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WISE2013看教育的未来(三)从80%引发的思考

WISE的三天,可以说每时每刻都被海量的教育思想包围着,因此,自己也感应出很多思考,下面从我参加的一个论坛说起。

WISE2013分享.007Conrad Wolfram是一个英国的技术专家,他的团队开发了一个知识引擎“Wolfram|Alpha”,这个引擎的其中一个功能就是可以完成各种复杂的数学公式计算(它也是iOS的语音助手Siri背后的知识引擎)。在‘How much does STEM really matter?’论坛中,Conrad Wolfram提出了一个数学学习模型。一般而言,我们学习数学会经历以下几个步骤:

  1. (根据现实情况)正确地提问;
  2. 从问题抽象出模型或公式;
  3. 计算这个模型或者公式;
  4. 将结果在现实中验证;

他指出,随着科技的发展,计算这部分的功能已经可以完全由计算机代替,但是,我们现在的教育还是把80%的精力放到让学生们不断地练习计算上(有兴趣者可以看看他的这个TED视频)。

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有力的发现,因为它从认知模式的层次去理解现有教育的问题。我们知道,从越基本的层面提出问题,越有可能发现根本解,而认知模式就是这样一个教育中的最基本层面。说到教育问题,我们一般会从政策、制度、学校、教学方法、教学内容等方面去描述,但这些统统都不如认知模式更基本。教育的好坏,最根本的就是要符合人类(特别是儿童)的认知模式,用这个标准可以判断一切的方法、制度和政策。

我想,我们的产品设计也需要从认知模式这样的深度去理解。

Conrad Wolfram的演讲自然引出了一系列关于技术与教育问题:技术能颠覆教育吗?它会以怎么样的方式颠覆?颠覆教育的技术最有可能是哪些?

无独有偶,这次WISE也对这些问题有很多讨论。关于这个问题,本届WISE prize获奖者Vicky Colbert说得很好:‘Technology sparks change but just introducing computers without changing the pedagogy will not achieve real change.’(技术会激发变革,但如果不改变教育哲学而仅仅只是把电脑带入课堂,则不会有真正的改变。

也许我们对技术期待了太多,但是,目前为止有哪些技术是变革了教育的?恐怕还没有。想想VCD吧,当年不也是给人这样美好的想象吗:“把无限的文字和图片(或者优秀教师全年的讲课)存储起来,让任何人都可以轻松获得优秀的教育资源”——可是,VCD改变了教育吗?没有。

有趣的是,同样的句式,既适用于当年的VCD,也适用于后来的远程教学/电脑教学,恐怕还适用于今天的MOOCs,但是,教育到了今天又改变了多少呢?

如果技术只是加强了现有教育制度中的权力关系,或者让现有的教育模式更加“有效率”,例如让老师出题更容易、让学生做作业更快更多、考试评估更准确,那么,至少从逻辑上,它不可能变革现有的教育制度。

但我依然相信技术的颠覆性,只是颠覆教育的技术不太可能从现有的“教育技术”中产生。颠覆性的教育技术必须能够让学习者更自由地完成学习的整个过程,而不仅仅是更自由地“预习”或“听课”——如果让我预测的话,Google Glass加搜索和云存储是一个候选,至少它让我们的计算、记忆以及学习场所变得不再必要,可以随时随地地与现实互动。而我相信,真实世界(而非虚拟空间)是学习的最好场所。

免费赠送的脑补:计算(也包括背诵)为什么曾经如此重要?建议看一下Ken Robinson爵士的《变革教育范式》,十分钟的视频,能帮你省掉至少五年的瞎折腾。

从WISE2013看教育的未来(三)从80%引发的思考》上有1条评论

  1. Vicky Colbert的那句話給我非常大的警醒,最近一直在思考。多謝分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