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回到北京已经十天,却一直没有写什么。

其实在第一天就已经感觉到了不同。上海像中学,北京像大学。中学过得规矩,小日子也蛮滋润,可到了大学才知道什么才叫做自由。

是那种能在马路上无意间就唱出歌来的自由。

第二天去参加北京团队的活动,从旧鼓楼大街,到后海,到荷花市场,我就这样唱了一路。

就像茶叶投身到了沸水,那种舒展惬意是上海无法经验的。

我无意去评价两个城市的高下,正如女人,只有合适与否,没有高下之分。

当然,还是很忙碌。

晓扬要出国了,我们都去送她。新的开始往往意味着过去的结束,眷恋和不舍是平常事,但愿晓扬一路走好,回来还是那个爱思考的小女生。

在送别晓扬的晚宴上看到了艳蕊,五个月的大肚子,看着都感到幸福。

K歌刷夜,开始学会唱歌了。最后被卡卡的两首歌感动。

参加了一些沙龙和研讨会,接下来还有发布会等等。

和不少的合作或潜在合作伙伴见了面,一些项目取得了进展,如卫生宣传、图书、公平贸易产品、户外产品合作等。最大的进展来自TwinBooks项目,从无到有,到成形,到合作伙伴的加入,到今天上海人民广场地铁巨型广告牌的投放,我们慢慢看到了它的生命力。自然它面前的路还很长,营销、销售、客户服务对我们都是巨大的考验,但我们至少可以自豪地说,我们已经踏出了第一步,而这一步是没有多少同类组织能走到的。

对于NGO来说,筹到钱,做好项目和营销就是成功,而对社会企业来说,产品才是它的生命线

但是,这几天感受最深的还不是这些进展(尽管它们也激动人心),而是现有团队成员间信任的真正建立,以及新的全职人员的将要加盟。团队永远比绩效重要,我相信我们找到了合适的人,不管是已经在的小V和将要加入的Suave,他们都展现了真正的激情和专业能力。有了这样一个小但是职能基本完备的团队,我对我们的未来充满了信心。

自然也有不那么如意的事。《民间》被查了,《发展简报》之后,它的命运似乎是注定的。月初看着它的夏季刊已经印出来了,可最后到手的却只能是电子版的文档。回想起拿到它春季刊时的期许,却不知那是诀别。

北京这段时间的天总是灰灰的。晚上坐在青年旅馆的天台上,想着最近圈中发生的事件,说话的被查了,失语的继续失语,但心中却没有悲哀或愤懑。哭闹是一种姿态,无助于事实的改变。唯一要思考的只有一件事:我们应该做些什么?

晚上和朋友在小饭馆里喝酒,外面下着雨,酒喝得不多,却感到久违的痛快。朦胧中,发现旁边黄酒海报上的一首小诗:

几年无事傍江湖,醉倒黄公旧酒垆。觉后不知明月上,满身花影倩人扶。

痛快呀痛快,当浮一大白!

此条目是由andrew发表在未分类分类目录的。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