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故事

我是一个非常不会讲故事的人。不幸的是,因为发起多背一公斤的缘故,大约从零六年开始,我就面临越来越多需要进行公众发言的场合。一开始只是一些小范围的聚会,有时需要即兴发言或评论,我发现自己总是特别进展并且找不着话,别人发言总是洋洋洒洒说过几分钟,轮到我呢,憋着说了两三句干巴巴的话就再没有下文了。有时候一些专题发言,需要我介绍多背一公斤的故事。我发现自己唯一会的故事方式就是按时间顺序说流水账,就如同我去年的博文描述的:

我从08年开始接触公众演讲,刚开始那两年,一上场就紧张,在演讲过程中也紧张,以致经常演讲完肚子就剧烈地疼,都是过分紧张弄的。之后开始不那么紧张了,但还不会讲故事,仅仅只是把自己做过的事情按时间或者逻辑顺序描述一次,结构是否清晰,观点是否明确,是否能引起观众胃口,这些我都完全不会考虑。那时候还讲不了太长,超过20分钟就让自己犯难了,完全是因为自己的能力无法驾驭超过20分钟的内容所致。

到现在,对于公众演讲,我开始有些自己的理解了。我觉得演讲是一个和观众共同分享和相互融入的过程,它不应是单向的推销,而是共同去发现和体验一些有趣的事实和故事,让参与者的思维在这个过程中得到激荡。

最近,因为一公斤盒子推广的关系,我开始研究如何讲故事。其实不是我自己讲,而是让我们的同事讲,我要求他们把我们为什么要做一公斤盒子以及我们如何设计盒子等思想通过一个实际的故事表达出来。整个过程让我几乎崩溃,前后改了无数次,负责此事的同事也换了一个,但最终还是没有满意的。

不过,这个过程倒让我清楚地发现故事的两个要素。

首先是逻辑。故事的主题是什么?希望听者产生什么样的感受或行动?如何通过事实和组织来支持你的主题?好的故事需要一个明确的主题和清晰的结构(论证过程),这实际是运用批判性思维的过程。

其次是联结。如何让听者产生代入感和共鸣?要让人共鸣,自己首先要有真实的感情。好的故事总让人身同感受,这其实是一个同理心的建立过程。

我发现我们的教育对逻辑和同理心完全是排斥的,我们的教育不鼓励人进行批判性思维,也不鼓励人感受自我(这就是为什么在中国讲好故事的人这么稀缺的原因)。所以你会看到写出来的故事要么就是没有主题、结构散乱、将事实数据和结论硬生生堆砌起来的一堆乱石,要么就是空泛形式化的售楼部广告文体。我也有过这里面的所有问题(尤其是联结问题),并且知道,这不单是一个技巧学习的问题,更是一个感受真正的自我,抛弃以往那个虚伪的试图取悦社会的自我的过程。

讲故事》上有2条评论

  1. 我发现我们的教育对逻辑和同理心完全是排斥的,我们的教育不鼓励人进行批判性思维,也不鼓励人感受自我。这就是为什么在中国讲好故事的人这么稀缺的原因。这段话说得非常到位!中国人讲的好故事少,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不安全的气氛。

  2. 其實你算是講得不錯了… 值CNY 100 一場…

    想改進的話… 當下一點就好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