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NGO会议发言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

国庆前接受SRI 的访谈,谈起我们的筹资方式,负责人李志艳同学认为很有介绍的价值,说起十月九日他们会主办一个社会企业的论坛,强烈推荐我上去做演讲。

听说只是个内部论坛,来的大概也就十几个人,我就答应了下来。

之后一直在忙。今天早上起来后临急抱佛脚,焦头烂额做了8页ppt,中午饭还没吃饱,就匆匆赶到会场。一看,好家伙,来了足足至少五十位,除了NGO、社会企业,还有基金会,学者,媒体等各界人士,我的头一下子就大了。

我最害怕大场面,心想惨了,上了志艳同学的套了。

第一位的主题是《社会企业的迷思》,分享的是一个农民工食堂的社会企业尝试。这个食堂的初衷和理想无疑是非常让人赞赏的,但坦白说,太不专业了:无牌照的经营,乌托邦式的目标,缺乏运营能力的团队,对客户需求的无知,错误的选址……几乎就是一个商业失败案例集。我始终认为,商业就是商业,不管是叫公司,还是叫社会企业,首先应该按照商业规则来运行。社会企业不是追求资金独立的伊甸园,它同样要面对激烈的竞争,以及需要和传统NGO完全不同的运作能力。如果不具备这些能力,只是一厢情愿地进入这个领域,只会落个血本无归,还不如回去老老实实做个传统的NGO。

媒体的同学看得还是比较清楚的。《中国新闻周刊》的同学就一针见血的指出,社会企业和商业企业的运作没有什么不同,不同的只是盈利的分配方法。

接着就是我讲,我把8页ppt照本宣科地讲完,然后是听众提问。

第一位提问的是坐在杨团老师旁边的帅哥,他一拿起话筒就强调他这是"质疑",爱憎之情溢于言表。听完他的问题,我终于明白他"愤怒"的原因,原来是我在讲的时候以农民工食堂为案例提到了组织成本的问题,大致的意思是:

"任何的组织化都是有成本的。如果只是个人的集合,只需提供基本的补贴即可,如果是注册成立组织的话,还要负担税、办公费用、员工福利等等,要远比个人补贴的总和要高得多。以农民工食堂为例,它预测能勉强维持收支平衡是建立在非组织化(也就是没进行工商注册)的基础上的,如果要正规组织化的话,成本更高,运行将更为困难。"

也许是我说话的语气不够温良恭俭让,也许是我不应该拿同行来举例,总之我深深地伤害了这位同学的自尊心(据说他也是这个农民工食堂的一份子),在那一刻我突然领悟到,我违背了NGO会议的第一法则:

绝对不能在NGO的会议上批评同行,特别是:在对方眼里,你也不过是和他同样身份地位的时候,更不能批评。

补充:哪怕是做出任何让对方以为你在批评的行为也不行。

在那一刻,我知道我得罪了人,但恶梦并没有结束。在后来的发言中,友成基金会的王翔老师又提到了我的ppt,先是赞叹道:"里面说的重点突破(非公募基金会),这有点打土豪的感觉呀。"然后话锋一转,开始语重心长地教诲,NGO/社会企业还是首先应把自己做得更专业云云。我一听就知道坏了,因为我违反了比NGO会议第一法则更重要的"NGO会议无上法则":

绝对不能在公开场合对基金会表示任何的不敬、怀疑或者批评。

它的重要性不证自明,就如同苹果永远只会往下掉而不会往上飞一样深入到每个NGOer的灵魂深处,因为违背了它,意味着失去资金的支持,意味着无法实现你的理想,意味着你的灵魂将永远被放逐,永世不得翻身。

如果我死了,一定要在墓碑上警示世人:千万千万,不要在NGO的会议上做演讲。如果你一定要做,千万千万,不要扯到任何实际的个人、组织、或组织所属的群体。如果你不得不扯到,那千万千万一定要用喜悦、赞叹的语气来扯,即使这样,你还是要冒上被对方误会为讽刺的风险。

最后不得不提的,我在会上被深刻地雷到了一次。

话说在论坛的后半段,突然跑上一位大叔老师,说只给大家讲十分钟。这让我想起了前几天看过的一篇讲NGO开会的博文,幸好他不是上来打太极的。

这位大叔老师打开ppt,头四页纵论国内的人口、教育、农民工、NGO大势,让人恍惚间以为台上发话的是发改委或者比尔盖茨基金会的某领导。我于是低头看Suave同学给我的《第一团队》,翻了没几页,突然场上一阵惊叹,原来台上的大叔老师说他们花了两百万做了个社会企业网站和成立了一个社会企业集团(说到钱NGOer们都会习惯性地发出惊叹),然后手一翻,屏幕上出现了这个集团的组织结构图,有家电维修等好多好多个事业部,庞大、整齐、正气凛然妖气不侵。看着这张图,我突然好崇拜好崇拜他,原来200万能做这么多件这么大的事,我们的NGO真是大大大大地进步了……

于是想起了在提问环节杨团老师提的一个问题:

你认为你们是NGO吗?

我想了大概有三秒钟,老老实实地回答:不知道。

一直以来,我就无法理解这个问题背后的逻辑。有人会这样问一个商业企业家吗:"你认为你们是商业公司吗?"我想没有人会。只有在NGO圈里才会有这种要求明确身份的问法,仿佛不明确这个身份就无法做事一样。这让我想到了阿Q和祥林嫂,前者一直为自己是否能姓赵而烦恼,而后者一直在向所有人努力证明自己发生那事不是自愿的。

而在会场的那一刻,我突然发现,自己好像真的不属于这里。我的思维无法跟上那些宏大的理想,以及因那些理想(或者宏大)而产生的陶醉。我以为工作就是老老实实地制订战略、争取资源、彻底执行、不断评估,但这些词几乎从来不会在NGOer们的演讲中出现。

如果这就是NGO的话,那么请饶了我吧。让我快快乐乐地做个NGO的边缘人,或者干脆什么都不是也行。

真的。

如果你看不到ppt文档,请点击这里,并点击右上的"开始演示"按钮。

PS. Google的幻灯片和Slideshare一样,对中文的支持不太好,不过胜在可以在线编辑,稍微修改了一下,效果还不错。

声明:本文谢绝任何形式的全文或部分转载。

此条目是由andrew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的。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