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就是他们的报酬

7月18日是南非共和国公民纳尔逊·曼德拉90岁高寿生日,《南都评论周刊》发表了文章《曼德拉:自由就是他们的报酬》,下面是节选:

当他走上争取南非黑人解放的奋斗道路,被白人种族主义政权投进臭名昭著的罗本岛监狱,他的信仰原则与人性光辉却在炼狱中磨砺交融,直至炉火纯青。在罗本岛监狱以及后来的监禁地,同样也有两项事情伴随着曼德拉的每一天,与他的生命一样重要,事实证明,这些事情才真正铸造了曼德拉永不衰竭的政治生命力。

一项重大事情是曼德拉日益体会、体验了人类生活的一个奥秘:应该承认人的心灵深处,都隐藏着正面而又善良的人性的种子,哪怕是在表现得最为凶恶的人群里也隐藏着这颗种子,只是你要能够发现恰当机缘,让这颗种子能够苏醒发芽。

罗本岛监禁是严酷的:曼德拉和他的同志们仅在其中的石灰石料场就被迫挖了13年石头,每个人仅仅因为斜视了别人一眼就会被剥夺吃饭的权利,甚至狱警因为喝醉了酒,也会把他们吼起来脱光衣服冻上一个晚上。曼德拉说:"监狱就是要摧毁你的精神和决心,为此目的,监狱当局企图利用你的每一个弱点摧毁你的所有念头、消灭你的全部个性。他们就是想扑灭我们每个人保持人性和本来面目的火花。"

在这样严酷的环境中,面对着精心设计出这种摧毁人性火花环境的人群,且看曼德拉是怎么让人性的种子开始发芽的:监狱长是实施监禁制度的代表,但在所有的日子里,只要监狱长刚巧站到不远处,曼德拉总是用友好的姿态和和蔼的言语问候他,也不会忘记问候他的太太和孩子。一年又一年,监狱长换了多个,有的也不拒绝这种问候了,并且会告诉曼德拉自己太太和孩子的近况。对于另一个以惩罚和侮辱人为乐事的最野蛮监狱长,曼德拉则敢于在监狱管理局的将军带着法官到来问话时,控诉这个监狱长的劣迹,但主动表示自己欢迎监狱长在场。后来这个监狱长有所收敛,最后被调走的时候表达了一定的和解意愿,他说:"我只能祝你们好运了。"曼德拉当时就认为"他说了人话,显示了我们以前从来没见过的他的另一个侧面。我感谢他的好意,并祝他在事业中也有好运。"

对于狱警,曼德拉说:"我们认为,所有的人甚至监狱里的狱警,都可以改变,所以我们要尽最大努力,设法让他们改变对我们的看法。"就是这样,真诚的态度甚至令粗野的狱警也终于有所收敛。曼德拉被监禁了27年,狱警格雷戈里负责监督了20年,最终成为倾心帮助曼德拉的真诚朋友,格雷戈里甚至为狱中的曼德拉处理家庭危机,如有一段时间曼德拉得知第二个儿子不肯上学而焦急万分,格雷戈里出面将马加索送进了学校,以后又送他读了大学。

现在,格雷戈里的家中挂着曼德拉出狱时写给他的一张卡片:

军士长格雷戈里:

二十年来我们共同度过的美好时光今天结束了,但是我会永远记住你。谨向你和你的家人致以最诚挚的问候,并请接受我最深厚的友情。

纳尔逊·曼德拉

正是这些在根本人性方面的不懈努力,曼德拉的高尚品格数十年里一点一滴传给了两任白人种族主义政权的总统。当南非反抗白人种族主义的烈火越烧越猛,南非走到了历史的转折点:是要血腥的内战,还是要黑人白人双方的和解,以及和平选举以实现大多数人的选择?在这国家陷于危急的关键时刻,两位白人总统历经数十年观察,终于和黑人领袖曼德拉彼此建立了信任,互相相信对方的承诺和拥有实现它的能量,由此,南非政治舞台对立的两方都有了值得信任的对象。

曼德拉早在1964年被判处终生监禁的法庭上,就表达了对于民主新南非的民族平等原则,并且从未因受到那么多非人待遇而有所改变:"我与白人统治进行了斗争,我也同样反对黑人统治;我珍视实现民主和自由社会的理想,在那样的社会里人人都和睦相处,拥有平等的权利。"在与种族主义政府进行的谈判中,曼德拉的精力不是花费在控诉白人,而是尽最大诚意表达:"南非属于一切居住在南非的全体人民,没有黑人和白人之分。"他根据事实称赞最后一位白人种族主义政权总统德克勒克是"一位诚实的人"。黑人领袖曼德拉和白人总统德克勒克终于达成和解,共同缔造了民主新南非。

此条目是由andrew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的。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