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饮食记

20日,傍晚到达西安,晚上和老罗、歪歪、锦秀走了20分钟去海底捞,随后又等了将近一个半小时才上桌,期间消灭爆米花和果盘无数,几次产生已吃饱的错觉而欲离席而去,幸好考虑到老罗、锦秀是第一次吃才坚持到了最后。

21日,下午参观碑林,随后爬上城墙,几乎被寒风冻死,狼狈中走了几百米,终于体力不支集体下墙觅食,四人徒步至回坊吃了羊肉串。西安的羊肉串肥美多汁,显是新鲜屠宰的羊肉,远胜于北京那些冷藏的干巴巴的羊肉。

晚上我们集体九人到大清花吃饺子迎冬至,雕刻时光的Eric哥及其三位朋友亦一同到来,自此,我们开始了天天吃撑的西安饮食生活。

22日,中午我们在旅馆吃,厨师手艺很好,我吃了一碗半的面(包括老罗的半碗)。晚上我们到回坊吃砂锅及无数小吃,其中老罗不停地说汤好喝,然后又盛一碗,再说,再盛,如此反复多次,均被Mr. Lei同学记录在案。吃完砂锅后,众人又汇合西安的志愿者Helen和晴天吃了一通羊肉串。由于饮食过度,众人回到旅馆后都自觉延后了睡觉时间。即便如此,第二天早上大多数人仍没有胃口。

23日,下午到雕刻时光交大店讨论,Eric同学把雕光的小剧场留给了我们,空间非常宽敞,阳光非常充足,大家的心情非常放松。讨论结束后,根据风凝同学的指示,我们到旁边的小馆吃饭喝酒。在喝了半瓶后,众人开始争相发言,尤以艳蕊同学为甚,为控制秩序,依据萝卜头议事法则,众人一致通过,说话前需饮酒一口,由此引发了饮酒狂潮,其中艳蕊更一口喝光了一杯,叫嚣道:“好了,接下来我说十分钟”——最终,众人共消灭了西凤三瓶,艳蕊同学更因饮酒过多,操劳过度,忧劳成疾,厚积薄发,并在下车时偶感风寒,终于倒在了青年旅馆的大门口,实在是可歌可泣。

故事到此尚未完结,真正的牛人还在后头。到达旅馆后,歪歪还嫌喝得不过瘾,点了苏锐、我、老罗三位20、30、40的男人,一起陪她和红酒。喝到最后,苏锐同学突然从吧台消失。后经查实,该同学自觉不胜酒力,乖乖地回房睡了。

由于该晚损耗过大,第二天上午的讨论取消,改成了自由休息。

24日,平安夜,我们一整天都没有外出,晚上就在酒吧里吃圣诞大餐,听乐队演唱。由于我们九人已经占了购票人数的60%以上,故大餐和演唱几乎成了我们的包场。演唱会后,我们又和两位外国帅锅一起玩“我爱你”,输了罚酒。我侥幸没有喝,其余同学均有不同程度的斩获,其中以秀秀输的最多,不过后期改成了中英混排后,苏锐同学暴露出了一个惊天大bug,连喝了若干口。

25日,老罗同学在清晨离开,我们均在熟睡。据说,老罗当时有抱着我们抱头痛哭的冲动,幸亏他在最后时刻悬崖勒马,没有干扰我们的美梦。

当日我们整天都在雕刻时光度过。晚上集体去春发生吃葫芦头。吃完后,艳蕊请我和歪歪看电影《非诚勿扰》,谢谢艳蕊!

26日,因为会后要赶着到雕光和西安的志愿者聚会,故晚饭在旅馆旁边的小馆随意解决,吃了油泼面,算是这几天最平民化的一顿。

27日,承蒙西安志愿者、秀秀的朋友云姐的招待,我们在回坊吃了非常美味的贾三灌汤包。五人吃了118元,仅仅消灭了60%的包子,罪过罪过。

这几天的饮食情况汇报如上。简而言之,西安真是一个不错的地方。

西安饮食记》上有1条评论

  1. 来西安了不找我,是我的遗憾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