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年

很久没有写年度总结和新年计划了——中学时爱写这个,一到年底,就写今年如何如何,大多是些自我安慰的话,接下来就是明年要如何如何,不外乎是考试要进前多少名之类的豪言壮语,但从未实现过。大学时还有写日记的习惯,所以应该照例还是会写总结,但写过什么已经完全记不清了。再然后,工作了,忙了,互联网来了,写日记的习惯终于寿终正寝。

2011年发生了许多事,有看得出来的,外在的,但更多是无法明示的。不管怎样,这一年的变化之大,近十年未曾有过,因此,我决定把它写下来。

值得写的事情很多,一时之间茫无头绪,不过,最终我还是画出来了,就这样一个格子一个格子地讲吧!

屏幕快照 2012-01-04 下午10.09.35.png

个人-外在

这是最容易被自己和别人感知的部分。去年一年我轻了10-12斤,而且是在不节食、没有专门运动的情况下实现的。原因我在《食禅》中有说明,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规律的作息以及每天的打坐。这不仅使身体更健康,也让自己有更多时间去阅读和思考。

根据豆瓣的记录,去年看了129本书(不包含豆瓣无法录入的禁书),比10年的58本多了一倍有余(作为对比,我11年和10年看的电影数量分别是62和52部,相差不大)。这主要归功于Kindle,2月份Kindle入手后,不仅电子阅读量大增,连带着连纸质书的阅读数量也增加了不少。看来阅读是一个习惯,和载体无关。

个人-内在

个人的内在其实比较难以描述。拜作息有规律以及住在办公室所赐,11年我有了大量的时间进行自我觉察。例如在夏天,六点起床,随后打坐看书,八点下楼吃早饭,之后可以到对面的小公园继续看书和思考;晚上睡觉前也有意识的反思和总结一天的得失。

我承认,这样安静的思考对我来说弥足珍贵。

感受到热情的力量,是在百事30周年庆典上。我是一个拘谨的人,也许世界观里一直觉得用情绪影响别人是一种罪恶,又也许觉得自己的思想或发现总是不够好,所以自己一直害怕去表达内心更深层次的东西。在庆典上,我作为嘉宾,要上去讲一段关于“渴望”(百事今年的主题)的话。在前一天的排练中,我一直说不好,自己也觉得太僵硬太苍白。而第二天正式上场前的一刻,我终于领悟了:我不是旁观者,只配在旁边做些干巴巴的说明,恰恰相反,我就是那个发明了拥有了成就了它的人,没有人比我更懂它,也没有人比我更有权利去说明它展示它。

有了这份勇气,热情便自然而来。就是这么简单。

而另一个变化,在于我慢慢地转变了看问题的角度。作为一个公益创业者,几乎每天都生活在各种不同的纠结当中:工资发不出来了,网站打不开了,有些人很讨厌,厕所灯坏了……诸如此类。其实,问题总有不同的角度。例如,有段时间,当早上规划一天的工作时,我会尝试在每一件“烦心”的事情后面发现一些有趣的地方。又例如,最近当很纠结的时候,我会尝试着跟自己的过去比,和自己的去年或前年的现在相比,我发现自己还一直在进步。

正是这一点一滴的乐趣和发现,才让自己有更强大的力量走下去。

关于内在,我有两个标准。一个是:我是否能越来越频繁地自我觉察?第二个是:我觉察到的痛苦是否越来越精微?如果答案是肯定的话,那么不管外面刮风下雨,我都有信心走下去。

团队-外在

2011年团队的一个成就是不再依赖于基金会过活,这一年,除了一个紧急的救灾项目,没有向基金会申请过钱。原因很简单,向基金会项目筹款(靠管理费生存)在大城市是死路一条,根本无法负担一个专业团队的运营;依靠基金会对机构的资助也不可持续,总有一天你还是要靠自己的能力生存。所以,几乎是毫不犹豫的,我们把团队收入的目标放到了和企业的商业合作上。

有时候,放弃一条看起来更容易的道路,反而更能让你专注于让自己变得强大。走这条路并不轻松,有很长一段时间几乎是颗粒无收,不过,到下半年后,我们也开始走上正轨了。

年初曾说过,要过一种“不入流”的生活。现在还不能说做到,但至少看到了希望。

2011年的一个重要项目是一公斤盒子,8月份启动,到年底已经覆盖了接近一百个学校,发放了六百多个盒子,进展可算不错。更重要的是,我们找到了多背一公斤的下一步,也找到了更有力的方法论。

团队-内在

简单而言,就是小工具的作用。开放、低成本的小工具,可以快速、大规模的分发。于是,这些小工具就带有媒介的性质。使用这些小工具的人们,有了共同的话题,他们可以通过这些小工具联结成网络,然后,自我组织和自我创新将成为可能:使用者共同讨论和完善这些工具,并根据自己的需求进行工具的本地化设计,甚至创造更多新的工具。

2012年,我们将继续尝试这种新玩法。

2012

既然说到2012,也简单说说几个计划吧:

  • 保持2011的阅读量,目标150本;
  • 去四个地方旅行,每次两周(2011年几乎没有出行,太苦B了);
  • 写50篇博客(鸣谢薛野同学的建议);
  • 继续推进一公斤盒子项目(具体目标由项目组的同学们集体讨论确定);
  • 尝试进行群众化的社会创新(目前还仅仅只是一个想法);

OVER.

这一年》上有2条评论

  1. 同学,你是要参加读书锦标赛么?貌似书并不是读得量越多就越好吧?

    我也发现用了kindle以后看的纸质书明显增加了很多,所以它最大的作用其实是帮助我养成了阅读的习惯。

    之前说起“内在力量”时,你说你只有“自我觉察”一个,我当时就觉得还缺点儿什么(意思是如果我只有自我觉察的话,就还缺点儿什么,不是说你缺哈)。我是一直觉得自己很缺乏内心的“爱”的,不过现在感觉用“passion”可能更贴切一些。看来我的2012最重要就是继续寻找内心的“passion”,这样应该就不会再希望2012就是世界末日了:)

  2. 我很想你就小工具这个理念跟我的团队成员们谈谈.就战略规划的初步产出来说,我认为我们团队成员仍在纠结于”精细化”和”覆盖范围”这个冲突之中(至于生存方式,那就是另外一个话题). 我欣赏的是小工具创造的”对话”价值, 也就是在当下环境下你不是要创造一个完美的东西(包括产品或者理念)然后去推广(移植),而是创造对话的媒介\介质. 对公益组织来说,更多是对话本身贯彻着你的价值观,而不是你的对象的认同(或购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