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台二日

474463058

这两天在四川省绵阳市三台县走访了三所小学一所初中,和十多位老师进行了交流。对我而言,一个重大的发现是家长对儿童教育的重要性要超过老师。这几个学校的学生,大部分的家长都到城里打工了,根据一些老师的估计,家长进城打工的学生占到学生总数的2/3以上。这些学生一般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或者寄养在亲戚家。据老师的反馈,家长不在身边的学生通常来说学习习惯和生活习惯都要更差一点,“懒,不愿意学习和做作业”是老师最多的评价。同时,性格上这些学生也没那么活泼,比较害羞。

进城打工的家长也不懂得怎么和自己的孩子沟通,首先是沟通频率低,很少打电话回来,其次是沟通内容也简单无趣,通常也就问问成绩好不好之类的问题。

有意思的是,有一位老师说,当留守儿童的家长快要回家时(通常是在春节前),儿童的表现会变得特别好。这也从另一个方向印证了父母对儿童的影响力。

但目前的教育支持似乎没有太多专门针对打工父母和留守儿童的项目。的确,这样的项目很难设计(我说难就是真的难):在双方关系中,儿童是被动的,而父母又是远离的、分布零散的,以乡村学校为中心开展活动很难,以城市打工者聚集地为中心开展活动似乎又容易失去对儿童针对性。

我的思考是,这种状况的出现或许是因为双方对彼此的关系和责任都产生了误会(我可以说是“错误”的认知吗?),父母认为教育是学校的事,把孩子送到学校对他们来说是一个解脱,孩子呢……我不敢评论,关于这我缺乏足够的认识。或许,如果我们有机会借助某些活动把孩子们对家长的认知具象化出来,再交给家长,或许能让家长重新思考双方的关系吧?

如果由我来回应这个问题,就会这样设计。我不会给家长一个《沟通手册》或者搞个培训班之类的狗屎,那样不会产生任何真正的作用。在我的设计哲学中,“看见”永远是第一步,也永远要比“行动”重要。因为“看见”了才会引起自发的行动,而单纯号召“行动”却很容易变成操控(在这点上,大部分NGO和GCD并无二致)。

但如何让“看见”发生,依旧是个非常困难的问题。

不说了,上照片吧,那边很漂亮。

IMG_5881

334805574 1015402290 1800298344 1642058282

三台二日》上有2条评论

  1. “对我而言,一个重大的发现是家长对儿童教育的重要性要超过老师。”——你说这话我有小小吃惊。本来就是,家长对儿童教育的重要性超过老师,这难道不是一个常识吗?

  2. 是一个常识,但仅仅在头脑中知道和在真实生活中体悟到是不同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