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D、上海和演讲

在上海参加了两个TED的活动。一个是17日的TED全球海选上海站,自己作为讲者。另一个是20日的TEDxShanghai,自己作为观众。

TED海选的要求是3-6分钟的演讲,不过当天的大部分讲者都超时了。可见要6分钟内要把自己的想法说清楚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这个过程也会让讲者受益良多。

我自己的讲稿改了几次,现场的稿算是比较满意吧。不过现在看来,又有不少可以调整的地方。这就是演讲的有趣之处,通过不断的表达,你会越来越清晰地描述自己所做的事。而描述得越清晰,也意味着你理解的越清晰,而这对你下一步的思考和行动都有莫大的好处。

我觉得演讲最重要的是抓住一个重大的观点或者发现,深深地挖掘和呈现出来。要找到这个点很难(自以为找到会很容易),通过不断地陈述是一个好的方法。这个点是否足够简单、深入、重大?当你尝试去和别人沟通的时候,结果就会慢慢浮现。

我从08年开始接触公众演讲,刚开始那两年,一上场就紧张,在演讲过程中也紧张,以致经常演讲完肚子就剧烈地疼,都是过分紧张弄的。之后开始不那么紧张了,但还不会讲故事,仅仅只是把自己做过的事情按时间或者逻辑顺序描述一次,结构是否清晰,观点是否明确,是否能引起观众胃口,这些我都完全不会考虑。那时候还讲不了太长,超过20分钟就让自己犯难了,完全是因为自己的能力无法驾驭超过20分钟的内容所致。

到现在,对于公众演讲,我开始有些自己的理解了。我觉得演讲是一个和观众共同分享和相互融入的过程,它不应是单向的推销,而是共同去发现和体验一些有趣的事实和故事,让参与者的思维在这个过程中得到激荡。

20日的TEDxShanghai在上海音乐厅举行,从早上9点一直到晚上9点,是我参加过的国内组织得最好的TEDx活动了。活动中穿插了不少表演性质的Talk,例如声光表演、台湾布袋戏、人声演唱等等,这使得整个活动虽然漫长却不失活泼,比起曾经经常参加的NGO论坛简直就是一个天堂一个地狱了。

个人观察,国内合格的TEDTalk可分为三种类型:表演型,扫盲型和先锋型。表演型是满讨巧的,不过个人觉得和TED的主题Ideas worth spreading不太相符;扫盲性是将一些已确认(并且相对古老)的事实或观点用有趣的形式来表现出来,算是ideas吧,不过可能不是一些new ideas;先锋型是一些前沿的和独创性的项目和研究(至少也得是三年以内的吧),真正能上TED.com的应该是一些先锋型的Talk,但这样的Talk也是最难讲的,而国内的TEDx中这种类型的演讲也最少。

在TEDxShanghai上我还有个发现:如果把部分讲者的演讲的后半部分删去,演讲会更完美。很多演讲往往有着令人着迷的开头,却无法一路深入直捣黄龙。仔细想想,这些演讲往往缺乏有效的结构和明确的观点,以致精神涣散晚节不保。

总体而言,相对于外国或者台湾的讲者,大陆讲者的演讲能力普遍麻麻地。其中最常见的败笔就是观点的灌输,我想,这也许跟我们看了太多的新闻联播有关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