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旅行

同事Linda要回成都摆结婚宴,于是我们一众同事顺便提前一周过来,在成都移动办公。

20130923-010856.jpg我住缘来客栈,客栈接待处是一个套间,外面有个露台,环境很好,于是这一周便被我们占据成为了临时办公室。

既然来到成都,自然不能只忙着办公。14号一到成都,我就在微博上发帖,希望可以拜访一下成都本地的教育、文创和科技方面的创新及创业团队。感谢朋友们的热情,这几天下来,我们一共走访了“新的课堂”、Thoughtworks、爱思青年、黑暗中的对话、华德福教育等机构(或这些机构中的朋友)。

20130923-010930.jpg周二,“新的课堂”的吴长城老师约我们在Thoughtworks成都的办公室见面,原来它们两家有合作,Thoughtworks是一个专业的软件开发企业,它有一个专门支持非营利组织IT开发的非正式项目(side project),先后为“新的课堂”、阳光书屋、立人图书馆等机构提供了网站及APP开放等服务。交流中,吴老师表示很焦虑,他原来希望通过工作坊的方式帮助大二大三的师范生提升教学能力,但似乎同学们不太买账,我猜想他还没找到那些真正的早期使用者(例如寒暑假想去培训机构兼职的同学,他们迫切希望提高自己的教学设计能力以增加应聘成功机会)。在交流中,我们也展示了我们的课程设计盒子的原型,吴老师大为惊艳,表示非常希望能够用在他的工作坊里面。有意思的是,晚饭时李端(创业者、一个孩子的爸爸)对我们的互动教学方法卡片非常感兴趣,原来他希望在和自己孩子互动的过程中尝试更多更活泼的方法,询问他愿意花多少钱购买这套卡片时,他说:如果设计得好的话,他愿意花200元。

真是一个不错的消息!这让我们重新思考这套课程设计工具的早期用户最可能是谁(也许是关心自己孩子成长的家长,而非我们最初想像的学校教师)。不过李端却说,他自己不能算典型用户(不出其然,李端后来问过他的好些朋友,发现都不感兴趣,原因是工作太忙,没时间跟自己的孩子互动)。但这不算什么问题,毕竟我们或许只需要一千个付费用户就可以让这个产品生存下去。在这个阶段,产品需要的是狂热粉丝,而非市场的占有率。

周四,我们到黑暗中的对话体验,90分钟的旅程,我们“去”了都江堰、杜甫草堂、合江亭、宽窄巷子、闹市、超市、餐厅等地方,尝试了在全黑的环境中聆听、行走、触摸、感知、购物、进食,我们触摸到了成都的历史,也亲身感受了盲人的日常生活是怎么样的一幅情景。这次体验也让我尝试去理解(或构建):在没有视觉(也意味着很难建立大小、位置等关键空间要素)的情况下,盲人是怎么理解和感知物理世界的?他们的思维模式是怎么样的?

这些问题很难,但我会把它们作为作业去不断思考。我相信,如果我们能够更好地理解盲人的感知方式和思维模式,就有可能为他们设计出更好的学习方法和内容。而且,我自私地认为,这样的思考过程也是拓展我自身感知能力的一个有效方式。

20130923-011004.jpg周日晚,华德福的喻老师为我们分享了华德福教育的一些核心理念和模式。喻老师是华德福教育的长期实践者,九年前,他的孩子到华德福读书,七年后,他终于赚够了钱,于是停掉公司,到华德福做起了全职老师。

华德福是一套非常棒的教育理念和实践体系。让我们感兴趣的是,从运作模式来说,华德福还是一个非常“小众”的事业,但是,以今日公立教育的现状,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家长不满并寻求替代的道路。那么,在华德福的教育供给还非常有限(同时实践门槛相对较高)的前提下,有没有一些符合华德福教育理念、但无需进入全日制的华德福学校(门槛也更低)的教育方式呢?

或许从华德福的角度,这样无法保证学生的学习效果。这判断自然是对的,但不代表其他的选择就那么糟糕。举个例子:我们都不会怀疑如果能够走进哈佛课堂亲历桑德尔教授的《正义课》,那恐怕是世上最完美的学习体验——但这也不妨碍无数人通过翻译的视频去学习这门课,并同样体验到思维的解放呀?

这也意味着教育的设计。需要我们在真正的教育精神引领下,设计出更易为家长和学校老师实践的教育模式。这也意味着我们也许在短期内放弃20%的性能,但却能增长1000%的实践者并在长期提升200%的性能。这个过程,就如同电脑行业从大型机的高傲到PC的普及,又或者wikipedia对传统百科词典的颠覆一样。这里面,其实蕴藏着巨大的创新机会。

这么一想,就觉得我们在做的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20130923-010951.jpg除了拜访不同的机构,我自己也干了一件有意思的事情,就是沿着府南河环着成都走了两圈。第一圈是中秋前夜走的,闲着无事临时起意,从缘来客栈出发,上北门大桥,顺时针沿着水道绕了成都一圈,全程18.3公里,花了3小时又7分。走完后,把Moves截屏发了条微信,勾引到了付寒、果果等人,于是隔晚又走了一圈。第一晚走完后,也许是因为太久没有走过长路,膝关节后部及大腿后侧的肌肉竟有些酸痛,不过隔晚再走的时候,身体却已经完全适应这样的距离,再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了。

顺便说一句,成都西边的小水道很有意思,全程基本在居民区穿行,可以看到很多成都的市井生活实况。

有这么一句话:在Y-Combinator(美国著名的创业孵化器),创业者只能做2.5件事:做产品、和客户沟通、运动。

在成都的一周,果然如此。

创业旅行》上有2条评论

  1. 我很赞成认真重新思考卡片的用户群,家长会是一个很值得重视的人群,以我个人的经历,自私的认为,这个定位很精准。

    很多时候,我们想陪孩子玩,既不愿意用自己的“老方式”去带领孩子,也不希望完全成为一个他的玩伴,我们需要对两者都能产生兴趣的有力的Facilitate的工具。一个让大人重新成长,重新认知的工具/游戏,和他的孩子们一起。 他们的视线,在那个时刻,应该是平等的。交集会在哪里?是否存在对于他们都陌生的事物?或是陌生的视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