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乡村公益到教育创新

去年初我在微博上说过,我们不再把自己看成一个服务乡村教育的公益团队,而是要成为一个实现未来教育的创新团队。

零食盒子这么说是因为随着我们对教育理解的深入,我们发现一公斤盒子不仅仅能解决乡村素质教育欠缺的问题,它所采用的方法和产品形态,也能同时解决更通用的教育情景下的问题。举几个例子:当我们介绍我们的一些主题盒子如道路安全盒子、吵架盒子的时候,不少城市的家长都表示很感兴趣,希望给自己的孩子也学习一下;又如当我们和一些城市的教育部门如少年宫、中小学卫生所(负责城市中小学生健康卫生教育的机构)交流时,他们都对我们采取的设计方法表示了强烈的兴趣,几乎立刻就决定让我们帮助他们设计互动教学活动,台湾的社区大学及环保机构甚至还邀请我们过去给他们作教学设计的工作坊,分享教学设计方法。这些经历让我们意识到,好的教育活动设计是有广泛需求的,并不单单局限在农村,更不局限在公益市场。事实上,在教育变革的过程中,需要更多联结生活、以学生为中心、同时又能够产品化的教学设计方法,而在这个领域,我们是有机会走到前头的。

这么说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公益产品的局限性。我们发现,公益产品的最大问题是很难证明自己的价值:受助者总是感谢你的,改变总是有的(或多或少)。但这反而让你无法知道这是否真正解决了问题还是“有总是好过没有”(这是大多数的公益产品事实上的状态)。市场产品就简单得多:消费者购买就是成功,竞争者超越就是失败。

因此,相比于市场产品,公益产品的速度总是比较慢的。在我有限的经验中,在公益领域做得最好的团队,也无法和一个最普通的创业团队相比,从效率和效能上都会差很远。这不是团队成员能力差异的问题,而是公益产品缺乏市场产品那样的竞争环境,也无法像市场产品那样快速测试和调整。同时,公益团队和商业创业团队的思维模式也完全不一样,商业创业团队更多会思考产品设计以及和市场的匹配等关键问题,而公益团队会花很多时间放到筹款上面,做出来产品结果优劣,结果自明。

Screen Shot 2014-01-14 at 下午11.18.55这些思考促使我们投入更多精力到市场产品的开发当中。不仅仅是为了更好地自我造血,更是希望我们可以设计出真正有竞争力的、让我们自己满意的产品。我们对解决“从零到一”的问题没有兴趣,我们希望设计出真正具有原创性的教育产品,我们希望解决更根本的教育问题。

所以我们去年折腾了很多事,我们快速地设计了一系列的主题教育盒子,内容涵盖洗手、零食、道路安全、垃圾管理、打击乐DIY、吵架、反欺凌等多个主题;我们设计了一套互动教学设计工具,让教育设计者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设计课程活动;我们完成了创作盒子的升级,让它真正成为一套可以长期使用的教学工具而不是文具组合;当然,我们也更广泛地开展了商业合作。

我们发现,这些折腾让我们得到了更快速的成长。不知不觉,在教育设计这一块,我们已经是行家了。

毫无疑问,我们今年还会折腾更多的事。现在已经在进行中的就包括:一个新的品牌,针对不同教育场景的一系列新的产品……还有很多很多,等我们做出来之后你就知道了。

从乡村公益到教育创新》上有2条评论

  1. 认同安猪的新公益理念,也祝贺安猪教育设计的尝试和成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