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展教育

由Keen赞助,我们和Touch Media合作将在九月份组织一次多背一公斤的活动。活动广告在上海装有Touch Media触摸屏的出租车上播出后,反响不错,短短半个月就有八九百名朋友报名。今天,我们在上海的静安区青少年活动中心进行了一次志愿者培训,来得人居然坐满了多功能厅,数了数,有一百多位志愿者呢。

曲栋老师首先做了简单而精彩的志愿者精神及基本概念的培训。接下来,我就多背一公斤的理念、价值观和参与方法作了《多背一公斤是一种旅行方式》的主题演讲。为什么要用这个标题?因为有很多朋友都把多背一公斤看成一种单纯的公益活动,而在大家习惯的认知里,公益活动总是要有人组织的,有了组织的人志愿者才能参与。正如我在ppt开始提到的,这四年来我们被问得最多的问题是:"你们什么时候搞活动呀?"

所以,我们希望强调多背一公斤是一个DIY式的公益活动。因为单纯靠NGO来组织活动无法服务如此大量的乡村学校,我们需要一种可以让大众自主参与的方式。

培训后曲栋说,多背一公斤很适合做发展教育。我也同意,现在NGO的传播的确太小众了,基本是在圈内自娱自乐,无法与大众连结,正如梁晓燕老师批评的(摘自《社会组织发展报告》,即以前的发展简报,耳朵同学对此段文字的录入亦有贡献):

从更深的层次看,梁晓燕认为雪灾事件反映了中国公民社会发展的畸形。

"雪灾缺位反映出大部分的中国NGO项目化、机构化倾向严重。我们目前的NGO组织,通常是以项目为机构的组织核心和运作核心。NGO越来越往具体项目、机构化方面发展,按部就班地,以每天完成一定工作的方式来做事。这种机构化是远离组织化的,真正的NGO组织化应该是公民的自组织团体,具有灵活的能动性,能够不断地回应随时出现的社会问题。 而机构化致使NGO以固定的几个人、固定的项目、固定的目标为基本方式,慢慢丧失了公民参与、公民动员、公民自组织的功能。这样的组织不回应社会主题,只回应目标人群,形成了根本上的差异。"

NGO如何回归社会,如何回应社会问题,这不单是一个理念的问题,在实际中也是个如何做的问题。我觉得这存在一个路径选择的问题,NGO直接回应社会主题,这对NGO(尤其是对于行动型而非倡导性的NGO)来说会不会太艰巨了呢?毕竟,中国的NGO能调动的资源太少了。我的设想,也许我们可以尝试扶植一个中间群体,我们可以称之为"志愿NGO",他们是非全职但受过专业训练的志愿者,不以法定组织形式存在,但却在一个目标明确的领域(如某个学校的服务)上独立行使NGO的职能。

毕竟,能真正全职投身NGO行业的人还是少数,如果我们能提供必要的支持,让更多专业的人做出专业的事,不是要比NGO靠自己孤军奋战要好吗?

这也是我们接下来要尝试的方向。

有时间要找Sophia同学聊聊,不过我总觉得他们机构的发展教育做得有点教条,倡导过多行动不足,并且这些倡导也仅仅是小范围的,无法造成更大的社会影响。去年曾委婉地批评过她,不知今年有没有进步?

此条目是由andrew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的。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