驯服与驯化

小王子

《小王子》是我最喜欢的书,书里我最喜欢的一节是关于“驯服”的故事。

“什么叫‘驯服’呢?”小王子问。

“这是已经早就被人遗忘了的事情,”狐狸说,“它的意思就是‘建立联系’。”

“对我来说,你还只是一个小男孩,就像其他千万个小男孩一样。我不需要你。你也同样用不着我。对你来说,我也不过是一只狐狸,和其他千万只狐狸一样。但是,如果你驯服了我,我们就互相不可缺少了。 对我来说,你就是世界上唯一的了;我对你来说,也是世界上唯一的了。”

“我的生活很单调。我捕捉鸡,而人又捕捉我。所有的鸡全都一样,所有的人也全都一样。因此,我感到有些厌烦了。但是,如果你要是驯服了我,我的生活就一定会是欢快的。我会辨认出一种与众不同的脚步声。其他的脚步声会使我躲到地下去,而你的脚步声就会象音乐一样让我从洞里走出来。再说,你看!你看到那边的麦田没有?我不吃面包,麦子对我来说,一点用也没有。我对麦田无动于衷。而这,真使人扫兴。但是,你有着金黄色的头发。那么,一旦你驯服了我,这就会十分美妙。麦子,是金黄色的,它就会使我想起你。而且,我甚至会喜欢那风吹麦浪的声音……”

多么美好的画面!我觉得这段话道尽了人与人关系的秘密,甚至带有某种宗教性。许多人终其一生,兜兜转转,寻觅的不就是这样一种驯服关系吗?

人类简史

无独有偶,我最近正在看的一本奇书《人类简史》也提到了类似的概念。这本书的作者是一个以色列人,叫尤瓦尔·赫拉利,年龄不大,比我还要小上三岁。2012年,他写出了这本《人类简史》,以希伯来文出版,然后很快就被翻译成近30种文字,不仅为全球学术界所瞩目,而且引起了一般公众的广泛兴趣。

这本书颠覆了许多人们对人类发展的认识。举例来说,人类并不独特,只不过是灵长目人科人属的“智人”罢了,人科不仅“成员众多,还特别吵闹”。又如,“智人看起来就是个生态的连环杀手”,各大洲在他手上灭绝的生物不计其数,尤以澳洲为甚(因为智人是渡海到达澳洲的,澳洲的动物不像其他大洲的有长期与智人生存的经验,以致最终留下来的大型动物只有袋鼠一种)。

这本书中最有趣的一段,是关于农作物驯化的。我们通常会认为,人类驯化了农作物,增加了粮食产量,带来的结果是改善了人类的生存环境。但作者却用实际数据证明:采集社会(农业社会之前的社会,以采集植物果实和狩猎为生)人均寿命更长,每天劳动时间更短。人类驯化农作物(以及动物)虽然让人类整体数量增加、社会发展,但人类也改变了自己的生活方式:为了让农作物更好地生长,人类不得不更长地弯腰劳作,并从多样性的食品转变成以稻米小麦为主,这些因素都使得个人的寿命和幸福程度比不上采集社会。“这正是农业革命真正的本质:让更多的人以更糟的状况活下去。”

如果我们相信:“物种的演化成功,看的就是这个物种DNA拷贝数在世界上的多寡。”那么,从这些被驯化的动植物角度而言,却是大获成功,它们借助人类的驯化活动,诱使人类开荒种田、圈养牲畜,从而将自己的DNA扩散到了全球。在一万年前,小麦也不过是野草中的一种,只出现在中东一个很小的地区,但就在短短1000年内,小麦忽然就传遍了世界各地。以DNA的扩散数量而言,小麦可以说是地球史上最成功的植物。

人类以为自己驯化了植物,但其实是植物驯化了智人。

《小王子》和《人类简史》,驯服和驯化,这两本书、两个概念放在一起,产生了有趣的对比。以控制为发心的驯化,到最后的结果反而是依赖、甚至是被控制。而以谦卑为发心的驯服,或许能建立更温暖、持久的联结。

分别时,小王子对狐狸说,“我本来并不想给你任何痛苦,可你却要我驯服你……”

“是这样的。”狐狸说。

“你可就要哭了!”小王子说。

“当然罗。”狐狸说。

“那么你什么好处也没得到。”

“由于麦子颜色的缘故,我还是得到了好处。”狐狸说。

感谢人类,驯化了小麦,才有了狐狸和小王子关于驯服的美妙故事。

驯服与驯化》上有1条评论

  1. 用了很久的网易博客,但不喜欢闲杂的广告和访问,一直想搬到一个像这样的自己的博客站点,可以设些密码文章或者照片,所以,求教流程~当然,如果你方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