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广州、深圳及恩平

藉此辞旧迎新之计,说说这几天过的日子–不得不佩服自己说话是越来越有水平了,一句话就把本篇博客定位成了流水账。为避免过于冗长乏味,先分段陈述。


火车

从北京回广州的火车坐了70个小时(或者准确点:69.5个小时),不过过程并没有想象的艰苦。皆因我坐的那趟T97设施齐备,硬卧车厢居然隔了两个房间就有一个电源,并且没有人与我竞争三孔的电源插口(手机充电器的插口都是两孔的),于是,在别人都为手机充电而排起了长队的时候,我还能悠哉游哉地用手提电脑看书和写作业,时不时通过GPRS上上网回回邮件,同时还通过电脑的USB口连着数据线为手机充电。

在这三天三夜中,我写了一篇博客,两篇工作计划,看完了五六本电子书,同时也想清楚了不少问题,工作效率比平时还高。

可见,旅途的难熬并非因为环境,而是因为寂寞。如果70个小时没有电源,恐怕我在第二天就崩溃了。

补充一下旅途的细节。列车第一天在石家庄就停了九个小时,这让人很恼火,分明是把我们拖出了北京晾着。好听点是为了首都的和谐,但实际却是剥夺了消费者的知情权和选择权。如果明知要延误很久,为什么不在火车站就通知呢,那样至少可以:一、让乘客知道会晚点到达;二、让乘客自行决定是否乘坐火车。最后即使要乘客在火车上等待,也不会有后来那么多怨言了。

铁道部在这次雪灾中的表现非常不地道,让我们再次感受到了官僚机构的低效率和对民众疾苦的麻木不仁。

第二天上午到达武汉,中午火车在湖北湖南两省交界处的赤壁停下,这一停又停了一整天。

第三天下午一点,列车终于启动,到了长沙后又停了几个小时。晚上,列车又再次前进,进入重灾区,车上的乘客开始雀跃。

第四天早上十点,终于到达广州东站,这是我坐得最长的一次火车(尽管不是最难熬的一次),以前最长的一次是从南宁站去北京,三十个小时,这次的七十个小时可算了破了记录。

只是,我不希望再有这样的记录了。

(先写一段,洗了澡继续写)


好了,睡了一觉已经是大年初一,我接着写广州。

回到广州是1月30日,下着雨,不过气氛平静(因为我是从火车东站下车的,据说几十万人都滞留在流花路的火车站)。

回家把联想的合同搞定了,和广州的志愿者们吃了越南菜,有意思的是和陈旭军聊了一个下午,关于他的新项目的设想,很有意思。

广州连续下着雨,湿湿的,阴冷阴冷,屋里比外面还冷,还好我带了睡袋,睡觉时钻进去,脚底不漏风,能睡个好觉。不过想想在家也要用睡袋,感觉很奇怪。

衣服洗了几天还没干,最后我用电吹风半个小时把它们通通搞定。

1号傍晚接到Wei的电话,她正在和真爱梦想中国教育基金会的Shirley吃饭,想约我明天在深圳见面聊,想到可以顺便见到传说中的Daya,我满口应承下来。


真爱梦想中国教育基金会是一个以乡村教育为方向的慈善组织,目前的主要项目是"梦想中心",每个投资大概十万元,简介如下:

  • 从四川阿坝州开始,为一系列学校建设集成图书阅读空间、互联网和多媒体活动为一体的"梦想中心"。
  • 以符合儿童心理的明快设计、轻松环境和多元化的信息资源吸引孩子们参与到主动型的探索和学习中来。
  • 专业人士设计,传递现代教育理念。

更多的资料可以参考他们的博客

这是个很好的设想,2日上午和Shirley聊得也很开心,接下来我们在一些具体项目上会有合作。

不管是梦想中心项目(包括操作的细节)、基金会还是创立基金会的Shirley夫妇,我发现这一切都跟Room2Read非常相似:事业有成的专业人士、优秀的解决方案、资源获取的能力、有效率的执行。希望在中国未来有更多这样的组织出现。


3号回到恩平。

回家就是选择重新做个孩子。可以天昏地暗地睡,睡醒了狠狠地吃,然后上网、看书、或者补习这一年落下的电影,然后再去睡。

一年有这么几天不用去想什么国计民生,只关心粮食和蔬菜,多么美好!

不美好的事就先不写了,等到想写的时候再写。

此条目是由andrew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的。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