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石家庄

运气很好地买到了回广州的火车票,居然还只是加了五元的手续费。然后又运气很不好地碰到了京广线铁路大堵车,中午12点的T97,下午午睡醒来,发现还在石家庄停着,到现在已经四个小时了。

趁有点时间,回顾一下这半个月。

去了一趟云南,丽江、泸沽湖,到泸沽湖的达祖小学做活动,同行的有小V、暖暖等。这次活动可说意外不断,详细过程不方便多说,不过幸好最终拍出的短片编导很满意,大家还成了不错的朋友,算是功德圆满。

要感谢小V和暖暖,是她们的优异表现让这次活动得以成功。通过这次活动也让我们认识到,一个稳定的核心志愿者群体是多么的重要!

见到了达祖小学的支教老师们。达祖小学现在已经有四个年级了(05年10月来的时候还只有两个年级),老师有7名,其中5名是支教老师。张校长告诉我们,有很多多背一公斤的志愿者过来探访学校,留下物品(我们大多都不知道),更有趣的是,其中的一位支教老师徐老师,居然是通过我们的网站来到这里的,而且,徐老师原来是教MBA的,牛呀!

听到这样的故事让我感到欣慰,我们虽然做的很少很少,但却真真正正为乡村学校带来了帮助,并且,真的有很多人会多背一公斤的!

还见到了王老师。王老师是达祖村本地的居民,纳西族的,前年来的时候就住在他家里,受到了他的盛情款待,临走时还死活不肯收我的食宿费,让我很不好意思。这次再次相见,两人自然非常喜欢,二话不说就坐在一起喝了几口小酒。

还见到了王老师的妹妹小苞谷,想起了和他们俩姐妹在十月泸沽湖边摘苞谷的时光,转眼小姑娘已经知书达理而我又老了两岁,流年呀流年。

说到知书达理,小苞谷做了件让我们都十分惊讶的事。晚上小苞谷找我们的女同学们聊天,当时女同学们正在床上坐着,床上铺着白床单。小苞谷进来后,很细心地掀起了白床单,再坐到床边。这个细节让我们的女同学们大为赞赏。说实话,我们自己都不会注意这些细节,我们也许拥有很多,但并不比那些拥有很少的人更细腻。

我们在和乡村的人们接触时时不时会碰到这样的细节,它让我们感受到了人性的美好和尊严。

还见到了王老师的女儿,当年她才一岁半,刚会走路,却已经会跟着我唱出《小薇》了。两年不见,长得更加虎头虎脑,这次见到我们,她却死活不肯开口,最后,在糖果的诱惑下,她忽然张口唱出了一首《世上只有妈妈好》,而《小薇》,她已经忘了。

傍晚一个人坐在湖边,看着她和年长一点的小朋友在猪槽船上玩耍。小家伙扶着船舷,学着姐姐的样子跳跃,从船头跳到船尾,又从船尾跳到船头,一个人反反复复乐此不疲。我们都是这样慢慢积蓄力量慢慢成长的吧?只是,我们何时失却了这样一颗单纯的心?

14号回到丽江,其他人在第二天都回去了,只留下我、小V和苹果,住在阿呆家。

15日是小V加入多背一公斤成为全职一周年的日子,我们在古城进行了简单的庆祝。小V这一年的进步是巨大的,从一开始的一塌糊涂,现在她做事已经相当靠谱了。不管是同事还是朋友,"靠谱",或者可信任,都是最优秀的品质,它意味承诺、承担责任和执行力,意味着这你可以放心将一件事交给她,并且她也能把满意的结果反馈给你。为了达到这一步,小V付出了很多努力,也克服了心中的很多障碍,这是一个痛苦的过程,但对于一个人的成长来说,这也是最重要的一步。跨过了这一步,接下来的只是学习和时间积累的问题。

从小V成长的过程,是不是也可以照见我的成长?这真是一个大话题,且让我过几天回家慢慢总结。

18号回到北京,一直忙。好消息很多,工作却越来越清晰了,也许我们真的能做出一些改变世界的"大事"来呢。

现在是八点半,火车停了六个小时了……

此条目是由andrew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的。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