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家记

Screen Shot 2014-01-01 at 下午2.44.17

今年四月,我们团队从北京搬到广州。搬家的原因很简单,但是没有人信,因为太简单了。

2013年的1月12日是周六,那天下午,我和Linda、长长约好从公司出发,去附近的按摩店按摩。走在公司的小区里,我们闻到空气中有一股奇怪的味道,酸酸的,有点点刺激,而空气也奇怪地阴霾,能见度很差,三四十米外的建筑就看不清了,而且不是普通的雾,而是有细小的像煤灰那样却又看不见的颗粒,连呼吸都能感觉到。当时的情形突然降落到了一个被文明废弃的星球一样,气氛诡异。我于是打开iPad上的“空气污染指数”APP,寻找一些参照的数据,发现当时的PM2.5指数已经接近四百,之后到晚上,我一直看着iPad,这个数字不断地往上跳升,直到超过900。

那是今年PM2.5爆表的第一天。

IMG_3102

我们觉得这样下去小命不保,于是决定讨论搬离北京的事情。周一上班后集体开会,五个人都同意搬家。去哪呢?考虑到我们自己是社会企业,我们落户的城市需要有发达的市场,同时还要有良好的公益环境,满足条件的只有上海广州深圳等几个一线城市,经过讨论,最后我们决定搬到广州。

于是,在收拾完所有的东西,也变卖完带不走的行李后,我们在四月中旬从北京搬到了广州,在一个东山口小别墅里面的联合办公空间里面扎下根来。

回到广州的最大的感受是:生活的幸福指数大幅提升。又便宜又好吃的粤菜,便利的交通,更便宜的房租,更好的办公环境,当然还有相对更好的空气,这些都是北京比不上的。

我想这就是小团队的好处,可以更容易做出决定,可以更简单地生活。

就我个人而言,这也是我北京情结的一个了结。2000年春节第一次去北京,被它彻底迷住,当时就想留下来(不过真正过来是01年了),这种情感在当年的日记中曾经记录过:

周日下午六点左右出来,在长椿街口,看到西边的红霞,照在临街大楼黄黄的墙上,异常壮阔。这就是北京了,这就是北京的气派了。我看着这情景,久久不能说话。

我还记得这是01年8月的一个下过雨后的周日。遗憾地是这样的情绪可能不会再出现了,因为北京的空气,也因为我已经不是12年前的那个人了。

搬家记》上有2条评论

  1. 明年也要去广州了,中部以及偏北空气质量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