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会真好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南蛮,这次来伟大的祖国首都北京,怀着无比崇敬的心情参加了若干场NGO的会议,终于见识到了NGO会议文化的博大精深,源远流长。这感觉正如一位作家写的:

在北京的每一天,我都被一些东西感动着,我的思想感情的潮水,在放纵奔流着。它使我想把一切东西,都告诉给我南方的朋友们。但我最急于告诉你们的,是我思想感情的一段重要经历,这就是,我越来越深刻地感觉到谁是我们最可爱的人!

好了,收起书包,说正事。这次在北京密集地参加了N个NGO的会议,深深地感到NGO的会议真是与时俱进,单是会务的组织就让人叹为观止:保鲜沙龙把会场搬到了南锣鼓巷的酒吧(真棒!),南都基金会的发布会开到了美术馆,而最让人难忘的无疑是BC社会创新大会中美味的自助餐了,这样的会议,情调和美味具备,谁还能说俺们NGO的会就一定是枯燥的、乏味的,看这些会开得多么新潮,真是对我的胃口!

当然,这些还不是最让我感动的。最让我感动的是这样的一个场景,虽然只是短短的一瞬,却让我至今仍无法忘怀。

这是在某天的某个会议中发生的。那天下午,按照原定议程应该是某位德高望重的老师的主题发言,听到这个消息,我们这些NGO的门外汉都翘首以待等着这位老师的出场。等了30秒,终于有人站在了台上,却是这次会议的主持人Mr. Sky Gao。在众人的诧异中,Sky Gao同学用他那一贯zhuangbility的沉重声音宣布:该位老师因为最近参会发言过多,导致声带失声,无法到会发言。

天啊!这怎么可能!众人先是震惊,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会场也是一片寂静。继而人群中开始发出阵阵叹息,隐约中还传来了低声的饮泣。在那一刻,我终于领悟到NGO的工作是多么的艰辛,就连会议也能把人累倒。从另外一个角度,我也体会到了北京的会议是那么的频繁那么的重要,要不然这位老师也不会坚持参加了这么多的会以致倒了会场上。

每个人只有一副嗓子,是珍贵的不可再生资源。由此也可以看出NGO的会议是粗放型的发展,是以牺牲不可再生资源为代价的,这点还希望北方的同仁们多多注意。

北京作为中国NGO的革命胜地,看来不是没有道理的。相比之下,南方的会就要少多了,老朱还曾酸溜溜地说过:“类似的会要是放到广州,周边的NGO就像过节一样地赶过来了。”

其实想必大家也知道,参会之意不在会,而在会议之外也。开会与其是学习,不如说是交际,大家天南地北的,经费也有限,只有借会议的机会见面叙旧、把酒言欢了,说到这,就算我对会议的内容再有一千个不满意,也要衷心地感激会议的组织者们把我们邀请到了一起,感谢惠泽人、感谢BC、感谢南都、感谢ICS……

不过,会议这么频繁,在很大程度上会影响工作的质量。让我惊讶的是,我在北京开会的那个星期,我们团队的工作效率反而更高了,大家都很主动自觉地完成了工作,完全不需要督促。看来我才是团队的瓶颈,没有了我的瞎指挥,团队工作更顺利。

开会真好。

开会真好》上有5条评论

  1. bc???~~~~~想到白痴了~~~~~~~
    是什么的缩写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