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盈利?

国远从四川来。我、小V、苏锐下午开完会,从盒子咖啡跑到安定门找他吃饭。

国远来北京参加某NGO的会。关于这个NGO,国远说了一件趣事:他们的员工告诉国远,近年来该组织筹款能力下降,只能做些一千万左右的小单子。

看来NGO的分化也很严重,有资源有背景的轻易地就拿到大笔的钱,然后搞培训,请专家,住五星级酒店,来回打飞的,为的只是尽快地把钱花出去–尽管出了这个圈子,几乎没有人听说过它们。而那些草根的NGO,却又往往为了一个十几万甚至是几万的项目,争个头破血流,不惜扭曲自己的使命和身段,仅仅是为了生存下去。至于那些评审这些申请的组织,却往往不是基金会,而是从基金会手里设计了一个"支持"项目后拿到一笔钱再分出去的"二道贩子"。

这就构成了中国NGO行业的分化和分工以及生态链,当中的众生百态及各种潜规则,想想也真是有趣。

还说到做基金会的项目,这几乎是国内NGO筹款(或生存)的主要方式。恰好我在全职团队的邮件里也讨论过这个问题,直接抄在下面:

刚看了耳朵同学的最新日记,里面有一句话说得好:"NGOCN未来的业务模式是靠资助为主还是自我造血为主?如果还是靠资助,那Web2.0也好,SNS也好,只不过是一些玩具而已。"

资助再多,也是不可持续的。最关键的是社会企业能不能造出可以自由支配用于实现组织战略发展的钱来。

除非资助组织的使命就是支持NGO组织的发展,否则资助人是不会为你的未来埋单的,它只关注自己的项目是否被很好的执行。要发展,就要自己造血。

这恐怕就是中国的NGO发展缓慢的原因了,因为他们的大部分精力都(被迫)用在取悦基金会上了。

饭吃到一半,国远问我,1KG如何盈利?真是个好问题,我只得实话实说,今年还不考虑盈利的问题,我们所有的工作还是苦练内功。

PS. 今天也是母亲节,中午给妈妈打了个电话,祝她节日快乐。这一两年来,当我学会承担起所有责任的时候,才感到欠妈妈的实在太多。我现在做的工作,比不上在妈妈身边重要。

为什么是在承担起所有责任的时候?因为这时候我才发现自己真正要遵循的是什么。是人性,是爱、诚实、勇敢、承担、服务等等朴实的情怀。

当你无法逃避的时候,才知道什么是绝不会放弃的。

此条目是由andrew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的。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如何盈利?》上有1条评论

  1. Pingback引用通告: 关于筹钱这点事 | OurDearAmy@爱从未远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