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失

顺从

上周和朵朵,kimi和小V去寺庙。从苏州城过去大概一个小时,下了公交车,买了菜,再叫一辆面的,十分钟就到了。

管事的大妈看到我们来了,很高兴,正好钟楼的房间需要清理,就让我们帮忙搬东西。说这话时大妈笑眯眯的,仿佛这是很自然的事,丝毫没有请求的意思。于是我们也就很自然地搬了一个下午。

寺庙的饭菜是非常普通的菜和非常普通的做法,但却特别的香。吃过一些素菜馆,用料考究做工精致的多的是,却从没有一顿饭是这么香的。

寺庙在太湖边,吃完饭,就着渐暗的天光,或者晨曦初现的时候,听着鸟儿的鸣叫,坐在围栏上,能远远地眺见太湖。那一刻,充满了宁静和喜欢。

这也许是我们大多数人想要的状态吧?做不到的,也许不过是内心还不够顺从而已。

劳作,吃饭,睡觉。如果我们每天都能这样顺从的生活,欢喜地劳作,满足地吃饭,安心地睡觉,又有哪一天不是梦想的生活呢?

丢失

中午回到苏州城区,因为要紧急确认TwinBooks发布会的媒体邀请函,跑去网吧上了半个小时网。然后和朋友K歌,结束时才发现身份证、银行卡等等都不见了,想必是遗失在网吧了。

大家好心,一起在KTV的包房里找,找不到又跟着我回网吧问,那自然是没有的了,我自己心里也知道。

其实心里是有些焦虑的,只是好像没有什么特别值得焦虑的地方,也许只是习惯吧。

送走了朋友,打电话给叶儿夫妇俩,他们去爬山了,一时间还进不了他们的家门(我在苏州住在他们家里)。

一个人坐在马路边绿地的椅子上,打开一本从寺庙带回来的书,看着看着自己便笑了。

自己的焦虑,是多么可笑呀。我在害怕什么?怕卡里的钱会丢,嫌补办身份证太麻烦,担心没有身份证无法入住旅馆等等。然而卡里的钱是不会丢失的,我仅仅是在抗拒一些已经发生的事实而已。我的头脑认为这些事情不应该发生,认为它们的发生给自己带来了麻烦……归根结底,我只是在沉迷过去,并且以此来作为逃避行动的理由。

看清楚了,一切就很简单。没有什么好再沉迷的,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感谢这次宝贵的经历,给我这么大的收获。

失去

我们都要学习失去,习惯失去,为失去而欢呼。

失去,不是为了证明失去的不适合你,也不是为了证明命中注定,那些只是药物的意义,而非疾病的真理。

我们总是忙着逃离,忙着治疗,忙着乞求它快快消失,而忘了去面对和探寻。

如果你能在那个时刻去面对,你就能看到自己的恐惧,自己的虚弱,自己的执着、依赖和不自由。

如果你在这一刻看到了,焦虑就不会困扰你,你就会内心雀跃。

疲惫和无聊

17号,我觉得有些疲惫。

19号,我觉得有些无聊。

不管怎样,18号的发布会总算做完了,这段时间的努力也算告一段落。我们创造了一个新的产品,并且成功地把它"生产"了出来。不管最后的"销量"如何,单在这过程中学到的知识,已经无比珍贵。

产品和服务对于一个组织来说意义是不同的。产品更易复制,更具有规模效益,更独立于个人,因此对组织的财源稳定更有助益。

在NGO/NPO圈,能做产品的组织不多(几乎没有),单这一点,我们已经可以自豪地说:"我们很强!"

事前的疲惫和事后的无聊,都是正常的吧。就像人生总有高潮和低潮一样,睡过一觉,新的挑战总会在前面。

此条目是由andrew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的。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