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

W说: 开始有这样的感觉:觉得不再需要在这一生里做到什么达到什么,生命就是一个庆祝,是一个每天的庆祝。
安猪 说: 那么你如何为世界产生价值呢?
W说: 我不觉得我需要为世界产生价值啊!
安猪 说: 🙂 那么你如何生活在这个世界呢?谁来供养你呢?
安猪 说: 我的存在是因为世界上的很多人做出了付出,牢记这一点可以让自我不那么执着

不想去评论什么,只是把它记录下来。

另外一个原因是,最近自己的语言能力极度匮乏。

此条目是由andrew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的。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