蜗牛起航

上周末到南宁参加NPO信息咨询中心青年实习生项目的毕业典礼,看着实习生们一个个地站在台前,向所有的老师、督导和实习生汇报这一年的实习工作,心中只有一个感觉:实习生们成长了。

想起半年前在贵阳参加项目的中期交流会,情形完全不是这个样子。那时实习生们刚加入机构半年,正面临理想与现实的巨大落差,有很多的迷茫甚至沮丧。而督导们其实也好不到哪去,期望实习生能为机构疏解压力的,往往发现要投入更多的精力。印象最深的XJ和ZH这一对,半年前XJ说:

“这个实习生一点都不主动,连吃饭也是。到了中午,就慢慢地从房间里走出来,说:’我饿了’,然后就又走回房间去了,连打个电话订饭都不会做!”

半年后,ZH在总结会上侃侃而谈,描述他这一年来的工作,翔实具体,条理清晰,亦庄亦谐,哪里还有半年前木纳、被动的样子?

这种变化似乎是普遍现象,听完所有实习生的分享,我发现他们在头半年都经历了从满腔热情到打击失落的阶段,但很巧的,大部分实习生到了去年九、十月份的时候就有了”顿悟”,开始理解自己的角色和工作,并且开始和机构的督导(实习生的上级)建立其良好的互动–这,就是实习生们的成长吧。

这期的实习生,最终留在机构的有五个,约占实习生总数的三分之一,除了刚才提到的ZH,我们的实习生秀秀也是其中之一。尽管开始半年秀秀很不适应我们网络办公的工作模式和在四川特殊环境(灾后重建)下的工作压力,但秀秀还是坚持了下来,并且逐渐达到了我们的工作标准。从一开始的内向、不敢与人打交道的小女孩,到现在的有一定领导能力的NGO新人,这一年来,秀秀的成长是巨大的。

这两个月,项目组的”二老”启蝉和国琼都几次问我是否会在实习期结束后留下秀秀,不过我口风很紧,一直不肯表态。其实在去年十一月下旬左右,我就已经决定让秀秀留下来,因为我发现秀秀身上有两个优点:

一个是勇敢,从第三季的实习报告,我看到了秀秀会很勇敢地表达自己(那个报告的确让我震撼和惭愧了),而在后面的秀秀主动加强自己与人交往能力的行动中,我看到了秀秀也勇于改变自己,这种勇气,我很少在别人身上看到。

第二个是学习能力,秀秀对工作能够保持一种”新人”的姿态,很少有成见和抗拒心理,对于自己不足的地方总是认真的反思和改进,这也是她进步神速的源泉。

在最终把这个决定公布的时候,我心里是有一点自豪的。尽管没有任何成文的承诺或约定,但我相信,能够让实习生在实习结束后留在机构,是对机构能力的肯定。而作为一个以卓越为目标的机构,其实它应该有这个庄严的使命:实习生不是一年期的免费劳动力,在接收时,机构应把实习生看作未来的员工,而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在实习期结束后,机构应把实习生留下来,成为一名真正的NGO人。

尽管这不是我最初的想法(很惭愧),但我们还是走到了最好的结果。坦白说,我不是一个好督导,贪小便宜(这是我参加实习生项目的动机)、脾气暴躁(用秀秀的话说,经常”打骂”实习生),能走到今天,全靠秀秀个人的天赋和努力,是她改变了我对实习生项目的理解,让我真正理解了督导的意义,可以说,这一年来,不单是秀秀在成长,我也在成长,获益良多。

实习生们把自己叫做蜗牛团队,这是一个很好的类比:虽然步子很小,但很坚定,很执着。其实我想实习生们也不必把自己看低了,我经常说自己”觉悟迟、起点低”,因为我过了三十岁才开始接触NGO,而且从来没有在正规的NGO里面工作过,即使是这样,我还是在这个NGO圈的边缘地带生存到了现在。而现在的实习生们,才刚毕业就已经在一些草根或者国际NGO里实习,并且有这么好的网络资源,未来的发展应该更加不可限量才对。

蜗牛们,起航吧!

蜗牛起航》上有5条评论

  1. 不知道的人肯定以为这是我要求你写的软文。。。。

  2. 恩,guoqiong不说我以为就是软文呢—-发言稿…呵呵

    祝福秀秀,祝愿1kg.

  3. 呵呵,安猪同志这是有感而发,某人不让他写他自己都不肯吧:)

  4. 北谚:打是亲,骂是爱,不打不骂忘得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