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代课老师

他们用一生去换那个"光明",却等来了"清退"二字。

他们说,我们直到今天要被清退了,才彻底明白那句经常挂在师者嘴边的话:把青春献给党和人民的教育事业。

这个群体,他们的一生就像二胡,绷住的琴弦把自己勒紧,奏出生命的强音。然后,弦断音绝。

http://www.infzm.com/topic/teacher/default.htm

《南方周末》的专题,强烈推荐大家看一看。

在路上探访学校的时候会经常碰到代课老师,他们是这样一群人,文化水平虽然不高,但非常敬业,而且熟悉当地的语言和文化,最难得的是,在不被正式承认,相比与官办教师收入低得多的情况下,他们往往已经坚持了十年、二十年甚至三十年。现在,他们面临被清退的命运,不想去讨论公平不公平的问题,我只希望每个关心乡村教育的朋友问问自己:我们能做些什么?

上周末梁晓燕老师的乡村教育讲座也重点提到了乡村代课老师的境况和遭遇,OCEF的jenny和NPO信息咨询中心的Lesley做了详细的笔记和思考,推荐阅读:

Jenny: http://jenny311.blogbus.com/logs/14232330.html
Lesley: http://detective.blogbus.com/logs/14260668.html

此条目是由andrew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的。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