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快乐的公益人

记得茅于轼曾说过:幸福就是让自己快乐也让别人快乐。我非常认同,它用最简单的话讲出了幸福的可衡量的主观标准。一般而言,让自己快乐容易一点,让别人快乐要难一点。这个社会的大多数人也会更多地优先考虑实现自己的快乐,而往往忽略别人的快乐。

对于公益人来说,他做的事情是让别人快乐,所以似乎理应更容易也让自己快乐起来。可是恰恰相反,我认识的大多数公益人并不快乐。究其原因,主要有二。其一是工作待遇低,其二是社会不认同。而社会不认同又是工作待遇低的一个很重要原因。社会的不认同往往体现在两点上:首先是在道德上用圣人要求,不允许犯错,甚至不允许有正常人的行为。我一个做公益的朋友就遇到这样一件事,他和潜在捐款人在星巴克喝咖啡谈工作,回头报销时机构的财务不理解:公益人也能喝咖啡呀?我想这本来是极正常的场景:约见客户,客户(或我的那位朋友)希望在轻松的环境里交流,于是在客户公司附近找了个星巴克。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事放到公益里就变成了禁忌,仿佛败坏了什么。社会的不认同的另外一点是:对公益人的工作价值不认可。很多人认为做公益就是搬运工,将物资从城市搬到农村,其最高道德就是途中不私吞,美其名曰“公开透明”。试问,这样的工作能有多少价值?还想要工资?想都别想!即使有,也只能是最低标准。

我一直也觉得公益人跟工地上的搬运工差不多,工作辛苦,工资低,最糟糕的是别人认为你的工资就应该这么低。可是,最近我看到一条微博:深圳的建筑工人晒工资,瓦工六七千,班长九千,队长一万。我不得不修正我的观点:公益人还比不上搬运工呢。

公益人的不快乐,往往是因为被迫接受了这样的社会成见,并与自己内心的成就感追求产生了冲突。试想一个心系社会的年轻人,天天思考着如何改变社会的不公,精神上的追求如三万英尺上的波音747,但在现实中,却拿着最低的工资,天天为下个月的房租、下个季度的办公费用发愁,落魄得连只鸡(限指动物)都不如。这样的生活,能让人快乐吗?

公益人要如何才能变得更加快乐一点呢?我的建议有两点。

一,要建立自己的道德律。道德律是属于个人的自由空间,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不管愿不愿意,每个人都被贴满了各种社会标签,如男人(或女人)、父亲(或母亲)、公益人(或商人)、广东人(或河南人)等等。每个标签就是一套行为规范,大众按标签中约定成俗的认识去塑造每个人的行为,如“公益人就应该无私奉献不拿工资”、“公益人不应该喝咖啡”等等。从这些例子可以看到,这些社会的形塑未必是合理的,更不是法定的。但是,我们唯有建立其自己的道德律,才有可能去忽视、对抗或者解构这些社会加诸于我们的标签。

二,要有批判性和创造性。如果公益人做的只是搬运工的活,那就不要怪别人看不起你。要想改变,就要敢于批判社会不公的根源,并且有能力去创造出真正的社会变革或者解决方案。这不仅需要理想,需要口号,更需要扎实的、长期的、细致的实践,直至形成自己的变革模式,并且有能力和资源将其逐渐实现。你做出活来了,就能活得好。成功人士有成功人士的活法,异类有异类的活法。即便是象异类那样活着,也要比半死不活只能唧唧歪歪要好得多。

扪心自问,我以前也是一个不快乐的公益人,有几年还相当的不快乐。原因就是以上两点,一是被社会道德绑架了不敢提出自己正当合理的要求;二没有足够的批判性和创造性来找到突围的方案。经过了几年的痛苦挣扎,也做了很多错误但却必要的尝试,现在终于慢慢找到自己和团队的方向和节奏,也更乐于做一个不那么被社会(包括被这个行业)惦记的边缘人。去年说要过一种“不入流”(不入任何流派,不入任何人法眼)的生活,两年下来,感觉到更自由了一点。而自由,我认为是幸福的核心要素。因为有了自由选择的权利,才有真正的幸福感可言。

不快乐的公益人》上有4条评论

  1. 以後演講分享這個主題吧.. 可以幫很多人解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