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

传说,七年内,人身体内的细胞会全部更换一遍。虽然这仅仅是一个流言,但却让人细思极恐:如果真的这样,那么是否有一天,我们经历过的爱、恨和伤痛都终究会被遗忘?

七年前的今天,下午两点,我正在五道口的盒子咖啡,对于晃动,我并没有多大感觉。然后,陆非给我电话了,说地震了,很严重,我们是不是可以做些什么?

然后就有了联合倡议,有了救灾联合办公室,有了帐篷图书室和板房图书室……原本与救灾毫无瓜葛的我们,居然深深卷入到了这场灾害中。时隔七年再来观看自己的这段历史,可以说,四川地震完全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四川地震前,我是一个快乐无知的小白公益人,想象着如何让大家快快乐乐地做点好事,大部分的精力都集中在策划各种公益活动上。那时候,世界就如同池塘般大小,自我轻而易举就能够得到满足。突然,一阵巨浪把我卷到了四川,在一线的走访中,我看到了许多被掩藏的真相。于是,天堂消失了,真实的却又充满谎言的世界展现在我面前。在那一刻,我离开了母体,开始走向一条独自探寻的道路。然而这注定是条无解的道路,因为母体太强大,更因为,你身上就有母体的基因,有它一切的贪婪和邪恶。

《黑客帝国》真是绝妙的隐喻!

关于那段时间的感受,在08年的一篇文章《到昆明》中已经描述得非常具体,我今天也不可能说得比它更具体。只是,在那篇文章之后,时间又过了六年半。到了今天,在这个晚上,我一个人在灯下敲着这些字时,我问自己,这么多年来,这段经历给了我什么?

如果要我用最少的字来表达,那就是“愤怒”。这愤怒让我抛弃了对这个世界的玫瑰色的幻想,让我不再那么轻佻,不再满足于做那些更轻松更容易“出彩”的事情。这同时也给我带来了新的痛苦,在接下来那几年,我不断地折腾,每年一个新项目,同时又不断地放弃,每个项目都活不过一年。我终于发现,在小世界里,虽然你实际并不自由,但却很容易以为自己是自由的。相反,当我走到了一个更大的世界,才真正感受到了自己的束缚和无力,我不断地尝试突破,却几乎总是失败收场。

关于这种苦,鲁迅问得好:是要麻木的幸福还是清醒的痛苦?

七年后的今天,我可以自信地说,我不后悔自己的选择,尽管这种选择也全非自愿。

七年》上有1条评论

  1. 联系infotechhackers.india@gmail.com学校年级黑客及其他专业黑客服务。
     我们是专业组设在亚洲的黑客,我们提供以下服务多;
    – 大学/学校的成绩变化
    – 银行账户劈
    – 删除犯罪记录破解
    – Facebook的黑客
    – Twitter的黑客
    – 电子邮件帐户的黑客,Gmail中,yahoomail,Hotmail服务等。
    – 等级变化劈
    – 网站瘫痪的黑客
    – 服务器崩溃黑客
    – Skype的破解
    – 数据库破解
    – Word新闻博客黑客
    – 个人电脑黑客
    – 控制设备远程黑客
    – 燃烧器数字黑客
    – 已贝宝帐户黑客
    – 任何社交媒体帐户的黑客
    – Android和iPhone哈克
    – 短信拦截黑客
    – 电子邮件拦截黑客
    – 无法追查叶
    – 银行转帐等
    – 我们也做西部联盟和钱克转让在6个小时你有你的汇款监控号码和PIN码。
    联系我们在infotechhackers.india@gmail.com更多的查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