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谁?

三个月前在台湾的一次大学生公益创业分享上,有同学问:进行社会创业要做些什么样的准备?

回顾我创业的过程,实在说不上有什么准备。06年决定是否要辞职创业的时候还纠结了两三个月,最后是一个问题“如果给自己三年的时间进行公益创业,最大的损失是什么”让自己豁然开朗:最多不就损失了三年嘛,于是就痛快地向老板辞职了。

在公益创业过程中也经历了不少波折,那几年折腾了不少项目,如双子书、图书室、公益贺卡等,但无一例外地都失败了(当然按NGO的标准来说干得都不错,最多只能叫没有预期成功)。但我反而觉得这是个学习的过程,我终于从失败中学会如何去用创业者的思维去思考和行动了。

回顾这些不是说我们就不需要做准备。事实上,如果我在团队管理和销售上有更多经验的话,也许会少犯些弱智的错误。但是,即便如此,准备工作能给创业带来的支持也是非常有限的。重新回到我自己,我发现能真正给自己带来帮助的都不是专门为创业准备的。试举三例:

1、绘画。我从小就接受半专业的绘画训练,从五岁到小学毕业,我在少年宫学了八年的绘画。绘画并没有太多世俗上的功用,但却对我的可视化思维和设计思维大有裨益。

2、围棋。我的围棋是小学自学的,到中学时已经下得不错,一直是市中学生的前几名。围棋带给我的是整体思维、平衡和时机的判断能力。再到后来,就自然而然地接触了系统思考(《第五项修炼》)。

3、阅读。打小我就非常喜欢读书,没上学就开始看各种杂志,小学时功课不多,经常下课后跑去北京路的新华书店看书,一看就是一两个小时。这习惯一直保持到了大学以及毕业后,直到现在我每年还要阅读几十本到一百本左右的图书,还有大量的电子文档。阅读能够帮助我比较容易地联接或者借取不同领域的内容,而这是创新的核心。

非常有意思,这些当年纯粹出于兴趣的钻研出来的爱好形成的并不是我的基本技能,而是我的风格。同样一个问题有非常多的应对方法,例如乡村教育问题,可以去做(或招募)支教老师,可以去培训乡村老师,可是在一公斤盒子里面,我为什么会用设计工具的方法?

这显然不是逻辑推理而是个人风格的问题。我过去的经历、知识构成,甚至我这几年的“失败”,都在帮助我塑造自己的思考和做事的风格。现在看来,这一切都如此明显:绘画的经验帮助我理解和掌握设计;系统思考(以及其他的逻辑训练)帮助我更高层次地抽象教育产品;广泛的阅读帮助我更快地寻找合适的可类比的模型……就如同乔布斯在演讲中说的:从事前看,你所学的一切好像在未来没有什么应用的可能,但事后来看,过去的所有点点滴滴都串联起来,让你变得与众不同。

谈及自己跟公益的关系,我被人问及最多的一个问题是:你为什么选择做公益?

其实对于一个公益人来说,这并不是他要考虑的问题——这是一个天经地义的问题,就如同你问一名运动员他为什么要跑步一样,因为这是让他感觉到真正快乐的唯一方式。

相反,对于公益人——或者任何一个行家,不管是画家、摄影师还是导演、演员——来说,他真正要去面对的问题是:有千千万万种不同的可能,你为什么偏偏会选择这种风格?

而这背后是一个每个人必须亲自回答的问题:

我是谁?

我是谁?》上有2条评论

  1. Pingback引用通告: » 非营利机构的价值突围和新兴公益创业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