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否对社会创新太宽容了?

sOccket是一个很有创意的社会创新产品,它表面看是一个普通的足球,但内部却安装的动能转换装置。孩子们一边踢足球,足球里面的装置就会将动能转化成电脑存储起来。这样,孩子们晚上回家时,足球就能发电啦!

不过,最近Global Envision上的一篇文章却对它提出了质疑:这个项目有什么确凿的证据证明它在当地社区产生了影响?

我去sOccket的网站翻了翻,好像的确没有什么这方面的信息。于是,我只好自己进行分析,仔细分析一下,似乎真的有点不太妙。启示分析方法很简单,问自己两个问题就可以了:

  1. 一个sOccket足球存储的电能能够多少人(或家庭)用?
  2. 一个学校的孩子会玩耍多少个sOccket足球?

第一个问题我以为在sOccket的网站上应该有相关的产品参数,但翻遍了整个网站,居然没有!我那个叫汗呀……不批评了,直接估算吧。我猜里面的电池应该不会比我iPad的重吧,否则加上动能转换装置,这足球估计就没法踢得动了。如果它存储的电量和iPad电池相当,那么估计也就能点一个灯泡、给手机冲个电,最多再烧一壶开水,也就差不多了。简单来说,就是堪堪满足一个家庭基本的用电量。

如果一个足球能满足一个家庭的用电的话,那么让每个孩子都在白天带一个足球到操场狂踢不就成了吗?可是很遗憾,足球是一个集体项目。即使不考虑操场面积的局限(假设孩子们可以在一望无际的非洲大草原上踢球),要玩得起一场足球怎么也得要10个人吧,这么一算下来就会发现,即使女孩子也加入进来踢球,也只有十分之一的孩子的家庭有机会用上足球发的电。

这似乎又成了一个看起来美好,而在地方实践时不那么行得通的“创新”(就像我最近一篇文章提到的几个社会创新产品)。当然,sOccket才启动一年多的时间,它还有很多时间去完善它的模式。例如,是不是可以把动能发电的装置应用到更多游乐设施上(篮球、旋转木马等)?

回到Global Envision上的这篇文章,它链接的另一篇文章提出了一个很有趣的观点:在商业领域里,只有创新被消费者接受了之后,创新者才被承认(例如老乔布斯和他的iPad,如果iPad不成功,没有人会认为他是创新者);而为什么在社会领域,创新者仅仅提出一个创新产品,即使它未经过真正的测试,社会就会奉他为英雄呢?

这的确是个好问题。我们是对社会创新者太宽容了呢,还是对社会创新缺乏足够的了解?不管怎样,这个问题不仅希望我们的社会创新者,也希望那些社会创新支持者们(例如各种社会创新比赛)好好地思考一下。

我们是否对社会创新太宽容了?》上有5条评论

  1. 这倒是…一群人踢完球这个球归谁用…

  2. 社会创新(Social Innovation)是民间力量自发的、通过创办社会企业的方式促进解决社会问题、改善某一范围人群生存状况的一种行动或趋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