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接触,才有可能

标题抄了Wei的博客,Wei前几天和大卫去什邡师古镇中心小学开展心理小活动,回来后写下了这篇博客,请允许我在这里摘抄几段:

站在酒店的洗手间里,在他的追问下,我忽然恐怖地意识到:我从来没有进入过一间乡村学校。我努力地搜寻记忆,很多乡村学校的镜头出现,但没有一个是自己的真实经验。是的,我在电视上看到过他们,在网上看过他们的照片和视频,电子邮件里也有,很多公益组织募钱的时候一定大大利用他们的照片。并且,我坐在车里经过了爸爸上过学的乡村小学。但我还从来没有走进一间这样的学校,从来没有在他们的学校里和一个乡村的孩子近距离接触。头脑中的一切变得越来越模糊,我感到震惊,不能相信这样一个结果。我以为紧密连接的地方,原来这么陌生。这一时刻,我才开始深层次理解安猪一直提倡的“接触”。有了接触,才有可能。 

……这就是距离,这就是接触的意义。当我们在自己的生活里假想小朋友们的生活,我们给出的和需要的相差很远。随着每次接触,就会有更多恰当的服务。

Wei的体验也正是我们希望带给参与者的体验。我们不是一个带有预设立场的活动,我们不会告诉参与者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也不会告诉参与者应该如何如何做,更不会跟参与者说:“这里的孩子好可怜,你给他们捐点钱吧。”我们唯一做的,是鼓励参与者和孩子们接触,让参与者自己去发现真相,自己去决定,然后,才会有恰当的行动。

多背一公斤是一个用户自由度非常大的公益活动,我们并不对用户的准入做什么样的限制,也不要求用户遵从非常严格的规章或流程。目前我们确定的只是一个很宽泛的行动框架:传递-交流-分享;尽管如此,在框架下的每一步都给参与者以足够的自由去发挥,一个参与者可以选择不同的物资去传递,可以用自己擅长的方式和孩子们交流,可以在自己喜欢的网站上分享——甚至参与者漏掉了其中的一步或者两步,也完全没有关系。

我们尽可能少地影响参与者的判断,把行动的决定权交还给参与者。这种“不控制”的世界观曾经被一些朋友所质疑,在他们眼里,多背一公斤是零散的、浅薄的、低层次的、不可控的。在某种程度上他们是对的,在开始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这种星星之火式的行动无法让人看到什么实际的效果,远比不上传统点对点式的直接服务见效更快。但是,只要给我们时间,我们就能证明一切。

我们需要时间去传播,让更多人知道、了解、认同和参与,我们需要时间去学习,学习如何积累和传播知识,学习如何去推动用户的自组织,我们也需要时间去创新,为乡村教育提供更多的公益产品服务。

走到今天,当我们的用户能够发掘超过500所乡村学校,并自发为它们提供公益旅游以外的服务时,当我们慢慢建立起各地的中转站和联络人队伍,并发展出良好的地方合作网络时,当我们能够规模化地提供更深入的服务(如图书室)时,我开始对我们选择的道路充满了信心。

这一切都源于我们的价值观:信任每一个普通人,并给他们做决定的自由。

有了接触,才有可能》上有2条评论

  1. 付出信任很难,除了勇气,更需要智慧。安猪给我们力量吧

  2. 谈到“多背一公斤”,谈到公益旅游时,似乎假设的对象是城里人去乡村旅游。城里人对乡村有了接触,才有可能进一步理解乡村的各种问题、需求和愿望。

    反过来,可能乡村的人来城里旅游时,“有了接触,才有可能”的说法,也同样适用。乡村里很多人都向往城市,但和城里人真正接触的机会很少。即使许多人有机会来北京旅游,往往也只是看看故宫、长城、颐和园等;甚至一些人落脚在北京打工,也很少有意识地和“城里人”接触。许多人即使生活在北京多年,回乡里时,大家也很难从他们身上对城市有更多的了解。总之,乡村人头脑里的城里人所代表的那种丰富的生活似乎仍然很遥远。

    所以我在想,对于乡里人来说,“多背一公斤”意味着什么,现在许多地方的乡里人旅游的机会也多了,乡里人来城里旅游时,尤其是带着孩子一块旅游时,是不是可以带点什么来城里,和城里的企业、学校、政府等各种机构和人员接触、使乡里人与城里人和城市能有更好的接触?“多背一公斤”又可以在这儿做什么?

    附几个一直在我脑子里打转的问题:

    1、对于乡里人来说,城市意味着什么?
    (推荐毛丹《一个村落共同体的变迁:关于尖山下村的单位化的观察与阐释》,http://www.douban.com/subject/1669522/)

    2、对于城里人来说,乡村又意味着什么?
    (推荐简·雅各布斯《城市经济》,http://www.douban.com/subject/2230040/)

    3、如何理解新的城乡关系,并有效地推动城乡之间的互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