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

周末在家闭门不出,百无聊赖,狠心把一直只看了开头的《爱在午夜降临前(Before Midnight)》看完了。之所以一直没看完,是因为这是一部著名的系列话唠片,几乎没有情节(尤其这部),一个多小时的电影基本就是男女主(Jessie和Celine)不停地对话,我前几次就是因为没扛过开头而放弃的。

这是第三部也是系列中的最后一部,第一部是《爱在黎明破晓时(Before Sunrise)》,发生在维也纳,那时候男主23岁,女主目测约20岁,两人在火车上邂逅,然后男主勾搭女主在维也纳下车,共度良宵。第二部是《爱在日落黄昏时(Before Sunset)》,九年后男主成为了作家,写下了当晚的故事并成为畅销书,在巴黎签售又重遇女主,再续前缘。到了第三部,时间又过了九年。两人生活在了一起,生了一对双胞胎姐妹,还一起到希腊度假。但是,生活却并不如他们二十岁时纯真浪漫,也不如三十岁时勇敢激情,相反,四十岁的生活只是一地鸡毛。Jessie和前妻离了婚,儿子却在美国读书,作为一个长住欧洲的美国人,他很希望能够回到美国。但是,Celine却认为自己已经为爱情放弃了太多,包括吉他,包括NGO。有了这根导火索,撕逼大战由此展开……

于是我想到了那个著名的公案:王子和公主结婚之后呢?

从来没有人告诉我们王子和公主结婚之后的事情,因为我们看的是童话。在童话里,可以幸福,可以悲壮,但不允许琐碎。

灰姑娘嫁给王子是神奇的,海的女儿化为泡沫是神奇的,但一对四十岁夫妻的生活却是平淡无奇的。

在Before系列的前两部,爱情无疑是神奇的。要有怎么样的机缘,才能让两个不同大陆的年轻人在一辆火车中相遇?又有什么样的机缘,又能让两个人在九年后的巴黎重逢并走到一起?

然而,在一起又怎么样呢?走到了一起的生活真是我们想要的生活吗?

吊诡的是,如果因此我们决定不在一起呢?我们会不会陷入到深深的后悔当中?

真是两难。

这个系列中我印象最深的是两段对话。一段是第二部中,Celine说的:

“我并没受过几次伤……我只是有太多平庸的感情了。他们不是对我不好,他们都很关心我……但是我们却没有那种心灵上的沟通,或是发自心底的兴奋。起码我这边是这么感觉的。你知道吗,其实也不是这样的。我.……我本来是好好的,直到我读到你那本该死的书。它把陈年往事又翻起来了,你知道吗?它让我想起了,我曾经真正的浪漫过……我对于世界有过多少希望……而我现在已经完全不相信任何爱情了。我已经感觉不到人之间的感情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所有的浪漫,都在一夜之间消耗光了……而我将永远不可能再有那种感觉了。就好像,那一夜不知道怎么……而我把这些感情都向你倾诉出来,而你却把它们都从我身边带走了。这让我感到孤独!好像爱情再也不属于我一样!”

因为经历过,所以身同感受。它是我们感情的起点,我们品尝了最烈的酒,从此对果酒嗤之以鼻。在感情世界中我们变得更加冷静也想得更加长远,但那种赤子般的热忱,却再也燃烧不起来了。

而另一段,是在第三部中,借一位老奶奶之口说出来的:

“我的丈夫已经去世了……当他还在的时候,睡觉时他总是把胳膊放在我的胸前,有时候我都没法顺利呼吸了,但我感到内心很平静很满足很安全……他去世了之后,我渐渐忘却细节, 记忆在不断褪色……我努力想要记着他的脸庞、他眼睛的颜色、嘴唇的形状、皮肤和头发的触感,这一切记忆都随着时间流走了……但有时,偶尔,只是偶尔,我能非常清楚地看到他。就好像拨开云雾,他就在那里,我几乎能碰到他。突然,真实回到了眼前,他再次消失了……他出现又消失,像日出和日落,一切都那么短暂……就像我们的生活,我们出现又消失。我们对一些人很重要,可我们又只是擦肩而过。”

这或许就是感情的终点,情感之火慢慢地、慢慢地熄灭,就像夕阳落下,天色一点点、一点点地暗淡下去,一个人站在孤寂的原野上,伤感却平静。我不知道,老奶奶和她的丈夫在中年时是不是也如Jessie和Celine一般,每天为鸡毛蒜皮的小事争吵。但我却宁愿相信,正是这些日复一日的小吵小闹,才慢慢磨平了我们身上的傲慢与自负,才让两个人不再热烈,却终于臣服,选择了与对方相依为命。

能经历这样争吵,不也是一种福分吗?

再看看老奶奶的英文原文吧:

Well, when I think of Corpileas, what I missed most about him is, the way he used to lie down next to me at night.
Sometimes his arms would stretch along my chest and I could’t move, I even held my breath.
But I felt safe, complete.
And I miss the way he was whistling walking down the street.
And every time I do something I think of what he would say: well it’s cold today, wear a scarf.
But lately, I’ve been forgetting little things, it’s sort of fading… And… I’m starting to forget him. And it’s like…like losing him again.
So sometimes I made myself remember him every detail of his face, the exact color of his eyes, his lips, his teeth; the texture of his skin, his hair. But it was all gone by the time he went.
And sometimes…not always but sometimes, I can actually see him.
It’s as if a cloud moves away and there he is, I could almost touch him. But then, Doria, well, rushes in and he vanishes again.
Well I did this every morning, when the sun was not too bright outside. The sun, somehow makes him vanish.
Yes he appears, he disappears, like…sunrise, or sunset, or anything so ephemeral.
Just like our life, hmm? We appear, and we disappear, and we are so important to some, but we are just… passing through.

如此之美。为了这个passing through以及其它,我今晚哭了好几次。

…To passing through.

爱在》上有1条评论

  1. 安猪,可以这样说吗?那份“passing through”其实只是证明了彼时的我们还没有强大到可以保护它,或者说,避免它。它无关赤忱的消亡,只是后来时间的腐蚀让我们以为自己生锈了,以致即便遇到可以深刻的感情也不自觉地将之引导向平庸。于是,我们害怕了平庸,然后走向更平庸。美其名曰的“冷静选择”不过是一份心安理得的自私与仓皇逃避的掩饰屏障。但人心充斥着无限的悖论,我们不愿承认自己现在心路上的平淡,于是在这条更平庸的路上我们深化了曾经的“passing through”,神化了它的存在,并定义为“烈酒”。其实那里不是感情的起点,相反,它在起点之前很远,那里出现过的只是一些生命中注定要消失的人,我们不该因为那些“Vague”而与真正可以使我们尽情生活的人“passing through”。安猪,我感觉到,你拥有可以进入她人皮肤组织的力量,别荒废了它们,因为我希望看到一个尽情生活的、灼灼生辉的安猪。哦,还有早睡的安猪。
    我不是一个找抽的小屁孩,以上却是我的真心话以及我所的理解的“passing through”。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