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采访:让每个人都能改变教育

注:这是最近《新快报》对我的一篇采访,总体而言算是比较准确地描述了我们目前的所思所为。为了更准确的表达,我对“对话”部分的内容做了少量的补充。原文可见:http://epaper.xkb.com.cn/view.php?id=863633

  ■孩子们正在用一公斤盒子里的绘画工具画画。
 

  ▲河北巨鹿县纸房小学的孩子们用盒内的戏剧材料进行小黑鱼表演。
 

  ▲一公斤盒子。
 

新公益周刊专访“多背一公斤”公益组织创办人公益活动发起人安猪——

安猪,来源于余志海的英文名Andrew,但他更愿意将其解释为“安全猪肉”或“安心做猪”。毕业于华南理工大学无线电工程专业的他在2004年发起“多背一公斤”——鼓励背包客在旅行时将图书和文具带给乡村学校,并通过与孩子们的互动开阔他们的视野。2006年,安猪辞去在北京的本职工作,全心运作“多背一公斤”。2008年,建立爱聚公益创新机构(下称“爱聚”),开发出“一公斤盒子”等教育公益产品。

就在一个月前,安猪与团队从北京迁移到广州。“北京的空气实在太差了!最后忍无可忍。”他笑着说。而作为广州人的他也知道,这个城市有着实干、行动力强的公益氛围,与他本人的风格十分相符。

■新公益周刊记者 陈晓颖

盒子,就是一个产品框架

减灾教育盒子,是团队最近联合壹基金、救助儿童会共同研发的公益产品,盒子内包含相关指南与耗材,鼓励儿童参与绘制社区灾害风险图、团队讨论设计防灾和演习计划并付诸行动。

事实上这并不是安猪的第一个“盒子”,2011年,安猪和他的团队研发了“一公斤盒子”,分为美术、阅读、戏剧、手工四类,每个盒子里包括一门课所需的材料和一个简单易懂的使用指南,一线的志愿者或老师,只要填写一份表格,说明活动计划并承诺反馈,就可以免费申请盒子。从2011年7月至今,团队已经发放了2700多个“一公斤盒子”,使用范围覆盖全国。

“盒子,就是一个产品框架,有一整套的设计理念。利用这套框架,我们就可以针对不同主题进行开发。”安猪还认为,盒子必须是“傻瓜化”的,在没有培训的情况下志愿者、老师也能用起来,他期望盒子的使用者有足够的自主性,在简单的指南之下体验甚至创造不同的教育模式。“下一步会更加注重教育设计,而不仅是教育实践。就是设计出更多元化的教育内容,更多的盒子。”

有趣,而不是被道德绑架

安猪坚持将“盒子”当作产品来推广,正如他坚持爱聚是社会企业而不是NGO。

“以商业模式解决社会问题,同时可自我造血的可持续组织形式。”自我造血,自己养活自己,这是安猪更为期待的社会企业模式。2012年,团队开始通过提供公益产品开发服务等尝试自我造血,年终亏损几万元,基本达到收支平衡,而安猪也有信心2013年赤字将会消失。

“扪心自问,我以前也是一个不快乐的公益人……一是被社会道德绑架了,不敢提出自己正当合理的要求;二没有足够的批判性和创造性来找到突围的方案。”直至一两年前,安猪还认为自己有“内心不够强大”的时候。从一开始,安猪提出“多背一公斤”就强调轻松快乐,旅行为主公益为辅,而非“苦大仇深”。时至今日,有趣的公益仍是他所热衷并提倡的。

■对话

将教育方法标准化 让志愿者丰富盒子

新公益:现在已经研发一公斤盒子、减灾教育盒子等产品。团队未来还会设计出更多的盒子?

安猪:教育是多元化的,除了主科和副科,还有大量的教育内容像环境教育、社区教育、个人心理成长等。这些教育内容与学生年龄、文化、地理等因素都有关系。比如同样是做灾害教育,云南的学校和河北的学校,学生要掌握和实践的知识是不一样的。这样需要创造的教育内容数量就会非常庞大,因此不可能仅靠我们去设计出所有符合各地情况的教育工具。

我们的方法是将设计方法标准化、流程化,让更多志愿者参与进来,针对教育问题提出解决方案,变成一个盒子,变成一个众包的形式。

新公益:一公斤盒子如何体现出教学者与学生之间的互动?

安猪:我们的盒子,更多是以学生为中心,包括小组学习、戏剧创作等等。当志愿者把使用过程中的教学方法分享出来,信息就变成流动的,其他参与者想要实践前也会去看前人所做的东西,自己在设计的时候就可以更进一步,这就形成了一个学习的社区。

新公益:团队希望将专业的教育方法,体现在简单有趣的盒子里面?

安猪:要想颠覆一个领域,就要让创造内容的门槛变得非常低。以教育为例,我们可能认为现在的教育系统是有问题的,根源在于这是一个非常老旧的系统,它不鼓励人有太多的创造力和独立思考能力。显而易见,这个系统到了今天已经和现实完全脱节。

但要如何改变?我们的理解是,教育创新最终必须回到每个人身上。教学是一种权利,不只是教师,而是我们每个人都有的权利。我们要改变教育系统,也不可能只靠政策和老师,真正的改变在于我们每个人用新的方法、新的理解去实践教育。如果我是校长,学校就是我的一个小系统;我是老师,一个班级就是我的小系统;我是一个志愿者,我服务的社区中心就是一个小系统;如果我是父母,我的家庭就是一个教育系统。在自己的教育系统里,我是可以实施这些改变的。当每个人都可以实施这些改变的时候,整个系统就会发生变化。

如何实现这种改变,就是我们要提供足够简单有趣的,能让每个人去使用的工具,让每个人参与进来,这就是我们的使命。把原来禁锢在专家头脑里的,老师头脑里的,提炼成一个可操作的,傻瓜化的东西,让每个人可以去实践这样的教育。

■链接

多背一公斤

“多背一公斤”是由安猪于2004年发起的公益活动,倡导旅行者在出行前准备少量书籍和文具,带给沿途的贫困学校和孩子,并强调通过旅游者与孩子们面对面的交流,传播知识和能力,开阔孩子们的视野,激发孩子们的信心和想象力。

一公斤盒子

1.0版本的盒子,内含课程所需的材料和一个简单易懂的使用指南。志愿者或老师可免费申请,但需要有课堂活动,并在完成使用后及时反馈。

2.0版本的盒子,将美术、戏剧、手工等盒子整合起来,成为包含更多指南与耗材的“箱子”,目前已开始陆续发放。

(本版图片均由受访者提供)

 

一篇采访:让每个人都能改变教育》上有1条评论

  1. 这个Post的图片不能显示,看了一下你用了原始地址的图片外链,应该受源网站限制了。重新更新一下图片存储位置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