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小孩

我想讲两个小孩的故事。

一个小孩,他从小就很乖,很听话,是爸爸妈妈眼中的好孩子。小时候到少年宫学画画,第一堂课画铁丝立方体,画完后老师看了很久,问他是不是用尺子画的。他学得很快,画的内容也从形体到静物,到五官,再到人像。小学二年级,他升上了美术班的大班,里面都是四五甚至初中的同学,他和他们一起竖起画架画大卫,哥哥姐姐都觉得这个小朋友真是个小天才。可是,他也有自己的苦恼,他发现自己没有想象力。自由创作比赛的时候,同学们都会画出和平时课堂上完全不同的作品,可是他绞尽脑汁也只能画出非常平庸的作品。直到很多年之后他才知道,原来他的世界里从来没有自己。

转眼这个小孩要考大学了,可是他不知道自己喜欢什么,于是他填了本地最好的大学的一个最高分的系,然后很幸运地被录取了,可是进去之后才发现自己完全不喜欢专业课的内容。他很苦恼,考试也开始不及格,最终勉强才得以毕业。

工作后,他进了热门的IT公司,收入不错,工作压力也不大,可是,他很快就厌倦了。他不喜欢这样的工作。可是到底喜欢什么,自己却完全不知道,也不知道如何去发现。从小到大,没人教过他怎样去发现自己喜欢什么,他们只教他应该做什么。于是,有那么几年,他不停地换工作,但每一次调整,只会让他更加困惑。

终于,他发现,虽然他在别人眼里还算优秀,但实际上,他只是一个没有灵魂的容器。

另外一个小孩,他也很聪明,几乎什么都是一学就会。五六岁的时候,婶婶教会了他任意位数的乘法,这个过程让他发现,原来知识是可以自学的。于是从小学到高中,他的数学都是自己先预习了再在课堂上听老师讲课。他非常喜欢看书,从小就喜欢。他还记得小时候的邮局是卖杂志的,刚好妈妈跟邮局的阿姨是朋友,所以他有了一个特权,就是到邮局看上哪本杂志,可以先取回来再让妈妈付款,这让他可以肆意地阅读。很多杂志,像《少年文艺》、《从小爱科学》什么的,陪伴了他整个童年。那时候的小学还不如现在变态,通常下午只上一节或两节课,功课也不多,所以他那时候几乎隔天就跑到北京路的新华书店看书,看各种的书,小说、文学、科普的,每次都能看一个小时以上。这个习惯保持到了他大学和工作后,一直到现在,他每年还是能看几十本到一百本的图书,另外还有大量的电子文档。

他发现大量的学习和思考能够让自己变得更富创造力,就像乔布斯说的:“创造就是联接不同的点”,那么大量的学习就是让自己的“点”更加丰富,并且让联接可以更轻易地发生。

他开始发现自己是个有创造力的人。后来他发起了一个相当有创意的公益活动,虽然他之前并没有在公益组织工作的经验,但是他的活动却取得了意外的成功,也让他在两年后辞职全职从事公益创业。

两年前,他开始进行一个教育公益产品的研发,有趣的是,他尝试把它设计成一种工具而非一种培训或者服务。虽然他几乎没有相关的教育经验,但这反而成为一种优势,他发现,重要的不是他有多熟悉各种教育理论和模式,而是他是否有一颗学习者的心。这让他可以跳过各种约定成俗的“方案”,看到更大的场景,直接地思考教育的本质,并自由地在不同领域中联接、借代、杂交。

终于,他发现,自己在本质上是个学习者,他享受这个不断学习和创造的过程。

好了,这两个小孩的故事讲完了。聪明的你也许已经猜到,第二个小孩就是我。那么,你知道第一个小孩是谁吗?

其实,还是我。

而且是大部分时间里的我——在我的内心深处,一直有这样一个小孩,敏感,不自信,即使偶尔发现了什么,也觉得这不过是路上幸运捡到的钱币,本不应属于自己。这个形象自小便形成,并一直牢牢地占据着我的心。

但是,另外一个“有创造力”的小孩,当我发现他之后,才发现他一直就在那,从来没有隐藏或消失过,只是我一直都看不见而已。

如此而已。

两个小孩》上有3条评论

  1. 同學,這麼明顯的事情不用猜都知道吧 :p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