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支持草根

这几天参与江西民间公益组织能力建设培训,竟让我想起四年前的湖南草根公益组织培训,也是和老曲一起。前两天,我问起老曲,当年湖南那帮哥们现在怎么样了,他们期待能转入职业公益领域,如今可有进展。很可惜,老曲跟我说,情况还跟当年差不多。

我想这种状态在大多数的内陆省份都很类似,前几天我在博客中语焉不详地说这也许跟“当地的环境以及资源状况有关”,当然这跟我的武断和思维偷懒有关。今天我认真地思考了一下,感觉也许跟我们常用的手法有关。

一般而言,对一个区域中的草根机构的支持,可能包括以下一种或几种策略,一种是培训,一种是小额资助,一种是建立区域学习网络。但这些策略是否真正有效?参考湖南的案例以及我有限的个人了解,似乎情况不太乐观。

草根支持的目标是什么?抛弃那些宏大叙事,我觉得可以简单地定义为:从业余组织向专业机构的转型,这当中关键的可衡量指标,就是机构能不能获得支持全职人员的资金。很多地方性的志愿组织,活动往往声势浩大,募捐或经手资金量也不小,但基本100%是做事的资金,当中没有任何人员的费用,这样的组织,往往做事越多越大,生存和管理就愈加困难,因为自己需要承担越来越大的管理成本。这时候,如果组织不能突破,往往就会陷入到瓶颈中,几年下来,锐气磨没了,发起人和管理团队会越来越沮丧。

从业余组织到专业机构,是一整套系统的转变,包括团队、项目、资金来源等。我觉得这里面最关键的是整个机构的业务(或者项目),因为业务决定了机构的产出,也决定了机构是否可以获得资源。专业机构和业余团队所从事的业务,往往是截然不同的。举例来说,一个助学领域的业余志愿组织,一般会做一对一助学或者图书募捐这样的项目,也有可能做得很大,但凭这样的业务是无法转型为职业化团队的,因为这样的“传统慈善”业务是无法获得用来支持行政费用资金的,这些业务也很难从基金会申请到项目资金。真正能够获得支持行政费用资金的,是一些更“专业”的项目,例如阅读教育、教师培训、课程研发、图书室专业管理等等。一个团队要转型,就要在组织活动中实践那些更“专业”的项目。但很可惜,目前的能力建设培训中,理论的知识很多,例如公民社会理论、治理结构、项目设计与管理技巧、评估等等,但真正能够应用到实践的却不多。

回到真实世界,我们是怎么样学习的?我小时候曾到少年宫学过绘画,老师的方法很简单,每堂课花几分钟教你一些基本技巧,然后就让你写生,不断地练习,这是学会画画的最有效的途径。其他的技能学习,不管是游泳,骑自行车还是下围棋,其方法都是一样的,就是不断地模仿、练习和实践。可要放到NGO领域,我们恐怕要这样学画画:首先要修完《美术史》、《美术概论》、《美术的意义和作用》、《如何设计一幅画》、《如何评价一幅作品》等,然后……然后培训结束了,我们毕业了,带着满腔的公民社会理想和热情。

我们用培养学者、评论家或精神领袖的方法来培养实干者,我们教了他们很多“高层次”的理论和框架却缺乏可操作性的知识。其结果,往往是在培训结束后每个人都象打了鸡血似地激动,充满了力量,以为马上就可以改变世界。可是,一回到真实的世界,才发现自己远远没有准备好。

有效的培训,需要能提供给被培训者以练习和实践的机会。所以,我认为现在的NGO能力建设培训应该回到我们真正的生活和工作中,要为草根公益组织提供专业项目实践的机会,如为助学团队提供阅读教育、教师培训、课程研发、图书室专业管理等等项目实践的机会。唯有这样,草根团队才会真正成长起来,培训也才不会沦落为一年一度的抱团取暖式的聚会。

另外两种手法,小额资助和学习网络,情况也好不太多,原因是类似的,就不重复了。

如何让草根团队接触到这些优秀的项目实践?我想至少有以下几个方法:

  1. 案例学习,实战模拟;
  2. 专业团队的地方化项目实践(这是一个双赢的合作);
  3. 优秀实践知识的开源和传播;

当然,要推动这样的转变,需要在现有的培训服务之外,有人能够提供竞争性的培训服务。我很好奇地期待着。

如何支持草根》上有6条评论

  1. 你最后的建议比较适合那些专业性的行业性的支持性机构,但貌似不太适合地方性支持机构。
    不知道你怎么看待老Q同学的一个逻辑:一个人只要有了意愿,也就是你说的参加完培训之后的理想与热情,就自然自己会找到方法去实现目标的?
    其实我遇到的一种情况是,在你愿意提供专业资源的条件下,他仍然坚持要做一对一资助。

  2. 这个逻辑跟“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的逻辑是一样的。

    如果提供了专业资源还坚持做一对一,那当然要反思啦!草根和资助方都应该反思,并且资助方应该反思更多一点,因为它是更强势的一方。

  3. 深有同感。能力建设不是靠培训培出来的,就是真刀真枪干出来的。孵化器那种每天遇到困难解决困难和孵化机构一起从苦难里爬出来的才真正有效果

  4. 从志愿者机构转成全职专业机构,其实最核心的还是个人的意愿,如果他迈不过那道坎的话,即使有了一些硬件的支持,后期的持续性也很困难。外部的支持性机构如果过于帮助比如帮助其转化、或者负担工资,也许短期会转化成一个全职机构,但其后续性很不看好。当然从支持性机构来说也要反思,是需要改变固有的一些方式了,之前的很多方式其实从申请支持性机构的资助者来说很好量化,做培训、小额资助、学习网络,但真正效益应该是具体多少机构真正从中成长起来呢?好想像换句话说其实很需要NGO的天使创投机构,要允许失败啊,说到底还是整个行业资源太稀缺。^&^

  5. @艳蕊 从我在湖南和江西观察到的现象来看,很多草根团队都有职业化的意愿,而且还很强烈。所以我认为关键还是需要支持机构发展出更有效的支持方法。

  6. 首要问题是,政策性支持问题,我们需要有效地把学校、社会、企业、政府、媒体、基金会等资源如何转换为NGO的发展动力。我们现在就是一辆车,而学校、社会、企业、政府、媒体、基金会等就是我们的汽油或说柴油。我们行动起来离不开他们,建议大家学习一下公关学。
    大家都很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