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江西

又到江西,和一班江西本地的草根们喝酒。

我第一次来江西是08年,那次团队走访学校,先到的是九江,然后去吉安。到吉安前顺便问了问lesley介绍当地的NGOer,于是就认识了稻草人。稻草人是个神人,毕业后在复旦当过锅炉工,然后进了NGO行业,再后来离开自己单干。我对稻草人印象是一位文艺青年,喜欢操着吉他弹唱着忧伤的曲子。

同来的还有老曲和老陌。四年前的七月和老陌还有老朱去过湖南给当地的草根做培训,今天看来,江西的一切和湖南如此相像,很多人都做了五六年或者七八年或者更长的时间,期待全职做公益,却一直没有办法实现。这种现象在内陆中部南部的很多省份都很普遍,我想这跟当地的环境以及资源状况有关。对于这样的地区,也许需要支持机构去发展出一些更有效的方法(和云南贵州不同的方法),但我目前没有更多的思路。

我也觉得,现在和他们谈愿景使命、治理结构、社会创新等话题还是太早了。他们的要求很实际:如何获得一个人全职的资金支持?但这背后需要改变的实际是整个的思维方式。大部分的业余志愿者还停留在捐助和救助层面,它也许能创造出一定的影响力,但这种模式显然无法负担其作为专业团队所需要的资源。

业余做公益和专业做公益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就像体育的业余选手和职业选手的区别一样。业余比赛可以做得很热闹,很有影响力,但也许永远无法达到专业比赛所需要的理解、专注和系统思考能力。专业的世界也许很沉寂也很残酷,但能养活一个人就是一个质的飞跃。更重要的是,业余选手可以成为改变世界的参与者和实践者,却很难成为这种改变的设计者。

又到江西》上有2条评论

  1. Pingback引用通告: 如何支持草根 | 安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