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的样子

北京又下雨了。一场秋雨一场寒,看来冬天真的不远了。

想起昨晚的聚会,见到了很多NGO的老朋友和新朋友,真让人开心,夏洛在这里已经有记述 ,不多说。

不能不提的是耳朵同学,在聚会中,他一直很安静,很沉默。其实,根据我多年对他的了解,他绝对是个闷骚的人。他有狗仔队的天分,奈何天妒英才,落入了NGO这个乏味无比的圈子,只能做些NGO的花边新闻小调查聊以解闷(这情形有点像司马迁爷爷)。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昨晚在说到NGO过冬的时候,我马上就想到了他在今年初做的调研

又是一年春来到,有人说,NGO的同学们每年都激动的嚷嚷着:”民间组织的春天到了“。搜索了一下,还真是有据可寻:

2005年的春天

2006年春天的春天
2006年的春天
2007年的春天
2008年的春天

不过这么多个“春天”过去了,NGO好像还是出生难发展也难,又缺人。而当雪灾来临时,有些NGO消失了,想做些事情的却缺入场券。”春天“到底是说出来的,还是做出来的?

多么伟大的钻研精神!耳朵同学的这种钻研精神,表现了他对事实和数据的极端的负责任,对八卦精神的极端的热诚。每一个NGOer,都一定要学习耳朵同志这种真正的NGO八卦精神,努力作一个高尚的人、纯粹的人、有道德的人、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有益于人民的人。

其实对于NGO的春天论,我一直也非常感兴趣,但却没有耳朵这样专业的八卦精神。这个调研给我们揭示了两个重要的事实:

  1. 预言家们都大叫着春天就要来了,但事与愿违,春天一直没来;
  2. 如果春天没来,那么根据基本的农业常识,现在的时刻毫无疑问是冬天,而且是长长的冬天。到底有多长?这里有一个简单的等式:预言家们叫了几年春,我们就过了几年冬。

对于这种(过于)乐观的期盼,我唯一的担心在于:它是否给了我们一种危机很快过去的错觉?于是,对严寒的防备就显得多此一举?

我们都很期盼春天的来临,但如果仅仅只是期盼的话,那最终的结果恐怕就是死在冬天里。

《从优秀到卓越》里有这样一个故事:


南战争的时候,美国海军上将斯托克戴尔被越共俘虏,他是被俘的最高级别军官,而且被关押时间也长,从1965年一直到1973年。看过电影《第一滴血》的
人都知道,越南人对美军那是恨之入骨,因此他们会使用一切折磨手段。在这长达8年的时间里,死亡、失踪、精神崩溃的狱友不计其数,但斯托克戴尔最终坚持活
了下来,虽然也落下了终身残疾。后来有人专程去采访他,问他到底是如何坚持下来的,“很简单。”斯托克戴尔说:“我从不对故事的结局失去信心。我从不怀疑
我可以出来,而且会最终成功。”
    

“那么那些没能走出来的人,都是些什么人?”别人这么问道。

“这个简单,都是那些乐观主义者。”
斯托克戴尔回答道,看到别人很吃惊,于是他解释道:“这和我刚才所说并不矛盾。那些乐观主义者会说,圣诞节到了我们就能回去了,结果圣诞节过了,于是他们
又说,复活节之前我们一定能回去,结果复活节也过了,他们又说感恩节之前我们肯定能回去,结果感恩节又过了,接着又是圣诞节。直到最后,他们抑郁而终。”

    

最后斯托克戴尔说道:“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教训。你不能把信念与原则搞混,信念是你一定会成功――这点你可千万不要失去――而原则是,你一定要做好面对最残酷现实的准备,无论它们是什么。”

情景何其相似尔!我们说过,到了05年NGO的春天就来了,结果05年过去了,我们又说06年春天一定来,结果06年又过去了,我们再说,07年肯定来,结果07年过去了,08年也快过完了,这个春天还没到来。

我们这些草根NGO,是不是有部分也像斯托克戴尔所说的那些乐观主义者一样,仅仅只是期盼,而没想过去面对最残酷的现实,进而采取必须的行动?先别急着回答,接下来还有更残酷的问题:即使接受了身处寒冬的事实,你又知道该如何行动吗?

相信没有多少草根NGO可以很好地回答这个问题。

皮克斯(Pixar)是我尊敬的一家公司,因为它不仅展现了技术和艺术的完美结合,更为我们带来了梦想、爱和希望。尤其在最近看完它的最新作品《Wall.E》后,更让我感到,这家公司已经可以进入伟大的行列。

很多人是从皮克斯在1995年将第一部全电脑动画《玩具总动员》搬上银幕后知道之家公司的,但也许没人知道,它在1986年就已经成立,而在它诞生的头十年里,生存是如此艰难,以至于他们不得不将制作电脑动画电影的梦想放倒一边,集中精力想办法使公司生存下去。

因为制作全电脑动画的电影是一件开创性的工作,皮克斯所需要的许多工具在当时根本没有,因此皮克斯的工程师们就在影片的制作过程中自己制造它们。这个措施从创造性的角度来讲很好,但是不是很实际,因为还要赚钱,要生存。

为了生存,皮克斯通过销售自己的动画软件Renderman来筹集现金,它还通过帮迪斯尼设计新系统来赚钱,但这些还不足以支付所有的开销。

为了弥补缺口,皮克斯为商业公司如李斯德林和大众等制作商业动画。除了提供急需的收入外,这些商业活动还帮助皮克斯团队精炼制作工具,改进动画技术。

1991年,皮克斯和迪斯尼达成了一项制作3部电影的协议。第一部电影的制作花了4年半完成,尽管迪斯尼承担了一半成本,皮克斯还是有很大支出。皮克斯继续在企业
经营的现实和制作全电脑动画电影的梦想之间进行平衡。在此之间,他们共制作了超过29部商业动画,并继续精炼他们的开发工具。

这就是皮克斯在头十年走过的路。之后的事我们都知道了,《玩具总动员》在1995年上映大获成功,它不仅是历史上第一部全电脑动画电影,还赢得了当年最高票
房收入。而皮克斯的头四部影片的全球票房收入达15亿美元,还获得了15项奥斯卡奖。但是,倘若皮克斯未能度过头十年的艰难时期——尽管那意味着暂时将梦
想搁置,以赚取足够的钱维持生存,上述的任何一个成功都无法实现。

这是个关于梦想与现实的寓言。皮克斯是一个伟大的公司,所以它不会把梦想整天挂在嘴边,更不会乐观地预言梦想明天就会降临——它只是行动,努力生存,不断积累力量,把握机会,直到荣耀来临。

如果你无法活过今天,那么未来是什么样子对你一点意义都没有。

此条目是由andrew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的。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