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世

周末闭关了一天半。关掉了手机,只看了几次微信(这点做得还不够彻底),还推掉了朋友的聚会(这点非常不好意思)。

说实话,四月份以来,我的状态一直不太好。最表面的原因是事情太多,工作上,突然多了好几个项目,再加上还要准备北京的教育创新峰会,自然还有搬家的种种琐事的干扰,但这些事情的背后,其实有更深的心理危机。

其实去年三月份左右也有一次严重的心理危机——如果你留意我朋友圈的话,可能会有印象——业力这种东西,总是去了又来,如同烈日炙烤着盲人,虽然看不见,却无法逃避那火辣的刺痛。不过,看似在重复,其实却更像是剥洋葱,每一层都不同。例如,去年我尚知道自己为何而苦,而这次,我却几乎完全失去了焦点,无法用力,也因此无法解脱。

但是,这很好。以前以为自己知道了,现在终于知道自己不知道了。

没有答案,继续生活。

德政中

下午搬到了新租下来的公寓。推开窗,可以看到街道。人声车声传入耳畔,稍微有点吵,如果你仔细倾听,会听到许多家长里短的故事。我喜欢这样喧闹的人间。比起我上一所房子,这里更热闹,更吵杂,更市井,甚至更俗气。不过,最近一直有个声音在跟我说,我活得太精致了。我意识到它是对的,于是我顺从。

我所住的小巷子,就是我小学的所在。三十年后的重逢或轮回,似乎有某种寓意。这让我想起《阿甘正传》中的Jenny和她的小屋,一个人走遍千山万水,寻寻觅觅,其实不过是逃避他/她最初的生活。可悲的是,数十年后,当我们以为已经远离了原点,暮然回首,才发现自己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围着原点打转。Jenny最后跟随阿甘回到故乡,在散步的不经意间又走到了童年小屋的面前,小屋已经残破,但Jenny却终于意识到她的逃离,她的流浪、放纵、隐忍,莫不是由此而来。她的一生,其实在彼时此地已经注定了。

这是一个人最悲愤的时刻。

我的小学,或许不是决定我一生的地方,但它的确离原点比较近,这里或许是我剥离下一片洋葱的起点。

于是我推开窗,夜已经深了,我爱这尘世。

德政中晚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