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子

19号回到北京,忙了三天,昨天下午录制完后,正好赶上十五,羽丹邀请我、小V、张老师和徐老师到她家吃汤圆。长了这么大,第一次在元宵节吃元宵。

回去的路上,沿途马路两边的小区正燃放着烟花,然后感慨,这年怎么就像烟花一样,只夜空中一闪,人还没回过神来就已经过完了。

小时候一直认为元旦才是年,也总要等到那一天去总结过去,展望未来,立下种种宏愿。

年纪渐长,这几年开始回归传统,慢慢把春节当成年。春节在家乡的时候也想好好总结一下过去的这一年,可是始终没有动手。

然后,就到了十五。再然后,就到了生日–今年很巧,就在十五的后一天。

也许我可以趁这个时候总结一下我的三十四岁,不管怎样,过去这一年还是有些话要说的。自然,也不需要非要在这一天说,想说的话,什么时候不能说?

日子就这样过去了。不同的是,以前我把过年当作一个决定性的时刻,而如今,我开始努力把每一刻都当成决定性的时刻。

昨晚张老师和徐老师知道了我的生日,晚上回来后又专门出去为我准备了礼物,细心地包好,交到我手上。有些意外也有些感动,我拥抱了她们俩。我意识到,这个从泸沽湖开始的旅程,到今天也许要告一段落了,虽然我们依然会联系,但日后恐怕再难有今天这样齐齐相会的时刻了。

人生是一个旅程。是不是过了某个时刻后,分离就多于相聚?

此条目是由andrew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的。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