出类拔萃的话,他必须经过十万个小时的练习。作者研究过很多成功个人的案例,发现并没有什么可预测的天才,唯一能确定的,就是投入的时间。不管是写程序的比尔盖茨,还是搞乐队的披头四,莫不在成名前投入了至少十万个小时的练习。而十万个小时,按照每天四个小时的练习时间来计算,总共需要十年的时间。

那么,一华所说的五年就是一个中间点。到达这个点并不是说明你成功了一半,而是说明你开始上道了。你开始了解和熟悉这个领域,开始成为比赛的一员,你不再是光有兴趣和热情的业余选手,你终于成为了一名职业选手。这时候,你的眼光、视野和思维方式也发生深刻的变化,你将更淡定,更从容,更擅于从系统的角度去思考和预测发生的一切。这时候,比赛才刚刚开始。

我投入公益创业也快五年了。这过程中,我也交了不少学费,唯一庆幸的是自己还活着。而这半年来,我也越来越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一些变化。我知道自己犯过很多很傻的错,伤了自己也伤了别人。我不能保证以后还不会犯错,但至少,象过去那样的错误是不会再犯了。

交学费》上有5条评论

  1. 您好,我是成都商报记者刘爱妮,最近我们将组织了一次慈善捐助活动,想与您取得联系,请把您的联系方式发到cdsbauto@163.com,我将及时与您联系。

  2. 亲爱的猪头同学,这么久不见,你还活着,清醒的,沉吟的,宽容的,坚定的样子…真好,真好

  3. 你在根与芽工作过?后来在乐高上班?如果是,请加我 Q 45268499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