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家

回到广州,我就寻思着搬出来住。虽然老爸在广州,可以和他一起住,但毕竟家里人多,缺少独立的空间。回来的这一个月里,我几乎晚上就没在家里吃过饭,总是在外面晃悠,到了九、十点钟才往家里走。回来早了吧,吃完饭在家里就不知道干嘛,再往外跑又嫌麻烦,想想就觉得尴尬,于是家就降级成一个睡觉的地方。可是讨厌的是,我的房间刚好正对着马路,晚上汽车呼啸而过尤其吵闹,于是连这最后一条留下的理由也难以成立,找房子这事,在我五一去完湖南回来后,正式提上议事日程。

找房子就像高考,一开始你觉得离你很远,还可以慢慢悠悠地复习。可是到了最后考试的时候,总是形势比人强,一科一科地追着你考。恰好我有一朋友住在光大花园,她怂恿我到这边找房子住,还帮了约了中介看房。我自然要亲自过来走一次,发现这里交通还算方便(在沙园地铁站旁),周围环境也很好,唯一的问题是到了中介公司,被告知网上标价两千五左右的几个房子现在已经被租了,又或者我们看上的户型其实是商用的,总之现在能找到的一居都是三千五左右。这时候我们才了解中介的策略:他们先贴出优质低价的房源诱你上钩,然后再抛给你更高(也许是真实)价格的房源。

毫无疑问这个价格超出了我的预期,不过既然来了,总得了解一下行情。于是我们将计就计,走了两家中介,看了三处房子。有两处并不满意,另有一处感觉不错,但开价甚高。不过幸运地是房东莫小姐表示出可以降价的意愿,并且趁中介不在意交换了电话。晚上和朋友及她的朋友一起吃饭聊天,谈到如何砍价,朋友的朋友是心理咨询师,很职业地提出了很多打动对方心理的说话方法。

本来我应该第二天和房东聊聊的,但那两天忙着上海的出差,然后周末又回恩平,找房的事自然要延到下一周了。但没想到在回恩平的大巴上,莫小姐打电话过来了,我们很快就在电话里谈好了租价。最终的价格还是让我满意的,也许,那位心理咨询师朋友提出的方法起了一定作用吧。

房子一旦确定,接下来的事情就加速运转了。我缩短了恩平的行程,第二天(周六)就回到广州,交了订金,然后第二天上午签了合同。接下来就开始忙活:购置各种生活用品、搬运北京的行李、申请宽带等等,不一而足。两三天时间,终于把一个个人的空间搭建起来了。

搬家》上有1条评论

  1. 我五一搬的家,打包一天,拆包一天,直到累趴下。不管到哪里,不管什么生物,都还是需要那个窝,她的名字就是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