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是放弃成为什么

(刊于《一五一十周刊》百期特刊)

成长是个蛮大的话题,我想从自己这些年的经历来现身说法一下。

其实我是一个比较“慢”的人,这么多年来,我一直不太清楚自己该走怎么样的道路。考大学的时候,我不知应该报什么系,就填了一个分数最高的。毕业之后也不知道自己喜欢的是什么,以为最好的道路就是进一个大公司,获得更高的职位,领更多 的薪水。可是,在工作了两三年后,我就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无法喜欢在企业中的工作,当时在电信公司上班,一到周日我就头疼,因为很焦虑周一的工作。随后我换了不少工作,但情况并没有多少变化。直到后来我开始做志愿者,才发现自己喜欢这样 的工作,但也只是单纯的喜欢,并没有想到做成自己的职业。

我在2004年发起了多背一公斤活动,到了2006年,因为活动的影响日渐增长,我开始考虑是否需要全职出来做。但当时在中国做公益是一个没有“前途”的职业,所以自己一直犹豫了两三个月,直到后来我改变思路,问了自己一个问题:“如果我出来做三年,最大的损失是什么?我能不能承担这个损失?”我发现我最大的损失不过是可能在三年后发现自己无法全职来做公益,而后果不过是重新回到企业里面工作。 这个后果是我可以承担的,于是就马上向老板提出了辞职。

所以,我辞职进行公益创业并不是人们想象的我有了明确的目标和计划,实际上,我完全是抱着“姑且一试”的心态跳入公益领域的。

即使在全职做公益之后,我也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找不到团队发展的方向。从2007年到2011年,我和团队尝试了很多不同的公益项目或产品,例如我们做过一个 Twinbooks 的项目,每在城市销售一本儿童图书就向乡村学生捐赠一本同样的图书,又例如我们做过乡村学校图书室项目,做过公益贺卡销售(每卖出一张10元的贺卡就向乡村小学捐赠一本图书),甚至做过一个希望解决小区问题的网站,这些项目的成果都不算很 差: Twinbooks 卖出了两千多本,图书室搭建了一百多个,公益贺卡卖了一万七千多张。但算下来,这些项目都没有取得我们预期的成功,它们或在模式上无法自我造血,又或者无法从更根本上解决社会问题。但这个过程让我学习到了很多,我知道怎么去判断一个项目或产品能够在多深多广的程度上影响社会,也知道怎么能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快速设计和完成一个项目,这些经验和知识也使得我们找到了现在所投身的产品:一公斤盒子。

回顾这么多年的职业和公益创业历程,我实在无法说出一个清楚的自己的方向(即使在今天我也说不出),我觉得这才是生活的真相。许多成功故事中的“远大理想”更多的不过是事后聪明的总结,而实情是,成功者在未成功前并不确认最终的方向,他们会有许多的变化甚至是转型。在创业故事中有大量这样的例子,例如 twitter 的团 队最初做的是一个播客平台,在开发产品过程中团队发现有大量传输简讯的需求,于是做出了 twitter,结果没想到播客平台没被市场接受反而 twitter 爆红。又如 Pixar,原来是做 3D 动画软件的,为了销售自己的软件它们自己制作动画来展示软件功能,没想到动画制作能力得到大众的肯定,Pixar 最终也转型成为动画制作公司,为世界创作了《玩具总动员》、《虫虫特工队》、《汽车总动员》等等的经典。

所以,对于年轻人来说,没有方向未必是坏事。相反,这反而能让你有更开放的心态去尝试不同的可能性。最可悲的一种情况是,在读大学的时候就确定了要进什么样的公司,多少岁要买车买房,多少岁要结婚,多少岁要爬到什么样的职位赚多少钱…… 这样的成长你想要吗?

想想生命的成长是怎么样的吧。一棵树的成长并不想要成为什么,它只是吸收阳光和雨露。一个小朋友从六岁长到七岁,他也不需要一个这样的目标:身高从 53cm 增长到 65cm,体重从 37kg 增长到 43kg……他只是好好的吃,好好地玩,成长自然而然地就发 生了。

真正的成长不是靠计划、靠控制来完成的,相反,成长需要我们忘记目标,忘记成为什么的野心,而把注意力放到当下,去倾听、去理解、去学习。

我想这就是成长的真义。

成长是放弃成为什么》上有4条评论

  1. 安豬您好,
    成長不是靠計畫~~謝謝您分享這麼好的價值觀,在愈來愈功利、少子化、教育精緻化的台灣社會,這是很難得、也是父母及教育者必須重新省思的事。
    我們有一本關於山區支教的新書,作者帶著所有家當在陝南山區支教了連續三年….,很冒昧,但希望能獲得您的推薦,將多背一公斤的公益旅行理念,推廣得更深更遠,不知該如何聯絡您?謝謝您。

  2. 很认同您的观点,我目前大二在读,最近也突然觉得一切都为了某个目标去努力有些不妥,会让自己变得非常之疲惫,虽然这可能更助于目标的实现,但也会让生活失去乐趣,而目标实现的目的也是为了获得乐趣… 于是,便觉得,应该静下心来,不急躁,将目标挂起来,做好现下每一秒的自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